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冰火十二族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程兰月急中生智提及到了万弓延,确实令在场的人都是一怔,尤其是胆小怕事的胡锦,不由得还向后退开了一步。他的胆怯,让灯参着实看不起,刻意装作没有放在心上,一边低声问独四方道:“万弓延可是那个打败魔君的人?”

    听灯参在意,独四方也未急于理会程兰月,随口便回灯参道:“不错,这后生是有些本事,但若说他打败了魔君,或许有些道听途说。”

    “道听途说”四个字,还是独四方初见万弓延时,万弓延自谦的话,他这时用到了这里,可见他并不畏惧。果真在他回答完灯参之后,他又冲着程兰月讲道:“是嘛,那本王可替万家二少爷有这样的朋友感到惋惜了,因为今天要杀他的人,可不只是本王一个。”

    日凡在木架上,站的高望的远,当他欣慰程兰月替自己说话的时候,老远他看到了有人上山,看为首的是楚青青,顿时让他在心里犯起了嘀咕。难道独四方等的人是她们,难道她们也要杀自己,他自知心里无愧,故而有些疑惑。

    与楚青青一起的,还有融九娘与瘸残兄弟,也难怪近一天没有看到他们。

    很快,程兰月也看到了上山来的一行人,独四方见状,又跟着继续笑道:“该来的人终于到了。”

    见他说的人是楚青青她们,程兰月也大为不解,东华山成了这副样子,尚在的门徒楚青青怎么能容忍这一帮外人留在山上,这其中的缘故都盖过了去想如何救出日凡与无名。

    楚青青一副颓废的样子,走在熟悉的上山路上,感觉完全不同。以往这是自己的家,现如今却跟身处敌营一般,稍不留神便会有杀身之祸,这跟此前东华山遭遇劫难不无关系。一旁的融九娘本可以置身事外,现在还要受此牵连,让楚青青又愧疚的很。

    楚青青的怀里抱了一个包袱,让人值得注意的是,她身旁融九娘也拿了一物,细长细长的被包裹着,更像是来兴师问罪的。不然独四方不会这么胸有成竹,不然她们岂会有理由大步朝天的上山而来,不然,看到辛尺等人被绑在即将要燃烧的木架上,楚青青还是率先朝着独四方走了过去。要知道,辛尺可是她的二师兄,此刻山上她唯一的亲人。

    瘸残兄弟一到,竟然一同去到了独四方的身边,二人都是恭敬地向独四方行礼,随后也没有再回楚青青的身边去。自融九娘愤怒的眼神里不难看出,他们两个这是成了独四方的人。

    刚等楚青青停了下来,独四方便问她道:“怎么样,你们所看到的,是真是假?”

    楚青青面目呆滞,牢牢地抱着怀里的包袱,无话可讲,只是抬头看向了木架上被捆绑的日凡。在这时,融九娘撑开了手上包裹的东西,渐渐地众人才看清楚是一根利箭,还是一根看似普通而不简单的箭。

    日凡看出了箭的别致,辨认出是自己的箭,也开始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几天前有人亲眼看到是他杀了祁五侠,这就是他杀人时留下的证据,难道东华山的人还会留他吗?”独四方又冲程兰月大喝道。

    “祁五侠?”日凡不禁心头一愣,他说的是祁闵。

    几天前,他确实跟祁闵在一起,还在机缘巧合中救过他的性命,此时听独四方说是自己杀了他,日凡顿时又陷入了一头雾水当中。利箭确实是自己的,但自从上次分开后,他就再没有见过祁闵,日凡很快便坚定的认为,这是个血淋淋的陷害。既然独四方都这样说了,那楚青青抱着的,一定是祁闵的遗骨无疑,日凡看楚青青憔悴的都失了魂,心中不免也有了愧疚。当初他是可以留下与祁闵一起的。

    程兰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明白独四方所说的,不禁也看向了日凡。正在这时,被牢牢定住的辛尺突然又发起疯来,张牙舞爪地也针对向了日凡。竟然连他都以为是日凡杀了祁闵,要跟其拼命。

    “其他人我不管,我只求你把二师兄放了。”这时楚青青竟看着独四方愣愣的讲道。

    架子上的辛尺不曾听到,继续发着疯,可一听这话,程兰月便不高兴了,随即便皱了一下眉头。

    独四方却又大笑,笑道:“你不是坚信你的二师兄已经死了吗?”

    “我是坚信他死了,也不信他会变成这副样子,但我这个做师妹的,总不能凭着一己之见就不管不顾吧!”楚青青回道。

    亏得独四方这时还能笑出来,不但如此,他还继续笑言道:“那就不好办了,这位姑娘可是要执意取他性命的。”

    他说的是程兰月,恰巧程兰月也正好在看着楚青青。楚青青与程兰月之间本没有交情,在这样的场景里面对面,心里不免都不是滋味。

    这就彰显了独四方的可怕之处。

    一则是程兰月这边想杀辛尺而又想救日凡,二则是楚青青这边想借独四方的手杀了日凡而又想救辛尺,一见此景便看出这其中深意的日凡站在高处,立刻在想独四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除了拉拢这些人为己所用,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说是变态心理的报复,一心只是想看场好戏?能让灯参这样的高人跟随在自己的身边看戏,显然又不是,日凡想着想着,脑海里便只剩下独四方那无耻的笑了。

    除了独四方与灯参,胡锦也算是个道高望重的前辈,哪知他这时竟站出来朗声讲道:“这有什么不好办,你们两个打一架不就是了,谁赢了就能决定这个人的生死。”

    “错,是这几个人的生死。”独四方却又跟着补充道。

    独四方话音刚落,突然一抬手便挥出了一道火光,只见那火光绕着木架飞速周转了一圈,将木架下方的几个火把尽数点燃。想让那火光扑上去,几乎就在独四方的一念之间,程兰月与楚青青见状,不由得便忧起心来。独四方的意思,是木架上的人同生同死,这都是她们不愿看到的。

    不愿见程兰月为难,也不愿就此认了杀害祁闵之事,日凡便再次暗运内力试图逃脱,不料他竟伤及到了肺腑,只试了两下便吐出了鲜血。程兰月在下看到,内心大急,飞身一跃便试图跳上那木架,哪知她的身子还不曾触碰到木架半分,便被一道无形的光给挡了下来,踉跄退开几步,还险些摔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