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眉飞色舞最新章节!

    “兄弟,今天是什么日子呀?到了什么时候了,外面怎么这么亮呀?”李想揉了揉自己被摔成八瓣的屁股,深吸了几口气,双手举起在自己头颅上搓来搓去,试图将散发出去的魂魄聚敛起来。

    魂魄散发之初,成滴滴晶莹的液体,饱含弹性和粘性,捏上去成一颗柔软的发光的浑天仪。李想使用颤抖着的双捧竓住魂魄,尝试将它放入自己的颅腔,可是颅腔拒绝接受出位的魂魄。无奈之下,李想只得把自己业已出窍的魂魄当作行李,寄存在了对方的脑匣子里。

    “农历腊月二十四,下午6点过5分。”吕冰看了手表,告诉李想这个特别的日子。

    “呜,前后过去了22分钟,人们还没有发现我。看来,冰清雪莹,人间没有给我的尊严,老天却给了我……”李想选择在当天下午5时43分跳崖,跳崖之前将自己手表的时间定格在下午5时43分,并且将定好时间的手表留在悬崖上,意思是向活着的人们传递这样一个信息:我——死——了!然而大自然粉碎了李想“一死了之”的企图,也许这是天意,顺遂天意的李想只好想着快快逃离这个令他尊严扫地的地方。

    李想向吕冰挥出一条手臂,表示需要得到对方的帮助;“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吕冰。我是吕冰,不是女兵!”对方的口音弱了下来,表示出对自己的这个名字并不买帐;“吕冰,吕冰,如履薄冰。我讨厌我的这个名字!我服过两年预备役,参加过洞庭湖城陵矶的抗洪抢险,由于‘吕冰’跟‘女兵’的读音非常接近,首长一点到我的名字,战友们就跟着起哄,说女兵身上流血罗!女兵下河洗澡罗!”

    “呵呵,兄弟,你的名字可真有意思!”李想嘘笑出声来。

    “兄弟,快过来搭我一把手,我今天捡了一条小命,这会儿两条腿麻木得已经失去知觉了。”李想一手揿着吕冰的大衣站起来,右臂搭上吕冰的肩膀,随着他一步一步地向前方挪去……

    吕冰扶着李想来到一处幽暗的山洞,山洞前面有一棵长达百年树龄的古樟,将洞口遮得严严实实的,周围还有些浮石和野草作铺衬,使得这处山洞成了债主吕冰最好的庇难所。

    “兄弟,这里山高林密,雪厚草深,你是怎么发现这一处山洞的?”李想看见洞壁凿着“搜龙峒”三个字,感觉洞中有一股不同寻常的巫气袭来,令奔到鬼门关后回来的他不免打了几个寒噤。

    “哈哈哈!”吕冰大笑三声,连连拍打自己的胸脯,向李想展示自己天地不惧、鬼神不怕的男子汉气魄。“我是去年春节躲债,偶尔走到这里发现的。当时这里阴风朔朔,鬼哭阵阵,四周有不少骷髅头,有的挂在树上,有的从树上掉下来散落于地,将这里弄成了一团糟。”

    “哦,原来这里是一处树葬之地,所以外来人不敢接近,这也是这个洞没有被人发现的缘故。”李想听后恍然大悟;“看来,这里便是先人们所说的树葬之地。树葬是一种古老的殡葬习俗,沿袭这种习俗的人,如果家里有人去世,或者孩子不幸夭折,就将他的尸体装殓入柩,孩子多半简殓入筐,挂在树上任其风化。同时在树葬周围挂上风幡,水幡,为生者祈福,为逝者亡灵早日超度。”

    “古老的风俗,古老的风俗。”吕冰问道,“你是前面那个村子里的人吗?你村子里现在还流行这样的风俗吗?”

    “我是住在前面那个村子里的,我们村子里有些人还信奉这样的风俗呢!”李想唬道,“你抢占了孩子们的根据地,孩子们会回来找你算帐的!”

    “鬼孩子?”

    “是的,鬼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