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霍起忧殇最新章节!

    自从住进这屋里,江离已经有好几日没出去过了,也是被憋坏了吧,往日都没什么气力的她,今儿却感觉比以往好多了,只是这也仅限于出去走走。

    “不用你们跟着了,我就在门前走走。”江离对着两旁的丫鬟说着。

    这两个丫鬟是傅青专门差来照顾她的,傅青一再嘱咐要守在跟前,所以江离让她们两离开,俩人只低下了头,并未多说什么。

    江离也曾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她自然也知道主子的话对丫鬟来讲意味着什么,再说傅青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好,江离想到这儿也就没在做过多为难,只是笑了笑,向前走去。

    院子里的花都已盛开,天气也一天天的热起来,看似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江离却明白,自己的日子已经不多了,若说她这一辈子有什么遗憾,那便是抄家那天自己赌气出走,错失与娘亲的最后一面;可若说无憾,那便是救了傅青,那个让自己一生都无法忘怀的女子。

    花落,花开,不过一瞬;人,亦如此。

    一转身,一回眸,便是那绝美的女子。

    傅青老远就瞧见了江离,只是她不知道该不该过去,正犹豫的功夫,谁想那人竟转过脸来,一撇一笑都让傅青为之一动。

    “在这里作什么?其他人呢?”

    江离感受着微风拂面,满眼笑意的向傅青看去“我让她们下去了,好手好脚的何必让人伺候呢。”

    傅青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就又听面前这人道:“你瞧这花开的多好,以前家里每到这个时候娘亲也会在房前种些花草,只不过那时候年纪太小,不懂,每回我都会故意的搞破坏,不过娘亲也只是笑笑,并不会真的责怪于我——咳咳。”

    江离的身子还是很虚弱,只出来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脸色又变得苍白了起来,傅青听道这咳嗽声也不顾什么身份,急忙走过去扶着她的胳膊,有些责怪道:“怎么样也该有个人在身前跟着,你身子这样弱,还是先回去吧,若是想看花,我等会儿就派人搬些去房里。”

    江离顿住了脚步,抬眼定定的看向她,眼神里散发着不一样的情绪“你——”

    “什么?”

    傅青抬头的那一瞬间,江离的话又憋了回去,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累了。”话刚说完,便抽出了被傅青扶着的胳膊,径自回房去了。

    这些日子她清瘦了不少,只看背影单薄不已,傅青的心里顿时一疼,很多时候她总是矛盾的,江离是为了自己才成了这样,照顾她救她是应该的,可傅青不明为什么这个人总能在不经意就勾起自己的心,就像刚才那样,她想说什么?眼底划过的那抹闪光又是什么?傅青想知道答案,可有不敢不听,她既怕被自己猜中,但更怕自己没有猜中。

    “这是什么?”傅青刚才离开,脚下便踩着一个硬物,弯身捡起一看,是一块上等的羊脂玉,背面端端正正的刻了个‘瓒’。

    傅青有些出神儿,指腹不断地在玉上摩挲,该是她丢下的吧?

    江离刚往前没走几步,低头一模自己的腰间,就发觉不对,于是立马又原路返回。

    “这是你的?”傅青瞧着江离急匆匆的样子,更加肯定了,举着手里的玉坠晃了晃。

    “是我的!”

    江离焦急的样子不是装的,苍白的脸上因为急切都蒙上了一层红晕,额上也有些薄汗,可见这玉坠对江离来说意义非凡,可这么一来却惹恼了傅青,不但没有将玉坠归还,反而紧紧握在手里,身子也向后退去。

    “你的?可我瞧这上面却分明是个瓒字?”

    “这,这是——”江离一时语塞,她不能说实话,可又不想欺骗傅青,结结巴巴的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傅青向来强势霸道,望着江离焦急的摸样,心里说不出的气愤,此刻的她就好像是被人窃取了什么似的,恨恨的瞪向江离“一块如此上等的羊脂玉,寻常人家根本不会有,你是怎么得到的?莫非是情郎所赠!”

    江离似是被人说道了痛处,也不像方才那般有所顾忌“你跟我比身世?要真论起出身,有也不比你丞相之女差到哪去!”喘着气又道:“就算是有情郎,又与你何干!”

    话说的有些急,情绪也有些激动,江离身子本就弱,哪里能禁的住这样,两句话的功夫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捂着胸口大口的喘了起来。

    傅青见她身体不适,一下后悔了起来,不过是玉罢了,何须跟她争辩,就算是真有情郎,那又如何,她如今沦落到女扮男装,若真是有情有义之人,又怎会任凭她这样生活,傅青不禁在心底大骂自己糊涂。

    “不用你假好心!”江离咳嗽着“把玉还给我!”

    傅青虽心里仍有不甘,但也不敢再去气她“给你就是,不过是块玉,何须如此。”

    江离一把夺过玉坠,眼底泛着泪光,紧紧地将玉握在手里“你什么都不懂。”

    “你不说我又如何去懂!”傅青几乎是吼出的这句话,可前面的人却依然只留给了她一个背影。

    --------------------------分割线--------------------------------

    霍允肆闭目倚在书房的软榻上,身前的方桌上散着几张信件,是从青州那里传来的,大概的意思应该是指有人在招兵买马,大肆收揽人心,不过却在数量方面都可控,这样的话就算是告到皇上那里也无法说他有谋逆之心,而此人正是霍允信在青州时的老部下。

    霍允信在青州呆了十年,根基自然也是摸不透的,想要扳倒他,必要先到青州寻根基,可目前最要紧的事皇上的信任,父皇最心爱的儿子,如今又向父皇献了一个所谓福气的女子,如今一来更是顺风顺水,再照这么发展下去,只怕用不了多少时日,他在朝中势力便不可估量,而自己只凭手上的兵力却也是抵挡不了多久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才能除掉霍允信,这么多年他所受的苦,已经让他几乎没有了弱点,要打败一个人必要攻其软肋,霍允信谨小慎微的性格是从小就有的,只不过在青州的这些年更让他变本加厉了而已,哪怕有一丝风吹草动都能让他察觉到。

    霍允肆捏了捏眉角,他这个大哥从来都不是容易对付的,不管是以前的谦逊避让还是,如今的老谋深算,论权术没几个是他的对手,只可惜刘嬛却是个心善的,不然他也不用如此之苦。

    正想到这儿,就听着耳畔传来了那温柔的声音“整日窝在书房里,我倒要仔细瞧瞧这里有什么宝贝!”李解忧一手摸着霍允肆的耳朵,一手搭在她的肩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摸样。

    “呵呵——”霍允肆抓住那人放肆的手指,放在嘴上轻轻一啄,只这么一下就惹得佳人羞恼。

    “青天白日的,不害臊!”李解忧嘴上不依不饶,可手上却依旧让她握着。

    霍允肆当即站起身来,眼睛一瞪,松开李解忧的手就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作什么?”李解忧能不知道这人想作什么吗!只是这大白天的,又在书房里,光是想想脸上就烧的不得了“别闹——”小小的手挡在胸前,一脸害羞的摸样。

    美人在怀,霍允肆又怎能忍得住,急急地扯着自己的外衫,人就往下压。

    这样强势的她,李解忧又如何抵挡得了,半推半就的也就从了,其实这几日霍允肆因着宫里宫外的事情劳神不少,每晚回来都甚是疲累,李解忧心疼还来不及,又怎么舍得再让她因为这/房/事/在费神。

    “好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