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眉飞色舞最新章节!

    康妮的男人五十有余,名字叫做苏怀仁,去年不幸遭遇火灾,全身过火面积接近60%,加上肾衰竭引发尿毒症,已经丧失了行走与行房的功能。李想进入苏家大院,挑起了护理苏先生的重担,为他擦洗按摩,倒屎倒尿,一有时间就把他抱上轮椅推到公园散步。看着小伙子默默的付出,细心到连他身上的一粒痱子都不放过,苏先生从年轻人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几多唏嘘,又有几多感慨。

    苏先生的人生,经历了几次大的磨难。一次是自己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大难不死,再次是前妻得癌症死去,这次是孩子葬送火海,自己冲进火海捞人,在后妻那里丧失了“穿衣戴帽”的功能。人活到了这个份上,真想和死亡作一次拥抱!可他毕竟对后妻不放心,对没有觅到好的接班人不放心。偌大的家族企业,如果后妻将来不留给儿女怎么办?他的女儿在国外就读,和后妻生下的一个儿子尚不满4岁,他撒手人寰,他的一对儿女可就成了竹筒敲鼓——空对空了。有好几次,他想向李想袒露心声,把女儿嫁给他,把事业交给他传承,但又害怕自己相中的这位小伙子是浮士德——浮士德是诗剧《浮士德》中的人物,传说他为了得到自身的满足,将其灵魂抵押、出卖给了魔鬼。

    公元二oo七年的这个冬天,天南地北风雪肆虐,天寒地冻,路面处处结着寒冰,给行人和车辆脚底打上了一层蜡油。人们遭遇千年极寒,车子倾轨在路上,柑桔和鱼肉遭到哄抢。一座座发射塔被大雪压倒,一条条河流被冰刀砍断,一群群人被滞留在铁路和高速公司两旁,连医院也是人满为患,床位极度紧张。

    苏先生依旧要到医院列行透析手术,每周至少三次,出于安全和方便考虑,想长期住在医院里。医院里的被子要么重了,压在身上透不过气来。要么糟了,里面填充着黑心棉。要么轻了,象一层不能御寒的薄纸片。苏先生便嘱咐李想回家为他取一床蚕丝被。李想受命,直奔苏先生的卧室,见没有找到,打电话询问苏先生。苏先生说多半捺在康妮的卧室里了。李想小心翼翼地来到康妮的卧室,敲门,见无人应答,便推开康妮虚掩着的门。

    只见主妇穿了一件春光外泄的露背晚礼服,加盖一条行走在露与非露边缘的豹纹纹胸,掩饰在她胸前傲起的乳球部分。她,圆润的脸颊上化着小山妆,眉黛周围涂上了两圈绛紫色的眼影,目光闪烁迷离,嘴唇一嗫一合,浑身上下透露着香艳与委靡,仿佛埃及艳后克丽奥佩特拉七世的种子植于她体内开出花来。勿用置疑,她和埃及艳后一样容貌出众,擅长手腕,心怀叵测,一生的下场也颇富有戏剧性。李想迫于她身上那种成熟女性散发出来的媚惑力,如芒在背,猜不透她到底要对自己做什么,于是错愕地看着她。

    “康姐,苏先生叫我来取他的蚕丝被。”李想的嗓音顿时变了调,感觉自己的喉结挪了位,长在了明朝宦官魏公公的脖子上。

    “我方才洗完澡,正在更衣呢,快进来吧,别让陌生人撞见了!”这个女人妖艳的很呢!身处金字塔的顶端,珠光宝气,著一套粉色的深v领晚礼服,一对硕大的肥肿的乳房暴露在外,吸引人们的目光与它对撞,发出大大的咏叹调,让象他这类身处象牙塔的顶端,涩涩的、蔫蔫的、焖焖的大学生,感觉惊心动魄,无地自容。康妮火辣辣的目光似两把钩子,双手似篦,一把将他扯了进来,往他脸上吹气的时候抬高下额拉长脖子,象一只打开花巢等待公鹅与之交配的肥鹅。

    康妮将两腿摆成剪刀形状坐在床榻上,提起晚礼服搭在大腿的一侧,露出里面肉色的底裤,脸含春情,目露春色,出语挑逗道。“好弟弟,我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想考考你。你想让这个社会上象我一样优秀的女人宠爱你吗?你想成为一个成功的男人吗?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男人,你知道最重要的两个条件是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