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眉飞色舞最新章节!

    午后,一场大雨将龙阳莱茵河畔的仿欧式别墅群洗涮得格外醒目,李想蜷缩在一把天堂伞的下面,站在廊桥的南岸丈量抵达北岸的距离。

    李想迟疑了好一阵,心里装着“借钱”两个字,终于蹭上这座带有英伦风格的廊桥,慢慢吞吞地来到北岸的月牙形栈道。只见栈道北侧有一排长约2华里、高约300公分的厚实的铁艺栏杆,栏杆上有门,也有灯。其中有道门楣显得高大气派,两扇门叶用精铜铸造,门面上镶着两只麒麟,门楣上方的大金牌匾使用瘦金体镏着“苏家大院”四个字,昭显这里便是苏先生的庄园。

    “叮咚……叮咚……”李想按了苏家的门铃,铃声起伏,引来院内一阵犬吠。

    大约过了两分钟,一阵律动的脚步声从里传来,紧接着苏家大院的门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位身著豹纹包臀连衣裙的少妇擎着把红雨伞,见来人一副穷途未路的样子,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旧相识;“进来吧,苏先生今天不在家里!”说着,努力将两颗纺锤形的乳房从门缝里挤了出来,露出宽宽的乳廓和深深的乳沟。

    “您好,大姐!我阿爸叫李墨燃,是苏先生的老同学;我是李墨燃的儿子李想,找苏先生借钱来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前天我阿爸上山写生,想绘制一幅《千山万鹤》图,不小心从悬崖上摔下来,全身粉碎性骨折,现在重症兼护室抢救呢!我家的积蓄全花光了,医院追着我家拿钱,如果拿不出钱来,只有将他拖回老家料理后事了……”李想收起雨伞,任雨水洗涮自己的头发,还有脸庞,想通这种方式来减轻内心的悲痛,唤起对方的恻隐之心。

    “你认识吕冰吗?你看起来好象他的弟弟哟!”康妮惊诧了一下,见有这么一位仪表堂堂,貌似旧情人的小伙子送上门来,避开病人的生死不谈。

    “吕冰?”李想思索有四五秒,摇了摇头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他。”

    “认识不认识没有关系,相见是缘,相聚是分,相逢何必曾相识呢!”康妮一点也不介意这位男生的打挠,反而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儒雅和麝香气息所吸引;“雨太大了,快到姐姐的伞下来吧。你有什么困难,姐姐会尽力帮助你的。”康妮手臂一伸,使了招伸手摘桃的姿势,将他拉进了自己的红雨伞。

    踏进苏家大院,只见府中处处奇花异草,珍宝画瓶,院子两边摆放着两尊石狮子,翕张着嘴,突兀着眼睛,脚踩莲花瓣,仿佛文殊菩萨的坐骑青狮精从天而降。院子中央铺设了一条红地毯,彰显壅容华贵。主人收了伞,在前面款款引路,丰腰肥臀随身体重心左右摇摆着,宛若在走t形台。

    进入苏家大院主楼,是一个可以容纳下五百人聚会的会客厅,客厅里摆放着一组“达芬奇”的洋沙发,洋沙发的旁边是一尊镏金的断臂维纳斯雕像,维纳斯雕像的旁边是一座富丽堂皇的舞池,舞池的旁边是一尊镏金的美人鱼雕像,美人鱼雕像的尽头是一方墙,墙上贴着大丽花壁纸,壁纸上方挂着一幅巨大相片,装着苏先生和她在海边漫步,脸颊留有腮红,裙子被风吹起,露出腿的光华。

    稍许,李想得到了主人递过来的一杯咖啡,英伦风格的,捎带几缕女人身上飘过来的名贵香水味。

    李想打量着相片中的女人,思忖走出相片近在咫尺搔首弄姿的这个女人,她是苏先生的女儿、情人抑或夫人?还是苏先生包养的小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