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霍起忧殇最新章节!

    沧莫望着一桌的珍馐海味鲍参翅肚皱起了眉头“没想到雪灾之下,竟还能吃到如此佳肴,刘大人可真是天高皇帝远,熟不知圣上为了望江的这场大雪都愁煞了头。”

    刘贤同在坐的几位大人张了张嘴尬尴的笑了几声,站起来为沧莫斟满了酒杯“沧大人有所不知,其实这雪灾并不稀奇,北齐本就寒冷,望江又在这最北边,每年的一到这个季节雪都是这样下的,只不过今年下的时间有些长罢了,等来年开了春,树枝一发芽,定又是一番生机勃勃的景象,所以不必忧虑。”

    沧莫的脸色比之前更加冷漠,一双冰冷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刘贤“那敢问刘大人,眼下又当如何?若真是等到了来年开春,恐怕望江的百姓也不剩几个了。”

    刘贤知道沧莫的来意,本想着借这一桌的佳肴探探他的口风,若是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固然是好,可若是不能他也不怕,毕竟敢这么做他自然是有人罩着的,捋了一把胡子,收起了之前的笑容,声音低沉道:“沧大人想说什么呢?”

    “沧某想是刘大人弄错了,不是我想知道什么,而是圣上想知道——”沧莫顿了一下,眼珠快速扫过在座的几人“一千万两白银究竟去了哪里?”

    刘贤身子微微一顿,转头眯眼看想沧莫,丝毫没有畏惧,反倒是露出一丝得意,慢慢悠悠的抿了口小酒,神色没有丝毫的慌张“都说这一千万两白银在望江失踪,可刘某在此不得不说句实话,别说一千万两,就连一个铜板,刘某都没有见过!”

    “不瞒沧大人,为这粮款的事情京师派人来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你也看见了,谁又查出了什么来?”刘贤摊了了摊手又道:“沧大人还年轻,要知道这官场上的事情都是一环扣一环的,刘某几人既然敢在大家面前说这个话,也就不怕人来查。”

    沧莫眉头紧锁,眼前的人不仅是个老奸巨猾的狐狸,而且这个狐狸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人物,他相信这一千万两不在刘贤的口袋里,可这一千万两的失踪也必然跟他脱不了干系“刘大人不怕查,可有些人却怕查,皇上为了这件事已经龙颜大怒,限太子三日之内就要找出原因,不然就要惩处太子,不知道刘大人想过没有,这里面也是一环扣一环的。”

    沧莫丝毫不理会刘贤,提起桌上的佩剑起身道:“这鱼翅鲍鱼恕沧某难以下咽,还请各位大人好自为之吧,告辞。”

    刘贤脸色煞白,瘫坐在椅子上,太子是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了,必要的时候别说是抛下自己,就算是杀了自己也是绝对有可能的,这一千万两已经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今天是秦江王的人,明天也许就是太子的人了,刘贤在这一刻才明白他已经将自己推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秦江王王府。

    “启禀王爷,韩姑娘的坟头已经迁到封地里,请的都是云德寺的高僧,风水大师也说了那个方位跟韩姑娘的八字最合,相信韩姑娘地下有知王爷的这份心意,也是欢喜的。”徐管家为了迁坟这事已经忙活了好几天,一张老脸上的褶子又多了好些。

    霍允肆不愿再他人面前显露什么,自始至终都是背对着他的,一双眼睛似有神却又似无神,思绪早已飘远。

    又过了片刻,徐管家还没有离去,神色为难道:“还有件事,老奴一直想要跟王爷说。”

    “什么事?”霍允肆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思绪中出来,声音明显一顿。

    “前几日老奴去集市的时候,碰见了怜儿姑娘跟同济堂的于郎中,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许久姑娘才离去,而于郎中的表情竟有些恋恋不舍。”徐管家见霍允肆眼默不作声,急忙又道:“也许是老奴看错了,怜儿姑娘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再说外头的男子哪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