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霍起忧殇最新章节!

    “公主,您真的要去和亲吗?”牙齿上下碰撞发出颤抖的声音,身侧攥紧的拳头暴起了青筋,这一切都与眼前这个面容清秀的男子不符。

    李解忧别过眼去,狠心的让自己去不在意眼前的人,稳着鼻息缓缓而道:“你身为丞相之子,也是朝中议大夫,此次和亲意味着什么你也应该明白,南楚的情况,不由得本宫来做决定,身为长公主,本宫有这个责任和义务为国分忧。”

    “可是,就这么嫁给一个与自己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许是被逼到了极限,男子顶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竟不顾君臣之礼,向前一步试图将李解忧揽入怀中。

    “洛湛!”李解忧的一声厉喝,击退了他的勇气,拂着宽袖将身子转向安全地带。

    洛湛颓然的垂下还停留在半空中的双臂,好看的眸子瞬间黯淡了下来,脸色苍白如纸,眉宇之间痛苦的神色不加丝毫的掩饰,喃喃道:“解忧,我不能,我不能啊!”

    李解忧知道洛湛不比他父亲,这个男子自小便这是副温润的摸样,他把每个人都想像得太好,那双纯净的眼眸里就如同一张白纸,不参杂丝毫的利益。李解忧不想看他痛苦,但却只能让他痛苦,这么多年的陪伴不是没有感情,在她和亲以前,李解忧也一直以为这人会是自己将来的夫君,不过现在这一切都只是一个美好的幻影。

    “你退下吧。”

    话已至此,洛湛的心也该死了,帝王家的事情本就不是他们自己能做主的,恐怕这就是命吧,到头来那些不信命的却也信了命。

    “微臣只愿从未有过今生。”尾音还未落下,人就已经似一阵轻风离去。

    李解忧出神的望着他刚才站立的地方,他何曾对自己说过如此重话,想必经过了刚才这么一遭,也算是彻底的死心了,李解忧只盼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洛湛能忘了自己,她不想这样一个纯净的男子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变得忧愁。

    北齐皇宫。

    自从入了秋来,每每都是大风肆虐,难得今日出了太阳碰着个晴天,霍允肆掀开车帘抬眼望向那高升的日头,也许真就应了傅黎轩的那句话:好事要近了,只不过这好事对自己而已未必真就是“好事”。

    “王爷,到了。”沧莫的声音不带任何情绪,越发的让人寒冷。

    霍允肆看着承乾殿三个字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垂手摁住了腰间因为走动而发出声音的玉佩,大步流星的迈进了殿内。

    “你来了。”霍郑手里握着一串佛珠,像是已经等了好久的样子。

    “儿臣来晚了,还请父皇责罚。”

    霍郑瞥了一眼跪在地下的霍允肆摆手道:“如今也没有外人在,你我父子之间不必这么拘于礼数,起来吧。”说完又抬手指了指一旁的红木椅子“坐吧。”

    “谢父皇!”霍允肆恭敬的行着君臣礼数,转身落座于红木椅子之上,虽然霍郑说了不必拘于礼数,但毕竟是君臣有别,父子有界,规矩是万万不能破坏的。

    霍郑见她坐下后,又叫侍女看茶“这是祁门红茶,朕知道你自小就喜爱这些东西,所以专门命人特地采摘回来的,这泡茶的水也是玉山上的山泉水,你且尝尝看,合不合你的心意。”

    “儿臣让父皇费心了。”霍允肆端起茶碗,轻吹几下,红茶不比绿茶颜色鲜亮,淡淡的褐色让人有种探不见底的感觉,就像今日她深知父皇召她进宫绝不是为了增进什么父子亲情。

    小口抿着,瞬间一股甘醇由喉咙滑至肺腑,嘴角微微一牵“果然是好茶。”

    霍郑轻轻地点了点头,自己也端起含了一口“喜欢就好,朕已经差人给你送去府上了。”

    “有劳父皇替儿臣费心了。”

    霍郑捏着手里的佛珠顿了顿,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做父亲的替儿子费心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