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花重锦官城最新章节!

    从吊床逃离到进屋,连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医生呼吸喘到极致,忍了又忍,医生终于没再拿起针管。

    现在与其说她有其他病,倒不如说她已经对镇静剂上瘾,任何情况都可以诱发她注射镇静剂,然低头看看自己的肘弯处,医生调整了好几次呼吸才慢慢将心脏调到正常的鼓动频率内。

    方才近距离的对视,简直能将人吓蒙,女医生就连上手术台,也尽量不与其他人站在一起,这是头一回这么近距离的看见男人。

    无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肘弯处,语默清晰的看见自己肘弯处的鸡皮疙瘩现在还没消。

    这个男人难道知道了她的意图?还是这个男人别有意图?当然就现有的情况看,谁看医生和男人的相遇不是一场偶然。

    惊魂未定,胡思乱想,比邻星已经西斜大半,该是傍晚的时候了。

    晚饭语默是下楼吃的,下楼的时候没看见那个男人,等将将吃好准备上楼的时候,正好抬头看见正要下楼的人。

    医生顿足,下午想了很长时间,她确信这个男人对自己有意图,不管是哪方面的,这个时候她都抗拒不了。

    所以她以为至少他会有几句话对她说的,然而,男人甚至连瞧都没有瞧她就这么从身边掠过,然后进去餐厅,端了饭找了位置就开始大口大口嚼饭,头都不抬。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理解错误?自恋过度?语默开始怀疑自己。

    终于夜色四合的时候,依旧有人坐在院儿里喝酒聊天,魏语默依旧没参加,她看见男人依旧在人群中喝酒大笑。只是这次,二楼倚栏的旧式女人也下楼了,她没有扎堆到人群中,一个人独自出门,沿着早晨走过的青石板路医生一个人开始倾听自己的声音。

    见过面子大过天的男人么?即便知道自己做错也不会认错,宁愿将自己累死呕死也不会让别人看出来,柴毅然简直将这五个字用行动演绎了一遍。

    下午自在近距离看见医生的脸他无措之后,虽然没人知道,可柴毅然内心里觉得自己丢脸至极,故看见医生的时候他眼睛都未斜一下,察觉医生正看着自己,他还夹紧了步伐,绷着后背进了餐厅。

    等医生上楼之后柴毅然蓦地就有些啼笑皆非,对自己,“你到底在干什么?”如果按照他的意愿,至少看那医生一眼还是可以的。

    这会看着医生独自出门,柴毅然没有动弹,然过一会之后,他站起来准备出门。

    和他方才闲聊的是个绵城人,柴毅然站起身的时候看见人家促狭的笑,于是这男人也笑用人家的方言道“我婆娘。”他指指门外面,这男人说的自然而爽快,一派老爷们像。

    语默一个人在走,长长的青石板路没有其他人,偶尔有路边人家的小孩在门口玩,旁的就没有人了,夜色已经开始浓起来了,与早上不同的是,这回医生一直在走,没有返回。

    若是身后没有人,这会她应该是往回走的,可是身后有人,于是她继续走路,佯装不知身后有人。

    柴毅然跟在语默身后,隔了大概有十米的距离,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他知道前面的人知道他在后面。

    云城是个多水多云的地方,几乎走几步就能看见大小的河或者湖,语默一个人在前面走了很久,在青石板的尽头,一条数米宽的河波光闪闪。

    这是语默在客栈二楼看见的那条河,她觉得今晚虽然台历上是黑圈,可是她可能不用打镇静剂了。

    不宽的河流很清,这里的人们日用水全从这里打,语默知道再往前走河流的前面就会有一大片湖,中午她看见有人在里面游泳。

    果然,再走一会,一个半圆形的湖圈出了大片的河水让这里形成了天然的大泳池。

    小镇已经很安静了,四周都没有声音,偶尔有人家的狗传出一两声儿声响,再就没有旁的了。语默回头,男人已经不声不响离她很近了,夜色里这人的面貌几乎要模糊,然高大的身形叫人让这个人立在哪里都不能叫人忽视。

    “为什么让我来休假?”夜色下医生的声音有些飘忽,这是柴毅然第二次听到医生的声音,昨晚的喘息声除外。

    “你觉得的呢?”

    于是语默就不说话了,安静在湖边站了会忽然她道“你结婚了么?”

    “没有。”

    “有女朋友么?”

    “也没有。”

    “哦。”

    这个问题于现在的两人来说实在是问的突然,可问的就这么问了,答的那个也竟然答了。

    这样说完简单的几个字眼,两个人就都没有话了。

    柴毅然摸不透医生现在的意图是什么,于是他安静站着,及至看见医生将一只脚探进水里,他方问”你要干什么?“

    语默没回话,而是将全身都浸在了水里,待身体完全漂浮进去的时候她回头道”你要一起进来么?“

    像是一场荒诞剧,或者更像是古时书生赶考时莫名遇上的漂亮女妖精一般,医生这样道,打湿的头发还有露出来的肩头加上道出这句话的红唇,这样的景象足以叫书生迷了心智然后跟着走进水里,可是岸上的男人没动。

    柴毅然瞪眼,西洋电影一夜风流开始的桥段,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你要进来么?今晚你可以和我一起住。“没有任何暗示或者跳逗或者任何迂回的东西,语默这样认真道,这样直白的叫一个男人和她一起睡觉的女人有股说出来的青涩气息,甚至有股纯真到让人不知如何是好的味道。

    柴毅然哑然,半天说不出任何话,他是真的生气了。

    “你很缺男人么?”

    “是。”柴毅然这样问,语默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只能照实说,她真的很需要男人。

    当得到医生肯定的答复后,柴毅然转身就走,昨晚的冲击还没有过去,这会医生对一个说了没几句话的男人这样说还邀请过夜,这让柴毅然火冒三丈。

    安静的看着高大的黑影消失在夜色里,语默有些无措,她以为是个男人看见一个浑身湿透而且主动邀请睡觉的女人都不会拒绝的,她最是清楚生理本能会战胜理智,可是这个男人竟然走了。

    这是人家不愿意。

    夜里冰凉的湖水疯狂的吸取体内的温度,在男人消失了好长时间之后,语默终于青白着嘴脸从水里起来了。她物色这个男人物色了五年,等到两人终于有交集的时候,这个男人不愿意和她睡觉,那她要重新寻找人选了,毕竟五年前她可以用药物压制,现在药瘾已经上来,镇静剂她不能再注射下去了。

    医生觉得她知道男人的本性,可那只是从医学角度她知道。一个从来都是远离人群的人怎么可能知道男人到底是什么心理呢。

    语默知道柴毅然这个人已经五年了,而这五年,柴毅然是不知道她的。今夜倘若这个男人是语默从新物色的,那她断然不会直接说出要人一起睡觉的话,她只是自己觉得和柴毅然和熟悉了,故而她能做出那样的举动,如若不然,她是连一起走都是不能的。

    而柴毅然不知道这些。

    等医生回到屋里的时候整个客栈都已经沉睡了,医生湿着身子在外面走了很长时间,物色的人选不同意和她睡觉,那她必须要从新找了,可新的人选到底要从哪里找,她想了一路。

    她希望只找一个,若是可能的话,这个人长期可以满足她然后很安静的和她保持距离那是最好不过了,柴毅然是最好的人选,强壮的体格和特殊的身份符合她所有的标准,可是人家不愿意,不愿意那就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