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霍起忧殇最新章节!

    “在想什么呢?从宫里回来后,就见你弯着眉眼,该是有什么乐事?”霍允肆一面说着一面解着自己的腰带。

    李解忧转过身看向她,接过霍允肆手里的腰带,又去脱她的外衫,细细的盯着霍允肆的侧脸笑而不语。

    “你老笑个什么劲儿?本王脸上有东西吗?”霍允肆被瞧得有些发毛,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脸上摸去,却被李解忧挡了下来。

    “五官不似寻常女子般柔软,可细看去又不像男子那般刚硬。”李解忧一边说着手指便抚上这人的眉眼“敬敏的眼角与你就有些相似。”

    “她是本王的妹妹,有几分相似自然是应当的,话说回来她的母妃在后宫的这些妃嫔里虽说不算得宠的,但好在生了个女儿,也算是有个着落,毕竟这几年宫里的孩子越来越少了,今日的满月宴上,父皇一脸喜气,对敬敏又是疼爱有加,想必日后她的日子定是不会难过,若能找个好人家,也是了却安嫔的一桩心事。”

    李解忧默默地点了点头,将手上的外衫放到一旁,拉开理好的被褥,先躺了进去。

    霍允肆熄灭了桌上的灯,顺势躺了下去,从被窝里寻去,捉住身旁人的柔夷,握在手心,声音有些黯淡“若是本王也同寻常男子般,说不定现在咱们也有个同敬敏一般大的娃娃了。”方才的满月宴上,李解忧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敬敏,霍允肆便知晓她是喜欢孩子的。

    李解忧闻言侧过身子朝着外边的人,胳膊搭在霍允肆的身上“王爷什么时候也如此多愁善感了?”

    “本王老了,跟年轻的时候比不了了。”难得霍允肆这样服输,若放在平时这种的话她是怎么都不会说出口的。

    “哪里老了!”李解忧直起身子,借着床帏外透过来的点点月光,眼神里带着些贪恋,手指一点一点的在霍允肆的眉毛,眼睛和鼻梁上划过。

    霍允肆轻拉了下嘴角,将手放在她纤细的腰身上,任她摸着。

    “这么瞧着不仅不老,反倒年轻了不少。”

    “胡说。”霍允肆闭着眼睛,将脸上的手拿了下来“再过几年本王就要而立了,你才不过双十年华。”

    李解忧抿了抿嘴角,思索半晌,语气颇为认真的道:“方才还不觉得有什么,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差的多了。”

    “嗯!”霍允肆只是偶尔感叹一下,可真要被直白的说老,她反倒不愿意起来了,身子向里一番,一眨眼的功夫,原本趴在自己肩上的人,就颠倒了过来“你当真觉得本王老了?”

    李解忧似是猜透她的心里一般,笑而不语,可一双纤细的小手,却不着痕迹的滑进了身上人的里衣中。

    手指划过的地方还残留着战场的记忆,可这丝毫不影响两人享受此时的欢乐。

    霍允肆被撩起了火,直起身子急急地扯着里衣,而身下的人早就化作了一滩春水,任人怜爱。

    “本王还老吗?”霍允肆的言语中带着几分倔强,俯下身子,咬着那人通红的耳垂。

    李解忧早被折腾的没了力气,拼了命的摇头道:“让我抱着你,我要抱着你。”

    霍允肆霸道的翻过身下的人,紧紧拥住。

    望君楼。

    “怎么样?我这一身是不是比戏文里的那些个公子哥儿还要俊上些?”傅青一身男装,转动了几下身子,又打开折扇挥了挥,掩住嘴悄声对着身旁的江离与傅黎轩说道。

    傅黎轩本想着调笑几句,毕竟这样的傅青他也是头一回见,只是话还没有说出口,老鸨便从外面走了进来。

    “今个儿怎么换人了,本大人记得前几天还不是你吧?”傅黎轩来这里的时日也不算短,只是今天这屋里的人,不论是老鸨还是姑娘,竟没一个眼熟的,心下不禁有些奇怪。

    “回答大人的话,姑娘几个都是新来的,老妈妈前些日子有些事情,这几日就交代了奴家来帮衬,谁想这头一天就遇见了大人。”老鸨一边说着,一边打着手势,嘴里吆喝着身后的姑娘往前头儿敬酒。

    傅青再厉害也没见过这阵仗,毕竟这里是青楼,对面坐的也都不是什么良家妇女,老鸨一吆喝端着酒壶就靠了过来,身边顿时被胭脂水粉覆满了。

    江离本就皱着眉头,一张脸黑的可以,姑娘们也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这样的人惹不起,也就自动将她忽略,只顾着讨好傅黎轩跟旁边那位白净的‘小哥’。

    “别拽我,我不喝。”傅青别过脸去,酒是好酒,可地方却不是好地方,转头看像老鸨道:“让这些姑娘下去,本公子只要胭脂姑娘!”话罢便将袖中的银票抖落到了圆桌上。

    “胭脂?”老鸨的脸上闪过一丝警觉,但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后便恢复如常,拉过身旁的一个姑娘道:“公子若是觉得这些姑娘们不貌美,大可去厅上挑选,咱们这望君楼里可不缺漂亮姑娘。”

    傅青岂是三言两语就能打发的人,拿出折扇轻敲着桌面,一字一句的道:“本公子只要胭脂姑娘。”

    老鸨低眼瞧着桌上的银票,转头又看向傅青,一脸了然的道:“早在望君楼开业之际确实有位叫胭脂的姑娘,只不过这女子福薄,早就归天去了。”

    “归天?”傅青先是望向傅黎轩,随后又转过头别有深意的瞧向老鸨道:“前几天她还是这里的头牌,今儿个就归天了?你们这儿到底是青楼还是杀人灭口的险地?”

    老鸨也不是什么初出茅庐的善茬,岂能让傅青这三言两语的就唬住,笑道:“公子说笑了,望君楼自然是达官贵人过来享乐的地方,只是老身瞧着公子不大像是来玩姑娘的人。”

    “有银子自然是要玩最好的,这等胭脂俗粉的货色自然入不了本公子的法眼。”

    老鸨神色一凛,目光中不似之前的讨好,眉宇间隐隐有股杀气,紧了紧手中的酒壶,向后挪了挪身子“既然公子只要胭脂,那姑娘们就退下吧。”大手一挥,屋里顿时就静了下来“请公子静候,老身稍作片刻便来。”

    傅青几人望着紧闭的房门,外头依旧能听到调笑声,时不时还有小曲传来,可不知为何心却总是静不下来。

    “你确定胭脂还在这望君楼里?”

    傅黎轩愣了愣,望着傅青答道:“应该是啊,之前的龟公还说见过她呢。”

    此话一出,江离与傅青同时愣住。

    “老鸨换了,姑娘换了,这还是望君楼吗!”

    “小心!”

    傅青正喃喃自语的思索着,身子就猛地被人向前一推,一道寒光从窗外射了进来,硬生生的砍在了椅背上。

    “我们中了埋伏!”江离拉着傅青与傅黎轩就往门外冲去。

    还没有走到门跟前,三四个黑衣人便破门而入了。

    “主子有命,格杀勿论!”

    全是个中高手,江离以一敌三又要护着身旁的两人,根本无法脱身,现在也只能暂时拖延时间罢了,腰中的软剑是苍漠前些日子才铸好的,是把新剑可也是把好剑。

    “只管跳下去,快去找王爷!”江离掩护着傅黎轩走到了窗边一把推开。

    “那你跟姐姐怎么办!”

    “这里有我,不必担心!”

    傅黎轩扭头看了看傅青,继而转身看向窗外。

    “大人请从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