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霍起忧殇最新章节!

    “咳咳,咳咳。-乐-文-小-说-”房里不断的咳嗽声,一声声的像是要把心肝都咳出来似得。

    怜儿站在门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红漆木门,只要屋里有响动,她的心里就是一颤,手中的绢帕也早已捏的褶皱不堪。

    “啊!”不知哪里来的一只手,猛地从后面一拍,惊得怜儿脱口而叫。

    来的人是后房里的小丫鬟喜鹊,平日里也是牙尖嘴利,被怜儿这么一叫,硬是生生的向后退去,瞪眼道:“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大白天的要吓死谁啊!”

    怜儿见状也知道是自己反应大了,赶忙压下心头的慌张,稳了稳身子道:“我这不是没留神嘛,吓着姑娘了,我给姑娘赔不是了。”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连不是都赔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喜鹊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抿着唇踮脚朝着前面看去,小声道:“我瞧着你也是傻了,就这么空着手来见王爷啊。”低眉一瞥,又道:“要不是我瞧见了,好心给你送来,这甜汤可不就浪费了,你的心意也就没了。”

    被喜鹊这么一提醒,怜儿才想起来自己的本意,结果手里的甜汤,低头道谢。

    “唉,你也甭谢我。”喜鹊撇了撇嘴巴“虽说你被王爷怜爱,可毕竟也是无名无份,说到底还不是得看主子的脸色,我心里晓得你也是又苦的。”

    “只要能见上王爷的面,怎么都不算苦。”怜儿说这话时眼中含泪。

    “得了,你快过去吧,别一会儿凉了。”喜鹊瞧着怜儿急匆匆的脚步,又摇了摇头,心中暗道,又是一个傻姑娘。

    刚背过身的怜儿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眼中的愁绪又泛了上来,哪里还有什么泪光。

    稳了稳身子,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启禀王妃,我熬了些甜汤,说是有止咳的功效。”

    李解忧闻声看去,又扭过头望了眼霍允肆,低下眉角过了片刻才慢悠悠的走到门前。

    “你有心了。”居高临下的接过怜儿手里的甜汤,身子却也恰好挡住了怜儿的视线。

    怜儿抿着嘴唇,房中的咳嗽声不断地从里面溢出,这比刚才在外面听的真切了百倍不止。

    “还有什么事吗?”李解忧看着眼前不肯离去的人,她可不相信这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是在为霍允肆担心。

    “王爷她怎样了,这几日咳得如此厉害?”想要问出口的话被怜儿在心里减之又减,最后成了这样。

    李解忧从上倒下的瞧了一遍怜儿,她自然明白眼前的人想问什么,不过这事岂是那么容易被问出来的,不由得在心里笑了笑“王爷这边自有本宫照料,怜儿姑娘就不必忧心了,倒是记得要每日为王爷祈福才好。”

    “那是自然,怜儿每日都有诵经念佛,希望王爷快些好起来。”

    “那就行了,本宫会告诉王爷的,等王爷好起来定不会亏待了你。”李解忧没有再给怜儿说话机会,向后退去一步,便将门关上了。

    怜儿看着紧闭的大门,心里也摸不准了,药的计量都是按照吩咐下的,这么些时日了要发作也该发作了,可霍允肆除了撕心裂肺的咳嗽外,其余什么都没有了,想到这里怜儿心里又是一惊,莫非她们早就知道,而现在的一切只是一个自投罗网的陷阱?!可这样的话也不对,依照霍允肆的性子,若是知道了下药的这件事,恐怕自己早都没命了,又怎么还会收下自己送去的甜汤?怜儿木然的靠在椅背上,她有一种直觉,不管事情将如何发展,她都必定是牺牲品。

    “咳咳,咳咳。”李解忧将甜汤随手就倒在了一旁的花盆里,走到霍允肆身边,轻抚着她的后背,有些不忍心的道:“人已经走远了,就不要再咳了。”转头望着地上带血的纱布,这已经是霍允肆不知道第几次挣裂了伤口。

    霍允肆感受着背后人的轻抚,舒服的呼了一口气,才开口道:“是什么?”

    李解忧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扶她躺好“甜汤,说是有止咳的功效。”顿了下,又道:“我已经倒去喂花了。”

    霍允肆愣了一下,她听不出李解忧这是什么语气,气愤还是不忍。

    “吃点东西吧,今儿你还没用过膳呢。”霍允肆自养伤期间,用的饭菜是李解忧命青芽送过来的,全程都由青芽盯着做的,每次开吃之前李解忧总要第一个去试吃,确定无误之后才会呈给霍允肆。

    “又是这么些个寡淡的东西,本王没胃口,不吃。”霍允肆向来不喜素食,可偏偏有伤在身又沾不得半点荤腥,就这些个清粥小菜吃的她嘴里泛苦。

    李解忧才懒得听她抱怨呢,挽起袖子用小勺舀了口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