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霍起忧殇最新章节!

    “你要去哪儿啊?”傅左音色低沉,眉间微微隆起。

    “回禀父亲大人,自然是去宫里。”傅黎轩转过身子,低腰行礼。

    傅左是霍郑一手提拔上来的人,也是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换过的大臣,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因为霍郑,所以于傅左来讲霍郑不仅是当今圣上更是他的恩人。

    “到底是去宫里还是□□啊?”

    傅黎轩弓着的身子微微一顿,看来瞒是瞒不住了“王爷命儿子整理了一份将士名单,说是今日就要送去。”

    “将士名单?”傅左眯起眼睛牢牢的盯着傅黎轩,嘴角吐出一丝不屑“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跟为父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爹——”

    傅左深深地叹了口气,不容置疑道:“这天下是当今圣上的,我傅家三代为臣,不可二心。”

    这话无论是落在谁的耳朵里都是不得了的,傅黎轩眉头紧皱,身侧的拳头握得泛白,在家里没有任何人可以反驳傅左的话,他作为家中的最小的儿子更是没有权利违背,可以想到生死不明的霍允肆,傅黎轩还是不愿就此妥协“儿子知道圣上对我傅家有恩,可王爷对黎轩的恩情自也是不在圣上之下,无论如何黎轩绝不能做忘恩负义之徒。”

    “放肆!”傅左当丞相已经习惯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这么多年来头一回被人反驳,这人还是他的儿子,脸面上自然是挂不住的“你不能做忘恩负义之徒,那我傅家也不能出有异心的臣子!”

    “爹——!”

    “不必再多说了!”傅左长袖一挥,指着两旁的家丁道:“看好少爷,一步都不许踏出大门!”

    “爹!”

    傅黎轩已多说无益,傅左决定的事情除了皇上谁都改变不了,不过若说帮他倒还有一个人可以求助。

    一阵悠扬的琴声随着几声匆匆的脚步声戛然而止。

    “姐姐果然好琴法,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

    “行了,拍马屁拍到我这里来了。”傅青一脸的嫌弃,挑眉看向傅黎轩,道:“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傅青是家里的长女,也是几个子女里心性最像傅左的,只不过是个女子。

    “我的好姐姐,爹他现在把我给禁足了,不让我出府,你可得想办法帮帮我!”傅黎轩一脸的委屈,活像一个受了欺负来告状的小孩。

    傅青人如其名,一向都是冷清寡淡的摸样“这是你跟爹的事情与我何干,再说了你被禁足,找我又有什么用?”

    “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啊!我可是你的亲弟弟,要是你也不管我,那我还能去找谁啊!”

    “咦?这话我怎么听不懂了。”傅青两袖一甩,从琴前站了起来“你跟爹的事情是我能管得了的吗?不过换句话说,爹不让你出去,你就不出去了。”傅青微微将身子一转,眼睛瞟向墙外“那棵银杏都能攀出墙去,更何况你呢。”

    傅黎轩眼睛一转,一下就明白了“姐姐是说翻墙?”

    “话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可是这墙这么高,我又不会轻功,这么翻不死也得半残吧?”

    傅青嘴角露出一抹浅笑,纤细的手指又向墙下指去“那不是还有个门吗?”

    傅黎轩顺眼看去,五官立马皱在了一起“狗洞啊!男子汉大丈夫岂能钻狗洞!”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随你吧。”

    傅青拍了拍手掌,转身便向屋里走去。

    秦江王府。

    “本王自己来就行了。”霍允肆费劲的撑起身体,伸手就要去够药碗。

    “行了,小心挣开了伤口,又要重新换药。”李解忧似笑非笑的瞧了一眼霍允肆肩头露出的白边“莫非你想喜欢让我给你换药。”

    这话若单说倒还不至于让人浮想联翩,可现下配上李解忧这暧昧不明的笑容,到让霍允肆有些坐立不安了,一张千年不变的寒冰脸竟有些微红,自从李解忧发现霍允肆的女儿身之后,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变得不似以前那么拘谨。

    霍允肆脸上的绯红被李解忧一点没落的收进眼底,说起来还真是有些好笑,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竟让自己三言两语的话羞红了脸,若不是怕真的惹急了这位王爷,李解忧倒还想去调侃几句,转眼的功夫汤匙就送到那人的嘴跟前。

    “喝吧,光这么看着我,伤是不会好的。”李解忧还是没能忍住,不过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