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如果我们的相拥只能隔着荆棘,那么我愿意用力、更用力一点地抱紧他!即使荆棘刺穿我的肌肤,刺进我的心脏,只要能距离他近一点、更近一点!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实验室里,或者说手术室里。

    我穿着白色的无袖长裙,平躺在一张手术床上,头顶的无影灯照着我,不远处的无菌台上是琳琅满目的各种刀具和手术器械,似乎只要再进来一个医生,就可以开始对我进行开膛剖肚的手术。

    一瞬间,我很迷惘,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在手术室里。我生病了吗?紧接着,我就想起了Violet和我昏迷的原因。

    我惊恐万分,想要立即跳下手术床,却发现身子发软,根本使不上力气。我挣扎了好一会儿,才连跌带撞地从手术床上翻滚到了地上。

    我盯着那扇代表着逃生的门,挣扎着向门口爬过去。

    突然,门被打开了,巫靓靓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

    她看到我不在手术床上,而是在地上,愣了一愣,急匆匆地朝我走了过来。

    我惊惧地挣扎着后退。

    巫靓靓停住了脚步,她不安地说:“抱歉!我以为你还在沉睡,却忘记了你体内有人鱼灵珠,不能以正常人的体质来看。”

    我已经退到了墙角,再没有了退路,反倒慢慢地平静下来。

    我仰头盯着巫靓靓,讥讽地说:“抱歉什么?抱歉你们要把我开膛剖肚吗?”

    巫靓靓的表情很窘迫,她缓缓地蹲到了地上,减少了对我居高临下的压迫感。她说:“奶奶的确曾经这么想过,她派我去海岛时,曾对我说‘那种巫术般的爱情太虚无缥缈了,我们必须做好另一个行动方案的准备’。我在见你第一面时,就没安好心,我觉得很抱歉!”

    我没有想到她这么坦白,呆呆地看了她一瞬,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巫靓靓的那个夜晚。

    她指着桌上的海螺说:“天王旁立着女王,像是娥皇女英、双姝伴君,但你可知道,天王赤旋螺是专吃女王凤凰螺的?”我以为这句点评海螺的话是对我说的,没有想到,她其实是对吴居蓝说的。她在婉转地游说着吴居蓝——食物链上,一个生物夺走另一个生物的生命很正常。

    难怪吴居蓝会在饭桌前反常地说:“我正式宣布,沈螺是我的女人,从现在开始,如果任何人再对她有任何不良企图,我都会严惩。请在采取行动前,仔细考虑一下能否承受我的怒火。”当时,我只觉得吴居蓝的话又雷又囧,如今才发现,他的话句句都有深意,他不仅仅是在警告周不闻和周不言,也是在警告巫靓靓和巫靓靓背后的Violet。

    原来,我以为新朋旧友相聚、温馨浪漫的晚餐,一桌六个人,除了江易盛和我,其余四个人的心思压根儿不在晚餐上,也一点没有觉得气氛温馨浪漫。

    真是讥讽啊!

    我苦涩地问:“你们现在想把我怎么样?”

    巫靓靓沉默了一瞬,说:“奶奶希望你能把人鱼灵珠还给Regulus。”

    我看了眼无菌台上放置的手术刀,问:“你们现在已经有自信可以强行拿回灵珠了吗?”

    “距离《小美人鱼》的故事已经过去了上千年,女巫的知识和技术都有了很大的进步。不过,我们还从来没有做过这事,只是一种理论上的自信。奶奶想要的最佳方案当然是你能心甘情愿地同意。”

    看来他们的打算是我同意最好,如果我不同意,他们也不介意强行剖开我的身体。我说:“你们这么做,吴居蓝知道吗?”

    巫靓靓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背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一言不发地沉默着。

    吴居蓝肯定知道巫靓靓她们的企图,但是,从一开始,他就严厉地警告了巫靓靓。甚至,他特意带着我来纽约,安排了盛大的酒会,当众下跪求婚,举行了一个相当正式的订婚仪式,应该也是为了让Violet他们承认我,不至于乱来。

    我想起了他对Violet他们说的那句话:“沈螺是我选定的生命伴侣,从今日起,我们分享生命赐予的所有荣耀,也分担生命带来的所有苦难。”

    当时,我就被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可直到今日,我才真正地完全理解了这句话背后的千钧之重。

    我含着眼泪,笑了起来。

    巫靓靓看到我的表情,轻轻扯了扯嘴角,说:“幸好我一早就打消了奶奶的念头,告诉她绝不可能欺骗你这是老板的意愿。”

    我问:“你们这样对我,不怕吴居蓝发怒吗?”

    巫靓靓盯着我,表情十分复杂,“怕!但……我们没有选择!”

    我说:“吴居蓝现在在哪里?江易盛的检查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吧!”

    巫靓靓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

    她走到操作台前,按了一个按钮,百叶窗缓缓升了起来,我这才发现整整一面墙都是用玻璃做的。

    我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打开窗帘,不耐烦地瞪着站在玻璃墙前的巫靓靓。可是,当百叶窗升起到一半时,朦朦胧胧中,我看到了一条克什米尔蓝宝石般色泽瑰丽的蓝色鱼尾,在水波里轻轻摇曳。

    吴居蓝!

    我从来没想过会在陆地上的某个屋子里看到他的人鱼形态,差点失声惊叫,立即手脚并用,迅速地爬到了玻璃墙前。

    整个屋子就是一个长方形的容器,三面墙是坚硬的金属,朝着我们的一面墙是玻璃,很像海洋生物馆里那些飬养鲨鱼的巨大鱼缸。

    “鱼缸”大概有四米多高,里面有三米深的海水。吴居蓝下半身浸泡在水里,颀长硕大的蓝色鱼尾像是美丽的蓝色绸缎般随着水波轻轻荡漾。他的上半身浮在水面上,头无力地低垂着,明显处于昏迷状态。蓝黑色的头发飘散而下,半遮着脸,看不清他的面容。

    他的手臂上缠绕着铁链,双臂被迫张开,犹如古希腊神话中受难的神祗般,被扯成了一个“十”字形。八根粗粗的铁链一端固定在屋子的上下八个角,一端紧紧地缠绕在他身上,像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将吴居蓝锁了个结结实实。

    他们怎么敢这么对吴居蓝?!

    愤怒像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让我竟然一下子站了起来。我扑到巫靓靓身上,想要掐死她。

    巫靓靓没有反抗,声音嘶哑地说:“我们……只是按照老板的命令行事。”

    我愤怒地吼叫:“吴居蓝会命令你们这样对他?不管你们怎么对我,我都能理解,毕竟你们是为了吴居蓝好!可你们要是敢伤害他,我就算死也会拖着你们一块儿死!”

    巫靓靓眼睛里满是泪花,“江易盛像他爸爸,遗传性精神病发作的概率是89%。”

    我一下子愣住了,89%?这个概率简直是在说江易盛必然会变成疯子!

    巫靓靓的眼泪顺着脸颊滚落,她说:“老板为了帮江易盛治病,不得不恢复人鱼的形态。经过老板的治疗,江易盛现在的发病概率可以控制在6%以下。”

    我一方面为江易盛感到高兴,一方面更加愤怒,讥讽地质问:“这就是你的报答方式吗?还是,从一开始就是你的计策,你利用江易盛的病把吴居蓝诱进你们的陷阱?江易盛只是你的一个诱饵?”

    巫靓靓盯着我的眼睛,一字字说:“沈螺,我爱江易盛,一如你爱老板!我们这么做真的是老板的命令!”

    我相信了她说的话,慢慢地松开了掐着她脖子的手。

    我整个人都趴在了玻璃墙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吴居蓝。

    里面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就是我们这边的灯光。透过玻璃墙,影影绰绰地照到吴居蓝身上。他的皮肤异常白皙,缠绕在他身上的铁链却是黑褐色。水波荡漾间,光影忽明忽暗,那些铁链就好像化作了无数条毒蛇,正在将他缠绕绞杀。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轻飘飘地响起:“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巫靓靓说:“老板为了给江易盛治病,过度使用了自己的精神力。就像一个人过度使用肌肉,必然会承受肌肉拉伤劳损的疼痛,老板现在正在忍受过度使用精神力的痛苦。只不过,这种痛苦远比我们想象的强烈。老板怕自己失控下会把这个研究室摧毁,所以让我们用最坚硬的钛合金链条锁住了他。”

    我喃喃自语:“过度使用精神力?”吴居蓝之前肯定有过激烈的挣扎,他身体上有鳞片覆盖的地方还好些,没有鳞片覆盖的前半身,几乎被链条磨得皮开肉绽。

    Violet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人鱼的精神力和他的灵珠息息相关,失去了灵魂之珠的人鱼应该很难使用精神力。我完全没有想到Regulus还能使用人鱼的歌声。即使有满月的帮助,那天晚上他也应该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才能完成这件对他而言已经是能力之外的事。其实,凭Regulus的力量,他完全可以直接杀了所有人,永绝后患。但是,只因为你是人类,他不想让你有心灵负担,就宁可自己去承受恐怖的痛苦。就像现在,只是因为江易盛是你关心在乎的人,Regulus就不惜代价地去救他。”

    我看着被铁链重重锁缚、遍体鳞伤的吴居蓝,眼睛里涌起了泪水,忍不住拍了一下玻璃墙,低声骂:“真是个傻瓜!”

    Violet说:“在我们眼里,Regulus还很强壮,可实际上,作为人鱼里力量最强大的种族,他已经很虚弱了。小螺,你愿意心甘情愿地把你体内的人鱼灵珠还给Regulus吗?”

    我慢慢地转过了身子,靠着玻璃墙,看着Violet。

    Violet说:“你有任何想做却未做的事情,我们都可以代你完成!你的亲人只有爸爸和妈妈,可是你爸爸和你妈妈都已经各自有了幸福的家庭。即使没有了你,他们的生活也不会受任何影响!在这个世间,你没有任何牵挂,可以平静地离开!我保证你不会感到任何疼痛,就像睡觉一样,你会沉入一个宁静温馨的美梦中……”

    “奶奶!”巫靓靓面露不忍,出声想打断Violet的话。

    Violet却完全没有理会巫靓靓,而是目光专注地盯着我,循循善诱地说:“你不是爱Regulus吗?现在就是Regulus最需要你奉献出你全部爱意的时刻!”

    “我愿意”三个字在我的舌尖上徘徊,并不是因为Violet魔女般的游说,而是因为我真的心甘情愿。当我在湖边,想清楚自己的心意,转过身朝着公寓走回去时,我就已经做了决定。

    “我……”

    突然,我感觉到背部传来一阵震动,立即回过头,看到吴居蓝颀长硕大的蓝色鱼尾正在上下拍打,打得水面上浪花翻涌。他的身体剧烈地挣扎着,被铁链拉在空中的双臂青筋暴起,连藏在手指里的锋利指甲都露了出来。八条粗粗的铁链被拽得簌簌直颤,整个屋子都跟着有点摇晃。他像是一头发怒的猛兽,似乎就要挣脱锁链,飞扑过来。

    我着急地拍打着玻璃墙,大声地叫:“吴居蓝、吴居蓝……”

    巫靓靓一边熟练地操作着仪器,一边安抚我说:“只是又一轮疼痛发作了,过一会儿就会过去。”

    我整个人趴在玻璃墙上,紧张担忧地看着吴居蓝,却对他的痛苦束手无策。

    Violet站在我身侧,急促地说:“Regulus应该快醒了,你如果想要救他,就必须尽快做决定!只要你说一声‘愿意’,Regulus就不用再忍受痛苦的折磨!当他再次醒来时,就会恢复全部的力量,想在海洋里生活,就在海洋里生活;想在陆地上生活,就在陆地上生活。难道你不希望Regulus继续自由自在地活下去吗?”

    怎么可能不希望呢?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去交换他的幸福!

    但是,他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我凝视着被铁链捆住的吴居蓝,对Violet说:“你说过‘爱情是世界上最神奇的巫术,它能让自私者无私、怯懦者勇敢、贪婪者善良、狡猾者愚钝’。”

    “我是这么说过!”

    “你只说对了爱情的一面,爱情还有另外一面,它会让无私者自私,勇敢者怯懦,善良者贪婪,愚钝者狡猾。”

    Violet像是不敢相信一样,惊讶地瞪着我,“你说什么?”

    我说:“面对深爱的人时,不管多么善良无私的人,都会变得贪婪自私,不愿分享,只想独占,贪婪地想让他只对自己一个人好,最好能更好、再更好一点,越多越好;不管多么勇敢愚蠢的人,都会变得怯懦狡猾,因为有了牵挂、有了担忧,会为了爱人,怯懦地忍受原本不能忍受的一切,也会在爱情里变得猜忌多疑起来。”

    Violet不耐烦地问:“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对爱情的理解太自以为是了!就算是不顾一切的牺牲也要问对方愿不愿意接受!否则,也许给予的不是幸福,而是遗恨!”

    Violet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也恶狠狠地瞪着她,“要么你现在用强迫的办法逼我就范,要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