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高等智慧生物,怎么可能因为不能讲话就无法沟通?手势、文字、绘画都可以交流啊!

    而且,就算人鱼公主不能说话,只要她愿意,完全可以找一个中间人转达。她的姐姐,还有女巫,又没有失去声音,都可以去告诉王子真实的情况。与其说,人鱼公主是因为失去了声音,无法告诉王子一切,不如说是她自己选择了不把一切告诉王子。

    不过,我最不能理解的是故事的后半段。女巫给了人鱼公主一把锋利的匕首,让人鱼公主去杀掉王子,只有王子的鲜血和生命才能让人鱼公主返回大海,继续活下去。

    故事为什么会变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呢?难道一个女孩得不到男人的爱情,就必须杀了他,才能拯救自己吗?

    我正浮想联翩地推敲着这个童话故事,突然,门铃声响了。

    我立即拿着书,往楼下冲,快到门口时,才反应过来,不可能是吴居蓝,他知道开门的密码。但是,也不可能是陌生人,否则大堂的前台和开电梯的David不会让他上来。

    我打开了监视器,站在门外的居然是Violet。

    我想了想,打开了门。

    Violet微笑着问:“我能进去坐一会儿,和你聊几句吗?”

    “请进!”

    我走进厨房,询问:“咖啡还是茶?”

    “茶,不用准备奶和糖了,我和中国人一样,已经爱上了茶的苦涩。”

    “这样的话,那我请您喝工夫茶。”

    我端出整套茶具,为她冲泡了一壶中国的大红袍。

    Violet一边喝茶,一边拿起我随手搁在沙发上的《安徒生童话》。

    Violet微笑着问:“有没有觉得自己很幸运,竟然遇到了童话故事中的人鱼?”

    我说:“我是很幸运,不过不是因为遇见了童话故事中的人鱼,而是因为遇见了吴居蓝。”

    Violet说:“请不要觉得我今天来意不善,我对Regulus绝对忠心。”

    我喝着茶,未置可否。她刻意挑吴居蓝不在的时间来见我,肯定不仅仅是为了和我喝茶聊天气。

    Violet沉吟了一瞬,说:“Regulus应该告诉过你,他上一次来纽约时,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

    “说过。”

    “Regulus品性高贵,肯定没有告诉你是谁出卖伤害了他。”

    “没有。他只是说一个好朋友请求他在战场上保护她的情人,他为了救那个男人,不小心暴露了身份,没想到战争刚结束,那个男人就设计陷害了他。”

    “好朋友?竟然仍然认为是好朋友……”Violet喃喃重复了好几遍,对我说:“那个出卖了Regulus,给他下药,联合外人把他抓起来的人是我的太爷爷。”

    我放下茶杯,惊疑地看着Violet。

    “那个请求Regulus保护她的情人,后来又带着人放火烧了Barnum Museum剧院,冒死把Regulus救出来的人是我的太奶奶。那场大火不仅烧毁了一座大剧院,还烧死了十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我的太爷爷。”

    Violet苦涩地笑了笑,“从某个角度来说,我的太奶奶亲手杀死了太爷爷,那场大火之后,奶奶说太奶奶一生再没有笑过。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太爷爷,更因为她觉得愧对Regulus。如果太奶奶能亲耳听到Regulus依旧认定她是朋友,没有介意那件严重伤害到他的事,她一定会非常开心。”

    Violet把《安徒生童话》放到我面前,“既然你已经见到了真正的人鱼,请允许我向你介绍侍奉人鱼的女巫。我的太奶奶、奶奶都是追随侍奉Regulus的女巫,我也是!”Violet对我优雅地弯腰行礼。

    “什么?女巫?”我神经再坚强,也被吓了一跳。

    Violet笑着说:“很奇怪吗?每个人鱼故事里都有我们女巫的存在啊,虽然常常扮演着邪恶的角色!”

    我讷讷地说:“只是没有想到……女巫也是真实存在的。”

    Violet说:“在欧洲历史中,女巫是不可缺少的重要篇章,我们当然是真实存在的了。你对女巫的了解是什么?”

    我不好意思地说:“我对欧洲历史没什么了解,只是在好莱坞的电影里看过女巫。穿着黑衣服,戴着尖帽子,骑着大扫帚,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

    Violet笑着说:“这个世界充满了无穷的可能性,但我的家族和我认识的女巫都没有能力骑一把扫帚就可以在天上飞,虽然这的确很环保,值得提倡!”

    我禁不住笑了笑。

    Violet说:“我们家族和人鱼的结缘要上溯到十五世纪罗马教廷对女巫的捕杀。最早导致猎杀女巫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你说的那种‘特殊能力’,而是因为当时有这么一群女人,她们识字、研究人体和动植物、会配制药物帮人疗伤救命,并以此为生。但是,她们的存在危及罗马教廷的信仰推广。1484年,两位教士亨利希和耶科布写了《女巫之槌》,在罗马教皇英纳森八世的支持下发动了‘女巫审判’,对女巫进行追捕和猎杀。几百年间,几十万女性,有的研究数据说是上百万,死于猎杀女巫的酷刑下。我的祖先非常幸运,她们遇见了人鱼,在人鱼的帮助下,平安地度过了那段黑暗恐怖的日子。”

    Violet说:“现在提起‘猎杀女巫’,听的人没有什么感觉,只觉得是个很遥远的名词,可只有身处其间的人才会明白在罗马教廷的支持下,这个法案的影响力有多么深远和多么恐怖。你猜猜最后一起审判女巫的案子发生在什么时候。”

    我想了想说:“一八几几年?”

    Violet摇摇头,“1944年,女巫海伦·邓肯被英国政府逮捕。”

    我吃惊地说:“1944年?”

    Violet微笑着说:“你看!对女巫的迫害,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遥远。1735年英国通过了《巫术法案》,直到1951年才被丘吉尔废除。你可以想象从1484年到19世纪末,我的祖先们的生活是多么艰难。从十五世纪,我们和人鱼缔结盟约开始,我们就追随侍奉人鱼族,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救了我们,也不仅仅是因为女巫和人鱼一样被人类视作异类,还因为人鱼一直帮助我们继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研究我们的‘邪恶巫术’,人体的秘密,每个植物、每个动物的秘密。从过去到现在,女巫都渴望了解这具肉体里藏着的秘密,想要更健康的体魄,更年轻的容颜,更长寿的生命……以前被视作异端,只有人鱼认可我们的执着,但现在……我们被叫作科学家。”

    Violet自嘲地笑了笑,说:“现在,每个女人比过去的女巫更疯狂地追求容颜的年轻美丽!羊胎素、人胎素、玻尿酸、肉毒素……各种神奇的巫术都被看作了合理的存在,即使那些研究通灵的女巫也只是在研究‘超自然现象’。我的祖先一直在幻想这一天的到来,没有人鱼的帮助和资助,我们坚持不到今天。”

    Violet凝视着我,非常诚恳地说:“我们欠了人鱼很多很多,我们家作为Regulus一族的追随者,更是欠了他很多很多。请你相信,我对Regulus的爱与忠诚绝对不会比你少。”

    我丝毫不怀疑她对吴居蓝的忠诚,但是,就如同婆婆肯定都深爱自己的儿子,可对儿媳妇嘛……我说:“您今天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Violet端起一杯茶,安静地喝完后,说:“安徒生从他的角度讲述了《小美人鱼》的故事,你想不想听一下从女巫的角度讲述的《小美人鱼》故事?”

    我一直知道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谨慎地说:“如果和吴居蓝有关,我才会想知道。”

    Violet说:“人鱼和我们人类的进化方向不同,人类更倚重科技这些外力,人鱼的进化却一直是围绕自身。每个人鱼的体内都有一颗珍贵的灵魂之珠,人鱼的灵珠和他们的精神力息息相关。”

    我问:“什么叫精神力?”

    Violet说:“很难用我们人类的名词去精确定义,简单地说就是不像强壮的拳头、锋利的牙齿这些眼睛能直接看到的肉体力量。比如,人鱼的歌声就是他们精神力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还有,人鱼和海洋生物之间的神秘沟通方式,人鱼像海豚一样的回声定位,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都算作人鱼的精神力吧!”

    我点点头,表示大概明白了。

    Violet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人类王子去大海游历,一条从来没有去过陆地、也从来没有见过人类的小人鱼好奇地跟随着王子的船,一直偷看他们。很不幸,王子的船遇到了暴风雨,掉进了海里。小人鱼想救他,可惜她自己还不够强大,暴风雨又实在太大,王子还是被淹死了。小人鱼很内疚,舍不得王子就这么死去,一时冲动,将自己的灵魂之珠给了人类王子。有了人鱼灵珠的力量,王子死而复生……”

    我忍不住打断了Violet的讲述,好奇地问:“难道周老头说的起死回生术真的存在?”

    Violet解释说:“所谓的起死回生只是一种相对而言的概念,一种对我们还不了解的技术的敬畏称呼。比如,我们现在切开大脑、移植内脏,已经很寻常,可如果让古人看到,肯定会震惊地说是起死回生的秘术。人鱼只是可以通过自己的灵珠救活溺水而亡的人,而且时间有严格的限制,对人类别的绝症并没有办法。”

    我点头,“明白了!”

    Violet继续讲述:“本来,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用自己珍贵的灵珠去救人类的人鱼,小人鱼不是第一个,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反正人鱼的寿命远比人类漫长,她只需耐心等候,等到人类王子死了,把灵珠拿回来就好了。小人鱼救活了王子后,决定把王子送到陆地上,为了确保王子获救,小人鱼把他送到了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当她躲在礁石后,看到昏迷在岸边的王子被人救走后,她放下心来,打算返回深海,没有想到却被人类的渔船发现了。因为海上的风暴和救王子,小人鱼已经非常疲惫,在逃离人类捕捉的过程中,小人鱼受了重伤。她必须拿回自己的灵珠,否则她就会死去。但是,王子一旦失去了灵珠,就会死去。”

    我听得整颗心都吊了起来,明明知道故事的结局,依旧紧张地问:“小人鱼去找王子拿回自己的灵珠了吗?”

    Violet说:“人鱼虽然是力量强大的种族,却喜好和平,从来不随意杀戮。人鱼灵珠的转让原则也不是杀戮,而是心甘情愿。如同人鱼要心甘情愿让出灵珠去救王子一样,王子也必须心甘情愿放弃灵珠,人鱼才能拿回自己的灵珠。可是有谁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呢?小人鱼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求助于追随自己家族的女巫。女巫是人类,很了解人类天性中的自私自利,想让一个人类为小人鱼舍弃生命,绝无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让他爱上小人鱼。我奶奶说过‘爱情是这世界上最神奇的巫术,它能让自私者无私、怯懦者勇敢、贪婪者善良、狡猾者愚钝’。小人鱼在女巫的帮助下,上了陆地,来到了王子的身边,但是,王子已经爱上了那个把他从海岸边救回并悉心照料他的人类少女。不管小人鱼是多么美貌聪慧,多么努力地想引起王子的注意,王子自始至终都没有爱上她,而是一直爱着那个心地善良的人类少女。无可奈何下,女巫准备了锋利的匕首,想要帮小人鱼强行拿回灵珠。但是,小人鱼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品性正直、对爱情忠贞的王子。不管女巫和姐姐们如何哀求,她还是心甘情愿地再次放弃了灵珠,化成泡沫死去,用自己的漫长生命换了人类王子短暂的一世欢愉,甚至他都完全不知道小人鱼为他所付出的一切。”

    Violet低下头,用纸巾轻轻地擦去了滑下的泪珠。

    Violet的眼泪让我心里惊涛骇浪,恨不得自己只是置身于噩梦中,只要醒过来,就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努力告诉自己只是一个故事,一个很遥远的故事而已……但是,我比谁都清楚,Violet怎么可能特意跑来,只是单纯地给我讲一个故事,还讲得自己潸然泪下?

    Violet抬起了头,目光犀利地盯着我,就好像锋利的匕首,抵着我的命脉,不允许我有任何退路。

    我声音颤抖地问:“如果人类有了……人鱼的灵珠,她的身体会……会……有什么征状?”

    “表面上不会有任何异常变化,医院里的检测仪器也完全检测不出来。她不可能长出鱼尾,不可能突然就能在水里来去自如,也不可能寿命变长。但是,她的身体会变得比以往更好,几乎不会生病,就算生了病也康复得比别人快。”

    我喃喃说:“原来……竟然是这样啊!”

    Violet说:“Regulus……”

    我站了起来,努力克制着内心的震惊和恐惧,对她说:“请你离开!”

    Violet急切地说:“小螺,让我把话说完,我必须要告诉你……”

    我指着门,厉声说:“我和吴居蓝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来必须告诉我!有什么话,你让吴居蓝来亲口告诉我!”

    “小螺,Regulus……”

    我一下子情绪失了控,捂着耳朵尖叫起来,“我让你离开!离开!马上离开……”

    Violet急急忙忙地朝门口走去,“好的,我离开,我立即离开!”她站在门口,高声说:“小螺,我知道你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我说的一切,我会等你的决定。”

    门重重地关上了,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依旧捂着耳朵,一动不动地站着。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不去听,就可以当作它不存在的。

    隔着朦胧的泪光看出去,四周依旧是熟悉的一切,可是,原本的一屋温暖已经变成了刺骨寒凉,无边无际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将我从头到脚淹没,让我连喘息都觉得艰难。

    我惊慌失措、什么都没带地逃出了屋子,隐隐约约听到前台和我说话,我充耳不闻,径直走出了大厦。

    我没有分辨方向,随意地走着,反正也没有能去的地方,只是想远离一下吴居蓝。

    冷风吹到身上,带来刺骨的凉意。

    我觉得我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地思索一下,但是,身体内的每一寸地方都充斥着惊恐和愤怒,让我的大脑一片混沌苍凉,不知道能想什么,也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不停地走着。

    走着走着,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湖泊,不知不觉中我就停下了脚步。

    虽然我也算是个在海边长大的孩子,可我对水的感情并没有比其他人类更深厚,直到我爱上了吴居蓝——来自海洋深处的人鱼,我才真正爱上了水。

    任何时候,看到蓝色的水面,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微笑。吴居蓝的谐音是吾居蓝,我爱的人居住在蓝色的水里呢!

    因为爱上了一个人,所以爱上了和他有关的一切。所有代表他的一切,都会让我觉得温暖幸福。

    但是,现在我看着湖面,却没有了温暖幸福的感觉。

    因为,我会忍不住地去想那些吴居蓝给我的温暖和幸福,究竟是因为我,还是因为我身体内的人鱼灵珠?

    我站在湖边,静静地凝视着湖面,回想着遇见吴居蓝后所发生的一切。

    那个悲伤的清晨,我拉开了门,他倒在了我家的院子里。

    赤裸的双脚上伤痕累累,他应该走了很多的路,才艰难地找到了我。一百多年过去了,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语言、文字、交通工具、通信方式……全部都变了,他肯定没有想到自己会那么狼狈地出现在我面前。

    吴居蓝并不是没有接触过人类社会、不解人情世故的人鱼,他肯定明白那么落魄狼狈的他让我喜欢上几乎绝不可能,但是“绝不可能的可能”竟然发生了……

    我双手交叉,贴放在了胸前。

    难以想象,这个身体内竟然有属于吴居蓝的东西。

    当年,高祖爷爷帮助了吴居蓝,吴居蓝应该慷慨地允诺了满足高祖爷爷的一个愿望。对海上的渔民而言,最害怕的就是淹死在大海里,吴居蓝用能“起死回生”的灵珠作为报答,让高祖爷爷不再畏惧下海。但做了一辈子渔民的高祖爷爷和曾祖爷爷都没有用到,爷爷也没有用到,我却在七岁那年意外溺水。

    原来,我经常做到的噩梦是真的,我真的曾经死亡过,只不过,爷爷用吴居蓝馈赠的灵珠救活了我。

    原来,茫茫人海中,吴居蓝和我的相遇,并不是毫无因由。他是特意寻我而来,为了取回他的灵魂之珠。

    难怪刚见到他时,我总会被他的一个眼神就吓得心惊胆战,不是我胆子太小,而是我动物的本能,感觉到了他对我的杀意。

    他那骄傲淡漠的性子,估计一想到居然要委曲求全地想办法让我心甘情愿地爱上他,就很郁闷、很不耐烦吧!肯定恨不得一掌劈了我,直接把属于他的东西拿回去。反正有恩于他的是我的高祖爷爷,他已经用“借出灵珠一百多年”的实际行动报答了。

    可惜,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他昏倒在了我的脚边,我对他有了“滴水之恩”,他只能在“一掌劈死我”还是“让我心甘情愿归还”之间纠结……

    我忍不住微微地笑了起来,真可恶!本来是他有求于我,我可以享受一下美男的引诱和追求的,但是,他竟然完全无视规则,硬生生地把一切变成了我想尽办法去讨好他、追求他!

    我心甘情愿地爱上了他,他不但不张开双臂热烈欢迎,还一次又一次冷酷地推开了我!真是可恶啊!

    渐渐地,刚刚发现一切的惊恐和愤怒平静了,只剩下绵绵不绝的悲伤缠绕在心头,随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尖锐地痛着。

    我冲着蓝色的湖面笑了笑,轻声说:“本来应该惩罚一下他的欺骗,玩一下失踪,让他好好着急一下,可是……我舍不得让他着急担忧呢!”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才对我好,我爱他却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我可以不清楚他的心意,但我不可以不清楚自己的心意。

    我转过身,朝着公寓的方向,脚步坚定地走了回去。

    经过一段僻静的林荫小道时,一声呼唤突然传来:“沈螺!”

    我停住脚步,回过头,看到了Violet。

    Violet快步走到我面前,目光炯炯地盯着我,殷切地问:“你想清楚了吗?”

    不是不理解她的心情,但还是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我冷冷地说:“想没想清楚,都是我和吴居蓝之间的事,不用你管!”

    我转身就要走,却突然感觉到后颈传来针扎般的疼痛。

    我回过头,震惊地看着Violet。

    她拿着一个已经空了的注射器,喃喃说:“对不起!”

    我张开了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摇晃的虚影。我身子发软,脚步踉跄,努力地想抓住什么,却只看到Violet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最后变成了一片漆黑。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