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讨逆最新章节!

    秋季的北疆,硕果累累。

    为了防止马贼和北辽军破坏庄稼,杨玄令诸部轮番出击。

    “田晓回到长安,兴许陛下会掩饰一番,但我想告诉你等,从今年开始,就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大堂里,杨玄跪坐在上首,英气勃勃。

    “粮食便是重中之重!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此事便是你等最近的头等大事,但凡谁懈怠,导致作物受损,严惩不贷!”

    “是!”

    文武官员低头。

    一瞬间,杨玄觉得自己变成了神灵,正在半空中俯瞰着人间。

    那种飘飘然,整个人彷佛都膨胀起来的感觉,很美。

    我不是充气人……他告戒了自己,随即令众人散去。

    刘擎开始忙碌。

    咳咳!

    杨老板喝了一口茶水,“我出去巡视一番!”

    刘擎不满的道,“多久回来?”

    杨玄说道:“快一个时辰,慢……难说。”

    我没偷懒,只是我身为主公,自然不能桉牍劳形,那是麾下的活,我要学会放权啊!

    杨玄找到了理由,整个人从些许不安和内疚中解脱了出来。

    “老二老二!”

    “在这呢!”

    杨玄抬头,见王老二在大堂的屋顶上躺着,不禁气得鼻孔冒烟,“这是没地方给你睡了还是怎地?下来!”

    王老二顺着瓦片往下滑,到了边缘后,一个跟斗翻下来,稳稳落地。

    “郎君,上面风大,清爽,下次你上去试试。”

    老二是个好心人,有好事儿总是忘不了老板。

    “你觉着我躺在上面妥当?”

    北疆的主人躺在大堂的瓦片上晒太阳,捉虱子,传出去他就不用做人了。

    “妥当啊!”王老二摸出一块肉干,“乐意就好,旁人管我何事?”

    这娃!

    老贼也不知从哪个角落摸了出来,笑嘻嘻的道:“郎君这是要去哪?”

    “出去走走。”

    杨玄打小就在村子里疯跑,大些后进了东宇山中狩猎,一直就没歇过。他喜欢走路,不喜欢长时间坐在某处。

    按照村里老一辈的说法,他这便是劳碌命。

    皇帝,可不正是劳碌命?

    杨玄笑了笑。

    还没出大门,就碰到了曹颖。

    “见过郎君。”

    曹颖看着有些疲惫,“孙营那边下了决断,老夫一直等到田晓的人去,在屏风后听到孙营拒绝反对郎君……”

    “好!”

    杨玄心中一喜。

    奉州到手,加上陈州和桃县,他也算是初步掌控了北疆。

    随后便是深耕。

    “先去歇息,晚间再设宴庆功。”

    曹颖笑着应了,随即去杨家。

    “老曹来了。”

    护卫见到他很是亲切。

    沐浴更衣,随后吃了一张饼,曹颖郑重的道:“去后院禀告,就说老夫请见小郎君。”

    一个仆妇去后院寻到了章四娘,章四娘去传话。

    “娘子,曹先生来了,说请见小郎君。”

    管大娘一下就笑喷了,“哎哟!小郎君才多大,他这般正儿八经的请见,笑死人了。”

    可周宁却认真的道:“给阿梁换衣裳,让怡娘送出去。”

    管大娘:“……”

    大少爷换了一身新衣裳,怡娘抱着他,突然愣了一下。

    周宁知晓,她多半是想到了当年抱着杨玄的时候。

    到了前院,曹颖在等候。

    “见过小郎君!”

    曹颖行礼。

    “好!”

    阿梁很大气,从学会说话以来,说的最多的一个字便是好。

    “小郎君竟然知晓回应了吗?果然是天赋异禀啊!”

    曹颖狂喜。

    他仔细看着阿梁,“天生的威仪,果然是郎君的孩子。”

    他再看看阿梁的手,“手宽厚,这是仁君。”

    怡娘蹙眉,“没完了?”

    曹颖干笑,“许久未见小郎君,老夫心中挂念。”

    “郑五娘!”

    怡娘把郑五娘叫进来,让她抱着阿梁回后院。

    室内安静了下来。

    “郎君掌控了北疆,老夫在奉州大醉了一场,冲着恭陵方向叩首,哭了半宿。”曹颖指指眼袋。

    “廖劲还在,不过,待不了多久。”怡娘提及廖劲时,神色冷漠。

    “他的身子……”

    “腰部渐渐无力,如今,想出来都出不来了。”

    “好!”

    二人是杨玄身边的元老,为了讨逆大业,别说一个廖劲,就算是黄春辉也能牺牲。

    “郎君身边如今也算是人才济济了。”

    “你在试探什么?”

    “呵呵!”曹颖干笑道:“韩纪足智多谋,如今整个北疆官员都在郎君麾下,老夫,有些失落。”

    “你倒是坦诚。”

    “老夫心中憋得慌,可没法和人说。唯有你知晓老夫的性子。哎!在陈州,老夫上有卢强,想来桃县吧……”

    “打住!”怡娘把水杯顿在桉几上,“陈州乃是郎君的根基,龙兴之地,唯有心腹方能执掌。卢强是心向郎君,可终究不可深信。唯有你!”

    “甄斯文也不错,对郎君忠心耿耿。”

    “甄斯文是不错,可资历还差些意思。”

    “你在后宅也过问这些事?”曹颖有些好奇,“过了啊!说僭越也不为过。”

    怡娘澹澹的道:“许多事无需过问,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就能看出来。

    郎君赏赐甄斯文笔墨纸砚,这便是对他的期许,让他努力磨砺学习……也就是说,郎君最近不会提拔他。还有……”

    “别说了。”曹颖老脸发烫,“老夫只是发发牢骚。”

    “老曹,别人能发牢骚,你我不能!”怡娘告戒道:“一旦发牢骚发习惯了,就会和郎君生出间隙来。小心自己晚节不保。”

    “老夫知晓。”曹颖一番话说出来,心情也好了许多。

    “歇息吧!晚些郎君为你设宴。”怡娘起身,“你自己想想,郎君为谁设过宴席?韩纪?还是卢强,或是刘擎。人,要紧的是知足!”

    怡娘走出去,突然回身,“此事我不会瞒着郎君。”

    在她的眼中,这个世间除去自己的郎君之外,其他都是配角。

    配角,就该有配角的觉悟!

    曹颖嘿嘿一笑,“老夫和你说了这些,本就没准备瞒着郎君。”

    怡娘在大门外问了门子,又去州廨问了门子,得知杨玄去市场,也不去寻他,就在节度使府侧门那里等候。

    她渐渐在隐藏自己,就如同当年在宫中一般,站在偏僻处,看着那些人为了名利而疯狂。

    你们可以疯狂,但别疯狂到了郎君这里,否则……

    ……

    虽说桃县并未如临安那般给出经商的优惠条件,但随着大战告捷,商人们依旧涌了进来。

    城中热闹了许多。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