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也许真如他所说,漫长的岁月已经把他锻造得十分坚强,不会受伤,也不会脆弱,更不用说委屈这种情绪。可是,我还是为他觉得委屈。

    我不知道吴居蓝到底在船外的哪里,也许只是远远地辍在船后,但我刚才故意大声说了那么多话,以吴居蓝的非人听力,应该能捕捉到我的声音,也应该会赶到附近。

    “扑通”一声,我落进了冰冷的海里。

    即使闭着眼睛,完全拒绝看到让我恐惧的水,可依旧能清晰地感受到死亡一般的黑暗迅速将我包围。海水像黏稠的浓浆一般堵塞住我的每个毛孔,恐怖的窒息感席卷了我的每根神经,和噩梦中的感觉一模一样。

    刹那间,理智完全溃败,我本能地挣扎起来,甚至张开嘴想要呼吸,似乎水面就在头顶上方,只要扬起头、吸进氧气,就会摆脱这恐怖的窒息感。

    突然,一双强壮的臂膀将我用力地拥进了怀里,张开的嘴也被他用唇封住了。

    我睁开眼睛,惊恐地看着他。

    他的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腰,唇紧贴着我的唇,湛蓝的双眸凝视着我,似乎在安慰我:不要怕!不要怕!我在这里!

    此时此刻,我正在海底,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被水包围着。但是,我正在这世上最温暖的怀抱里,氧气源源不绝地从他的唇间渡到我的唇间。静下心去感受,没有记忆中的可怕窒息,也没有记忆中的恐怖死亡,肌肤相贴、唇齿相依,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旖旎。

    我忍不住伸出手,环住了吴居蓝的脖子。

    他知道我已经平静下来,一手搭在我的头顶,一手紧搂住我,突然加速游动起来。因为速度太快,急速掠过的水流变得有若实质,从裸露的肌肤上划过时,竟然有切肤的刺痛感。如果不是他的手掌撑在我头顶,帮我卸去了一部分力,应该会更加疼痛。

    “哗啦”一声,吴居蓝带着我从海下升出了海面。

    我急急忙忙四处张望,目力所及,已经看不到周不闻他们的船,一轮金黄的圆月下,只有无边无际的大海在一起一伏。

    平安逃离!

    我忍不住欢畅地大笑起来!

    吴居蓝在我头上敲了下,“还笑!这么冷的海水你也敢跳下来,完全不要命了!”

    他面色不善地盯着我,似乎还要训斥。我双手攀着他的肩膀,突然在他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他愣住了,我笑嘻嘻地看着他,有本事你再训我啊!

    你再训,我就再咬!

    看他不敢再吭声,我得意扬扬地放开了他,“别以为你武力值比我高,我就没有办法对付你!”

    吴居蓝盯着我,对我微微一笑。

    我毛骨悚然,“大事不妙”的念头刚刚升起,忽然间,就觉得天旋地转,似乎整个世界都颠倒过来,我忍不住“啊”一声惊叫。

    然后,我发现不是世界倒了,而是我倒了下来。我像是躺在草地上一样,平躺在海面上,而吴居蓝正压在我身体上方。

    我喃喃说:“这不科学!”身体微微动了一下,才发现他长长的尾鳍柔软地打了个卷,裹着我的下半身,他的双手拥着我的上半身,让我稳稳当当地躺在了海面上。

    我忍不住动了动双腿,又蹬了蹬脚,发现我仍然稳稳地平躺在海面上。我胆子大了起来,动作也变得剧烈了起来。他尾鳍的力量温柔却又强大,并没有给我强硬的束缚感,可不论我如何折腾,他都能卷住我,让我绝对不会掉到水里。

    我正欢快地动着,突然发现吴居蓝的身体变得很僵硬,他面无表情地盯着我,眼眸深处似有什么在熊熊燃烧……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卷着我双腿的尾鳍不是无知无觉的玩具,而是……吴居蓝的下半身。

    我的下半身,他的下半身,而且是没有穿衣服的下半身……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下半身的感觉变得十分敏锐,明明穿着一条牛仔裤,却好像什么都没有穿,每一寸肌肤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尾鳍的触碰……

    我全身僵硬、一动不动,呆呆地看着吴居蓝。

    吴居蓝嘴角轻扯,面无表情,却声音沙哑,满是蛊惑地问:“还有胆子再咬一下吗?”

    我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他的嘴唇,皎洁的月光下,犹有水珠的嘴唇像是带着露珠的玫瑰花瓣,让人想……我的心“扑通扑通”狂跳,立即移开了目光,刻意地越过他的面孔,看向头顶的苍穹。

    墨蓝的天空中,悬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犹如宫崎骏的动漫般梦幻完美,可更梦幻完美的还是月光下的那张俊美容颜,似乎整个浩瀚苍穹都变成了幕布,只为了凸显出他的容颜。

    吴居蓝说:“如你所愿,我们继续来完成那个未完成的吻!”

    声音刚落,他含住了我的唇。

    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吻,甚至就在刚才,我还戏弄地吻了他一下。可是,这一刻,当他真正开始吻我时,我才明白,我们这才是第一次接吻。

    温柔灵活的舌,坚硬锋利的齿,像一条喷着火焰的水龙,既毫不留情地焚烧着我、炙烤着我,却又柔情满溢地抚摸着我、安慰着我。在他的强势和温柔前,我的神魂刹那间被搅了个粉碎,无助地随着他飞上云霄,轰然炸开,变成了漫天绚丽的烟花。

    一吻结束,我喘着气,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到了吴居蓝的颈窝里。

    吴居蓝沙哑着声音问:“弄疼你了吗?”

    我老实地点点头,“但是……更快乐!连疼痛都是快乐的!”

    吴居蓝笑了起来,“下次,我会更小心的。”

    我贴着他的脸颊,低声说:“我也会学习如何避开你锋利的牙齿的。”

    吴居蓝紧紧地抱着我,一句话都没有说。

    突然,我打了个喷嚏。

    吴居蓝忙问:“冷吗?”

    我想说“不冷”,可是寒意已经从每一寸肌肤涔透进我的身体里面,被夜晚的冷风一吹,我开始忍不住打哆嗦,根本没有办法撒谎。

    我说:“刚才还不觉得冷,这会儿开始觉得有点冷了。”

    吴居蓝说:“人类的体温临界点是33摄氏度,一旦体温低于33摄氏度,肌肉就会失去控制,器官机能就会失常,陷入昏迷或痉挛。现在的海水只有7摄氏度,一般人浸泡在这样的海水中,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体温就会低于33摄氏度。”

    我苦中作乐地说:“原来《泰坦尼克号》的悲剧结尾,科学原理是这个。我小时候看的时候还奇怪,水又没结冰,人怎么会冻死呢!”

    吴居蓝显然没看过这部风靡全球的爱情电影,没听懂我的冷幽默。他手搭在我的颈窝,测试着我的心跳,“你最多再坚持半个小时。”

    我开始算时间,冲锋艇开了半个多小时,我又在周不闻他们的船上待了一个多小时,也就是说,即使开船也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开回我们的游艇所在处。我试探地问:“能游回我们的游艇吗?”

    吴居蓝说:“如果我带着你,大概四十分钟能到达游艇,但你的体温会降得更快,也许十几分钟后就会陷入昏迷。”

    我开始觉得我跳下海的举动有点莽撞了,难怪吴居蓝只是尾随着周不闻他们的船,并没有冲动地想要救我,他很清楚我的肉体是多么脆弱。

    我讷讷地问:“现在我们怎么办?”

    吴居蓝说:“尽量保持你的体温,等Violet来。你被带走后,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了她,她会派人开直升飞机来接我们。”

    我一下子振作了起来,捶了一下他的肩膀,“你故意吓我!”

    吴居蓝直立在水里,打横抱起了我。他背向风吹来的方向,替我挡住了冷风,“从现在开始,尽量缩起你的身体,减少热量流失,但必须一直和我说话,保持神志清醒。”

    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峻性,一边努力地像个婴儿一样缩到他怀里,一边忐忑地问:“Violet是不是没有那么快?”

    吴居蓝凝视着我说:“你不会有事的。”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也没有再问。

    我看着身周的茫茫大海,笑嘻嘻地问:“这里没有街道名、没有标志性建筑,Violet怎么找到我们?”

    “手机有全球定位功能,只要我选择开放权限,Violet自然能锁定我的经纬度,你不阅读说明书的吗?”

    “哦,这样啊!”美剧里演过的,只是我一时没想起来而已。不过,我也真佩服吴居蓝,估计除了他,没有人真会把手机、电视机、电饭煲的说明书从头看到尾,并且一字不落地记住。

    我东拉西扯地问:“不是说运动产生热量吗?为什么你要让我缩起身子呢?”

    吴居蓝说:“陆地上,通过运动让身体散发热量,衣服这些保暖物会把热量留在体表。但在海里,衣服都是湿的,你运动产生的热量没有办法留在体表,很快就会被冰冷的海水带走,反倒会加速消耗你的体温,和发烧时用湿毛巾冷敷来降低体温是一个道理。”

    “哦,这样啊……难怪Jack让Rose爬到板子上,没有让她游泳呢……”

    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僵硬,虽然脑子里仍然牢牢地记着吴居蓝的话,坚持和他说话,保持神志清醒。可是,不仅肌肉被冻僵了,连思维都好像被冻僵了,不是我不想说话,而是完全想不到要说什么。

    吴居蓝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我的嘴唇,“小螺,和我说话。”

    “嗯,我、我想想……想……”我又闭上了嘴巴。

    吴居蓝问:“你为什么会突然跳下海?我看船上一直挺平静,本来想等Violet来后,再行动。”

    我一下子清醒了,这么重要的事我却一直没顾上告诉他。

    我强打起精神说:“周不闻的爷爷在找起死回生药,他说我的高祖爷爷见过鱼神……就是鲛人。他在我家的那面铜镜里找到了一幅鲛绡做的海图,他相信鲛人懂得长生不老,能治好他的病,帮他起死回生。”

    吴居蓝不悦地说:“这就是你突然跳下海的原因?”

    “嗯!不能让他们……发现你。”

    “我不是说了,用我交换你的安全是可以的吗?”

    我生气了,“吴居蓝,你个神经病,你把自己当什么?你以为什么都可以拿来做交换的吗?我可以用金钱或者其他东西去交换我的安全,但我能用自己的心脏去交换我的安全吗?我把心脏割给了别人,我还能活吗?”

    吴居蓝沉默了一瞬,低下头,额头抵着我的额头,说:“可是,我不是你的心脏,它不能自己回到你的胸膛里,我却能保证自己回到你身边。”

    我其实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却恶狠狠地威胁:“你再说,信不信我咬你!”

    他笑了起来,轻轻地在我唇上啄了一下。

    我喃喃说:“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有些东西是绝对不可能放弃的!”

    他说:“好!”

    不知不觉中,我闭上了眼睛,迷糊了过去。

    吴居蓝重重咬了一下我,逼我睁开眼睛,“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会有暖和的毯子了。”

    我精神了一点,“Violet……要来了吗?”

    吴居蓝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逗引着我和他说话,“你怎么把我给你的戒指送人了?那可是我们的订婚戒指!”

    “戒指……是可以交换的,你再送我一个好了,可以更大一点!”

    “好,我再送你一个更大的!你猜猜那个人有没有告诉周不闻你跳海了?”

    “没……没有。”

    “他没有说,但应该被发现了。”吴居蓝笑了笑说:“小螺,我们有客人来了,正好借他们的烈酒和毯子一用。”

    我昏昏沉沉,脑子不太管用,根本没理解他话里的意思,就说:“好!”

    轰隆隆的马达轰鸣声传来,我以为是Violet来救我们的飞机,精神一振,清醒了几分,人也变得有了力气。可是仔细看去,竟然是周不闻他们的船去而复返。

    我不明白,以吴居蓝的听力,不可能现在才知道船来了,为什么不提前离开呢?

    我立即就想到了,唯一的原因就是我。

    我的体温已经接近人类体温的临界点,肯定坚持不到Violet来了。如果不及时救治,也许会出现器官冻伤。

    吴居蓝这是打算用敌人的物资来救我了,可是……

    刺眼的灯光照亮了黑夜,让藏匿变得很困难,两艘冲锋艇四处巡弋,还有身着全套潜水装备的人正在待命。

    船上的扩音器里传来周老头激动到疯狂的声音,“沈螺,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的男朋友吴居蓝就是!吴居蓝就是!哈哈哈……他肯定知道让我活下来的办法!”

    我心里一寒,他怎么会知道?难道是我哪里露了馅?

    吴居蓝猜到我所想,低声说:“和你没有关系!我身上的疑点很多,周不闻只是没有往那个方向想,只要他接受了周老头的想法,迟早会联想到我。”

    是啊!吴居蓝的斫脍视频、客栈上的牌匾、会武术、神秘身份……这些都是周不闻知道的。

    周老头在船上走来走去,兴奋得手舞足蹈,完全不像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沈螺、吴居蓝,你们出来,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你们放心,我决不会伤害你们!”

    我着急地对吴居蓝说:“沉下去!趁着他们还没发现你……沉下去!”

    吴居蓝没有动,扫了眼冲锋艇上的人,淡淡说:“他们手里拿着的仪器是雷达生命探测仪,可以用于搜救落水的人类,我们的游艇上也有。我看过说明书,五十米以内,他们仍旧会发现我们。你买的手机防水袋,水深超过二十米,就会因为水压而失效,手机会立即失去信号。”

    看到他们操作着那个仪器搜来搜去,我几乎要哭出来,无力地拍着他的胸膛,“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不管多深都可以!快点沉下去!要不你自己先游走,反正我快要被冻死了,让他们先救了我去,你速度那么快,肯定能躲开……”

    吴居蓝用自己的唇封住了我的嘴,看我不再说话了,他抬起头,盯着我,神情冰冷地说:“永远不要再对我说放弃配偶的话,我一生只择偶一次!”

    我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吴居蓝,眼里渐渐盈满了泪花。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在我胸前不停地振动。

    我脑子发蒙,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我的电话会响。

    吴居蓝说:“沈杨晖的电话,你爸爸的手术结果应该出来了。”

    我看向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的船和冲锋艇。

    接电话吗?

    就是放弃最后的逃走机会!

    不接吗?

    这可是有关爸爸安危的电话!

    吴居蓝说:“这是你一直在等的电话,接电话!”

    我哆嗦着手,颤颤巍巍地拿起了手机。

    “喂?”

    “手术很成功,爸爸没有事了!医生说应该能完全康复!姐姐,谢谢你的医生朋友……”

    听到了爸爸平安的消息,我本来想立即挂断电话,可是手机中传来的那声“姐姐”让我一下子傻掉了。

    沈杨晖似乎也觉得不好意思,急匆匆地说:“我妈叫我了,我挂电话了,不和你说了!”

    但是,他并没有立即挂断电话,而是又快速地说:“姐,你不用赶来上海,反正见到我妈就是吵,搞得大家都不愉快,很没意思!等明年暑假我和爸爸去海岛看你,我会想办法让我妈留在上海,只我和爸爸去看你!到时候你带我出海去玩啊!拜拜!”

    我呆呆地拿着手机,怀疑自己的听力已经被冻出问题,出现了幻听,沈杨晖竟然叫了我“姐姐”?

    几声大叫,从冲锋艇上传来,“找到了!找到了!”

    我回过神来,危机已经迫在眼前,顾不上再思索沈杨晖诡异的“姐姐”了。

    “那边!在那边!”

    他们在仪器上发现了我们的位置,冲锋艇朝着我们的方向开来。

    雷达生命探测仪应该只能锁定人类生命特征的我,对吴居蓝完全没有用。如果吴居蓝肯放弃我,想要逃走轻而易举。

    但是,既然他不愿意,那么,不管什么,我们都一起承担吧!

    两艘冲锋艇、一艘大船,朝着我们的方向,成三角合围的阵势包抄过来。

    吴居蓝却没有一丝紧张,从容不迫地拿起手机,给Violet打电话,“你不用赶来了,我要先处理一点事情,处理完,再联系你。”

    吴居蓝挂了电话,对我说:“我要完全变形了,会不能发出人类的声音。”

    我全身打着寒战,点了点头。

    如同看电影的快镜头,我清楚地看到了他的变化。

    鳞片像是迅速结冰的冰面,从他的腰部迅速地向上蔓延,逐渐覆盖了整个背部,又继续向上,覆盖到肩头和后颈。鳞片的颜色从克什米尔蓝宝石般的深蓝逐渐变淡,直到水晶般的浅蓝。然后,鳞片又从肩头顺着两只手臂往下蔓延,逐渐覆盖了整条手臂,颜色从水晶般的浅蓝逐渐加深,到手腕时是蓝宝石般的深蓝。随着鳞片覆盖过青筋暴起的手背,手也发生了变化,手指变得细长,指间生出相连的蹼。鳞片的颜色到指尖时已经变得蓝得近乎发黑。

    我感觉我依靠的怀抱变得如同钢铁般牢靠,他的两条胳膊坚硬如石,似乎无坚不摧。

    随着他身体的变化,他的面容也开始有了变化,眼眶更加深陷、眉骨更高、鼻梁更挺、鼻翼更窄、下颌更突出。眼珠和头发本来都只是黑中带着一点蓝,现在却完全变成了克什米尔蓝宝石般的蓝色,和他的尾鳍是一个颜色。

    吴居蓝看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突然低下头,把他的脸几乎贴到了我的脸上。他故意地朝我张开了嘴,一颗颗白森森的利齿,和鲨鱼的牙齿一般锋利,充满了骇人的力量。

    我即使已经被冻得马上就要失去意识,仍旧忍不住咧开嘴,僵硬地笑了笑。不是因为他锋利的牙齿长得多么好笑,而是,他已经不再担心会吓到我了,反而开始用自己的锋利獠牙来故意吓唬我,只能说明他知道我爱的就是他,不管何种面貌,我都深爱,所以他可以任意地做自己。

    船上的探照灯照向我们所在的这片海域,我们俩被笼罩在了一片白惨惨的光芒中。

    吴居蓝却没有任何反应,依旧低着头,温柔地凝视着我,似乎说着:没有关系,如果实在坚持不了,就睡吧!

    我精疲力竭,眼皮重得怎么撑都撑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