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到他们的意思,祈求地看向游艇上的周不闻。

    周不闻没理我,从游艇跳到冲锋艇上,漫不经心地对周不言说:“船舱里的人是江易盛和巫靓靓。江易盛无足轻重,可巫靓靓是Violet的孙女。对能干的下属而言,死了老板说不定是好事,但死了孙女,没有人会善罢甘休。”

    周不言点点头,对身旁的男人凶巴巴地说了两句话,那个男人不敢再吭声。

    我放下了悬起的心。

    周不言下令说:“开船!”

    马达轰鸣声中,冲锋艇带着我向黑黢黢的大海深处行驶去。

    半个多小时后,冲锋艇靠近了一艘大船。

    周不言率先带着人上了船,一边往前走,一边说:“不闻,你带着沈螺去见爷爷吧!我回房间换件衣服洗个澡,晚点再过去陪爷爷。”

    周不闻说:“好!”

    我被押到了船上,起先说话的那个精瘦的东南亚裔男人过来,搜我的身。从我的口袋里陆陆续续搜出纸巾、唇膏、护手霜和几枚糖果,他看都没看,直接扔进了海里。我努力地收紧小腹,不想他发现我藏在衣服里的手机。

    他检查完外面,不满地皱了皱眉,命令我解开大衣。

    我一边不得不解开大衣,一边心里紧张地想:怎么办?怎么办?要被发现了……

    已经走到船舱里面的周不闻等得不耐烦了,回头问:“好了吗?”

    男人说:“没有手机。”

    我讥嘲地说:“在游艇上!你们突然就把我抓了过来,难道我还有时间去带手机?没看连钱包也留在游艇上了吗?”

    男人看了一眼不耐烦的周不闻,接受了我的说法。他掀开我的大衣,检查了一下有没有暗袋,又扫了一眼我绝不可能有衣袋的套头羊绒衫,让开一步,表示放行。

    周不闻带着我,沉默地向前走着。

    直到走到一个房间外面,他停住了脚步,轻声说:“我爷爷想见你,为了你自己好,说话态度好一点。”

    他敲了敲门,有人说:“进来!”

    我们走进了一个布置奢华的大房间。落地大窗前,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沙发上,正在品尝红茶。他穿着三件套的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一副马上就要去参加盛宴的样子,可凹陷的脸颊、浑浊的双眼、泛白的嘴唇,让我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爷爷,我们来了。”周不闻说完,恭敬地站到了一旁。

    “不言呢?”

    “她说先回房间洗个澡,换件衣服。”

    周老头嗤笑,“女大外向,她是想让你一人独领这份功劳。”

    周不闻低着头说:“我明白。”

    周老头盯了一眼周不闻,眯眼看向我,和蔼地说:“你就是沈螺吧?不闻可是经常提起你,我早就想请你过来见一面,但不闻总是坚持要用温和的方法,不想惊动你,没想到最终我们还是要按照我的方式来见面。”

    我看到房间里有单独的卫生间,突然计上心头,做出尿急的样子,问:“能让我用一下卫生间吗?”

    周老头好笑地问:“他们连卫生间都不让你用吗?”

    我不悦地说:“之前在汽艇上,周围都是拿着枪的男人,没被打死就不错了,我还敢提要求上厕所?后来一上船,就被押到这里来了。”

    周老头笑指了下卫生间,绅士地说:“请自便。”

    我立即走向卫生间,进去后先反锁了门,抬头看看四周,这是周老头自己的卫生间,应该不可能安装监视器。

    我一边真的用马桶,一边急急忙忙掏出手机,检查声音,果然不是静音,幸亏一路之上没有人联系我。

    我赶紧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然后给吴居蓝发短信,没有时间打字,只发了一个:“5?”

    我坐在马桶上,手上合掌,把手机夹在手掌中间,默默地祈求着:回我!回我!回我……

    手机轻颤,回复到了。虽然还没看到他写了什么,但知道了他还活着,一直被挑在刀尖的心终于回到原处。我激动得差点哭了出来,含着泪花,吻了下中指上的蓝色钻石戒指。

    我怕外面的人起疑,不敢多待,站起身,一边冲马桶,一边看短信。

    吴居蓝的短信也很简短:船外平安。

    我一下子觉得心安了,他就在船外的海里,纵然这是龙潭虎穴,只要知道我不是孤单一人,我就什么都不怕了。我发了条短信:平安有人再联。

    我打开水龙头,任由水流着,先迅速地把三条短信删除,以防万一被他们发现了手机,暴露了吴居蓝。

    我依旧把手机贴身藏在毛衣里面,紧贴着肚皮。照了下镜子,确认外面看不出来后,我快速地洗了下手,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我走到周老头面前说:“能给我一杯水吗?”

    周老头这次没有立即答应我的要求,而是微笑着说:“你不好奇我们究竟想要什么吗?”

    “好奇!”确认了吴居蓝平安无事后,我变得很镇定,既然已经见到了幕后的大BOSS,不妨就好好地探探来龙去脉。

    周老头说:“你认为我们想要什么呢?说对了,我就允许你坐下和我喝杯茶。”

    “刚开始,我以为你们是图财,想要那两块石头,后来发现你们根本不在乎几百万人民币。准确地说,就算是几百万美金,你们也不在乎。”今天晚上那阵仗不是一般家底的人能搞出来的,周老头一定比我想象的更加有钱有势。

    周老头笑了笑,自负地说:“周家不敢说大富大贵,但绝对没有缺过钱。”

    我说:“我弟弟说你们花了120万买走了沈家的铜镜,可我觉得,那面铜镜并不是你们的最终目的。如果你们只是想要铜镜,以周不闻和我的关系,老早就打听到那面铜镜到了我继母手里,不可能等到现在才去找我继母买。”

    周老头笑着点头,对周不闻说:“是个聪明姑娘,不言比不上她。”

    周不闻说:“我喜欢的就是不言的简单直接。”

    我没理会他们的拉家常,继续说:“我的推测是,你们并不确切地知道自己究竟在找什么,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和沈家老宅有关。你们是因为在沈家老宅里一直没有发现,才寄希望于那面被我继母拿走的铜镜,毕竟那也是老宅的旧物。”

    周老头鼓了两下掌,表示我全部推测对了,“请坐。”

    我没客气地坐到周老头的对面,周老头拿起桌上精美的茶壶给我倒了一杯茶。

    我一口气喝了大半杯,解了渴后说:“大吉岭茶,你是下南洋的华人后裔?”

    周老头端起镶着金边的白瓷茶杯,品了一口说:“小姑娘怎么不猜我是第一代的过番客呢?”

    “乡音易改、旧习难弃,如果你是第一代下南洋的华人,就算喝红茶,也肯定是紫砂壶的工夫茶,不会用英式的茶具,更不会喝这种地道的印度红茶。”

    “乡音易改、旧习难弃!”周老头颇有感触地叹了口气,“我爷爷的确是喝了一辈子的工夫茶,连带着我爸爸也深受他影响,茶具一定要用紫砂壶。”

    原来是下南洋的过番客,难怪行事胆大心狠。爷爷曾说过,当年过番的人,都是从死路里寻一条生路,但凡在海外能闯下一片基业的都不是泛泛之辈。

    我问:“那面铜镜应该又让你们失望了吧?”如果铜镜里就有他们找的东西,我就不会被带到这里来了。

    周老头说:“这次你可猜错了!”

    猜错了?我意外地愣住了。

    周老头把两张放在他手边的照片递给我,“照片上的东西就是在老铜镜里面发现的。”

    照片上是一张薄薄的似绢非绢、似革非革的白色东西,上面画着一幅地图,我看了一会儿,看不出所以然,疑惑地看向周老头,“这是什么?藏宝图?”

    周老头呵呵地笑了起来,他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周不闻说:“爷爷,我出去看看不言。”

    周老头目光犀利地盯了周不闻一瞬,说:“你留下吧!我相信你也很好奇我到底让你和不言在沈家找什么!不过,记住了,下面的话你听到耳里,记到心里,绝对不能再从口出!”

    周不闻说:“是!”

    周老头定了定神,问我:“你相信世间有起死回生药吗?”

    我怀疑自己幻听了,“你说什么?”

    周老头又问了一遍,“你相信世间有起死回生药吗?”

    他竟然是认真的!我用看疯子的目光看着周老头,干脆地说:“不相信!”

    虽然我亲眼见过了童话故事中的人鱼,甚至相信有外星生命的存在,但是起死回生药……完完全全不相信!

    个体的生命怎么可能长存?我相信浩瀚宇宙中,包括我们的地球,有生命漫长的生物,寿命以千年、甚至万年计,但是,一切生命的终点都是死亡,不外乎是时间长短的差异。

    比如,朝生暮死的蜉蝣、春生秋死的昆虫,相较它们,我们人类数十年的生命简直像长生不死;可乌龟能活数百年、玳瑁能活上千年,在人类眼里,它们才算得上长寿。

    可是,不管是低级物种,还是高级物种;不管是寿命长、还是寿命短,只要有生,就肯定会有死。这是宇宙不变的定律,因为连孕育生命的星体,甚至整个宇宙,都会湮灭。

    周老头说:“这世间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不相信起死回生,唯独你应该相信!”

    “我?”

    周老头神秘地笑了笑,话题一转,问我:“知道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的故事吗?”

    话题还真是越来越诡异了,我说:“知道!”

    周老头说:“秦始皇派徐福带队出海去寻找长生不老药,后人多认为秦始皇是被徐福骗了,可骗子骗人通常是为了获得利益,以当时的航海技术,徐福离开富饶的内陆,去危险的海上无异于寻死,世间有这样自寻死路的骗子吗?我倒更倾向于认定徐福坚信海上有长生不老药,他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追寻自己的信念。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秦始皇和徐福都认定长生不老药在海上?海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让古人对于海上有长生不老药确认不疑?”

    我刚开始还听得漫不经心,可他越往下说,我越心惊,如果徐福见过吴居蓝的族人,把对方的寿命漫长、容颜永驻理解为长生不老,不就是会幻想对方有长生不老的办法吗?

    周老头问:“你相信鲛人的存在吗?”

    我霎时间心里惊涛骇浪,却一点异样也不敢流露,尽力装出不感兴趣、百无聊赖的样子,“起死回生药,长生不老药,鲛人,你不会接下来要和我谈五维空间和外星人吧?”

    周老头没理会我的讥嘲,自顾自地说:“中国有鲛人的传说,‘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西方有人鱼的传说,欧洲一直流传着人类女子Agnete和人鱼相恋的故事,安徒生还根据这个民间传说写了一部诗剧《Agnete and the Merman》,这个你大概不知道,但肯定知道他的另一个故事《The Little Mermaid》……”

    我装作不耐烦,打了个哈欠,“你抓了我来就是想说服我海里有人鱼存在吗?”

    周老头露出如邻家爷爷一般的慈祥微笑,我却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周老头说:“我爷爷告诉我,曾有个打鱼人亲口告诉他见到了鱼神,说鱼神上半身是人身,下半身是鱼尾,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人鱼,或者说鲛人吗?”

    周老头盯着我说:“那个亲眼见过鱼神的打鱼人就是你爷爷的爷爷,我记得他的外号叫沈鱼仔,爷爷说因为他水性好得就像一条鱼,人又瘦小,他们就都叫他鱼仔,本名反倒没有人叫了。”

    我再也装不出不在乎的样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周老头。因为高祖爷爷的水性实在神乎其技,虽然事隔百年,渔民里仍有关于他的零星传说,所以我一直都知道高祖爷爷外号鱼仔,有不少老渔民都说他是鱼神的儿子。

    周老头露出缅怀的神情,“当年我们家在沙捞越,我是爷爷最小的孙子,父亲为了尽孝,让我去陪伴腿脚不便的爷爷。爷爷快去世前,总给我讲这个沈鱼仔的故事,我以为是他瞎编的故事,从来没有当过真,等后来发现有可能是真的时,爷爷早已死了几十年,很多事都无从求证。”

    事关我的祖先,我忍不住问:“你爷爷到底讲了些什么?”

    周老头说:“如果不是事关你我,其实就是一个最寻常的民间传说,所以我一直没有当真。在一个美丽的海岛上,有一个叫沈鱼仔的贫苦少年,他经常受人欺负,却勤劳又善良,水性在一群年轻人中最好,所以被叫作鱼仔。一天,他冒着暴风雨出海打鱼时,捞到了受伤的鱼神,他不惜代价救了鱼神,鱼神为了报答他,传授了他秘术。从此沈鱼仔变得更加善于泅水,能采到别人采不到的珍珠,捉到别人捉不到的鱼。后来,他买了渔船,盖了大屋,娶了媳妇,幸福地生活着。”

    的确如周老头所说,这事如果不是事关自己,怎么听都是一个宣扬善有善报,鼓励人们多多行善的民间传说。

    周老头说:“爷爷说沈鱼仔有一次喝醉后,告诉他鱼神送给他的秘术是起死回生术,能让他死而复生,所以他不再怕水了。”

    我回过神来,嗤笑地摇摇头,“我高祖爷爷死了,曾祖爷爷死了,爷爷也死了,如果有起死回生术,或者长生不老术,他们怎么会死的?”

    周老头皱着眉头,烦躁地说:“我不知道!但我查到的越多,就越相信爷爷的话。你们家一定有人鱼传授的秘术,我也一定要找到!”

    我把他递给我的两张照片还给他,讥讽地说:“你找到了,一定要告诉我一声。”

    周老头说:“我爷爷说他因为失手打死了人,决定只身下南洋。临走前,和他关系最要好的沈鱼仔拿了一幅海图给他看,说是海里的鱼神送给他的。爷爷照样绘制了一份,之后许多年,爷爷靠着那幅鱼神传授的海图几次死里逃生,最终在南洋站稳了脚跟。”

    我不禁腹诽,常年在海上漂荡,靠着海图才能站稳脚跟,如果不是做船运,就是做海盗。看周老头这副模样,十之八九是做海盗了。

    周老头似乎看透了我所想,带着点自傲,坦然地说:“爷爷做过很多年海盗,后来金盆洗手,带着一帮兄弟开起了船运公司。那幅被爷爷视作命根子的海图,我们这些儿孙都见过,但是,没有一个人相信爷爷的话,都认为是老爷子为了树立威信、故弄玄虚。”

    周老头举起那两张照片,热切地盯着我,“可我现在亲眼看到了爷爷说的那幅海图,沈鱼仔的海图!研究人员已经发来了研究数据,绘制这幅海图的材料非常特殊,不是现知的任何一种材料,我怀疑就是典籍中记载的鲛绡。等地图送到美国,进行完更细致的分析,就可以证明我所说的一切了!只要沈鱼仔的海图是真的,那么他所说的起死回生术也肯定是真的了!”

    一个垂垂老矣的将死之人,却因为贪婪,双眼迸发出烈火燃烧般的欲望。我看得心惊肉跳,唯一的念头就是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吴居蓝的真实身份,否则,他会化身为魔鬼,做出难以想象的恐怖举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老头太过激动,引发了病势,他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咳得好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周不闻立即拿起电话叫人,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跑了进来。

    周不闻想上前帮忙,周老头暴躁地推开了他,示意他离开。

    周不闻恭敬地说:“爷爷,那我先带沈螺下去了,等爷爷身体好一点了,你们再聊。”

    周老头不耐烦地挥挥手。

    周不闻带着我离开了。

    走廊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把我和周不闻的脚步声完全地吸去,白惨惨的灯光照着狭窄的通道,让人有一种沉闷的压抑感。

    我脑子急速地转动着,必须要想办法尽快离开,否则万一他们发现了一直尾随的吴居蓝,或者吴居蓝因为担心我,做出什么举动,引起他们的注意,都会变成不可想象的劫难。

    我主动开口,打破了沉默,“江易盛的事谢谢你!”

    周不闻的脚步慢了一点,“我以为你会因为吴居蓝恨死我。”

    “吴居蓝的事和你无关。”

    周不闻扫了眼四周,说:“我搜查你们的游艇时,悄悄扔了两个救生圈下去。也许等我们走后,吴居蓝会自己爬回游艇上。”

    虽然我知道吴居蓝根本不需要,但难得他还有这份心……我沉默着没有说话。

    到了走廊尽头,周不闻一个拐弯,带着我走到了甲板上。

    冰冷的海风猛地吹了过来,我一个激灵,脑子变得格外清醒。

    周不闻走到我身旁,“你爸爸的事,我很抱歉!我让他们用金钱和平地解决这事,没想到会发生车祸。”

    “我继母那个脾气,怪不得别人,沈杨晖说她竟然在车上打架,结果她没事,我爸爸却生死难料。”

    我们这种家庭复杂的人,除了我们自己,别人都不知道该如何评论。周不闻安慰我说:“听说是上海最好的医生,叔叔会平安的。”

    我停下脚步,说:“我爸爸现在生命垂危,如果我们沈家有起死回生药,我早就给我爸爸用了!我真的完全不知道,甚至听都没听说过什么起死回生药!”

    周不闻说:“我相信你!”

    我说:“那个疯老头明显就是病入膏肓,因为贪生怕死,偏执地追逐一个虚妄的幻想,难道你要一直跟着他一起发疯吗?”

    我刻意地用了贬义称呼去叫周老头,观察着周不闻的反应,周不闻却依旧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没有任何不悦,显然对周老头没有什么感情。

    周不闻说:“我是不相信,但是,爷爷说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你怎么解释你高祖爷爷非同寻常的水性,还有藏在铜镜里的海图?”

    “我高祖爷爷的水性谁都没有真正见过,也许只是因为他运气好,又的确水性好,采到了别人没有采到的珍珠就被人夸大其词了。至于藏在铜镜里的海图,也许是机缘巧合,高祖爷爷从哪个达官显贵那里得来的,不敢说真话,假托鱼神赏赐……”

    我正在努力地说服周不闻,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我的话。

    “你们在聊什么?”周不言脸色不悦,带着一个拿枪的大汉从船舱里走了过来。

    周不闻微微一笑,坦然地说:“在聊刚才爷爷说的一些事。”

    周不言脸色稍霁,“听说爷爷又不舒服了,我们去陪陪他吧!”

    周不闻说:“好!”他指了指我,对那个带着枪的大汉下令:“把她带去关起来。”

    周不言笑眯眯地挽住周不闻的胳膊,转身就走。

    我提高了声音,大声说:“周小姐!周不闻对我的感情只是小伙伴的感情,因为我们俩特殊的家庭,我们也算是患难之交,所以他对我多了几分关心和照顾。你不但不应该生气,还应该高兴他这么做。”

    周不言停住了脚步,回过头,“你什么意思?”

    我第一次如此感谢周不言的高傲做派,她不屑走回来和我对话,正好方便了我继续大声地说话:“证明你选对了男朋友!女人想要什么样的男人?不就是对自己有情有义的男人嘛!如果他能那么轻易就对我和江易盛下狠手,只能说明他不念旧恩、薄情寡义,今日他对我们这些小伙伴都这么长情,明日只会对你更长情,毕竟你才是那个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人。”

    周不言明显被我的话打动,却刻意地板着脸,对我冷冰冰地说:“我们的事,不用你管!”说完,她拉着周不闻扬长而去。

    周不闻回过头,狐疑地看了我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

    如他之前所说,对于能干的下属而言,老板死了,不见得是坏事。尤其是一个贪恋权势、独断专行的老板,应该没有下属会希望他起死回生、长生不老!

    押送我的大汉推了我一下,示意我往前走,我一边走,一边向着栏杆靠过去。

    “你干什么?”他拿着枪,冲我指了指,警告我老实点。

    我笑了笑说:“这是大海,又不是小河,难道我还指望跳下去游到岸边吗?而且你的老板可是知道我有恐水症,绝不可能自己跳下水!”

    我摘下了手上的蓝色钻戒,举在他眼前,“这枚钻戒,可以让你一辈子什么都不用干了。”

    迷离的灯光下,硕大的蓝色钻戒光芒闪耀,对追寻金钱的人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他盯着看了一瞬,好不容易收回了目光,恶狠狠地对我说:“少废话!赶快走!”

    “送你了!”我把钻戒扔给他,他下意识地伸手接住。

    我趁机翻上了栏杆,他急急忙忙地举起枪。

    我说:“你的老板见过这枚钻戒,知道这枚钻戒我绝对不可能送人。如果钻戒在你手里,你却说我送给你后跳海自杀了,绝不会有人相信!最合理的推测是什么?当然是你见财起意,为了抢钻戒把我推下了海!我劝你,最好还是带着这枚钻戒赶紧跑,算是我的封口费!”

    说完,我闭上了眼睛,一个倒仰,身体笔直地坠入了大海。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