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的行人不耐烦地摇摇头,说着“Sorry”,脚步匆匆地离去了。

    夜色越来越深,我站在陌生的大街上,看着陌生的人潮,很焦急无奈。

    突然,我听到有人叫:“小螺!”

    熟悉的中文让我如闻天籁,立即扭头看过去,隔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吴居蓝竟然站在阑珊灯火下,朝我挥手。

    我觉得自己肯定是太焦急,出现幻觉了,忍不住闭了下眼睛,又睁开,吴居蓝已经飞快地横穿过马路,到了我面前。

    “小螺!”吴居蓝看着我,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喜悦。

    我去摸他的手,感觉到他低于常人的体温,才确定一切是真实的。

    我惊讶困惑地问:“你怎么在这里?”

    “巫靓靓说把你丢了,我就来找你了。”

    “不是这个,我是说,你怎么在纽约?你怎么过来的?你都没有证件,怎么过的海关?”

    吴居蓝俯过身,在我耳畔说:“我是一条鱼,你几时见过鱼群迁徙还要带证件?”

    感觉到他的气息,我脸红了,“你早就计划好的?”

    “嗯。”

    难怪告别时,他一点离愁别绪都没有;难怪每次我流露出不想去纽约的想法时,他总会说很快就会见面。他不是轻别离,而是会来纽约陪我,一直纠结在我心里的别扭刹那间烟消云散,喜悦溢满了心头。

    我问:“你怎么找到靓靓和江易盛的?”

    吴居蓝拿出他的手机晃了晃,上面还套着淘宝买来的防水塑料袋,“你的电话打不通。”

    “我刚才也打不出去,大概是国际漫游有问题吧!”

    吴居蓝问:“饿了吗?我们去吃饭。”

    我拉着吴居蓝的手,一蹦一跳地走着,“本来约好了和靓靓的老板吃饭,但已经迟到了这么久,我现在也不想去了。你给靓靓打个电话,告诉她我不去了。”

    吴居蓝给巫靓靓拨了个电话,用流利的英文告诉她,他找到了我,我们要一起吃晚饭,让她的老板自便。

    等他挂了电话,我笑问:“你是不是但凡在哪个国家住过,就会说那个国家的话?”

    吴居蓝没有否认,只是淡淡地说:“虽然通过人类的语言也难以了解他们的心灵,但不懂他们的语言,更可怕,就像瞎子走在高速公路上。”

    他的话中隐隐流露着杀机,我当然明白,他过去的生活不会只是吟诗抚琴、喝酒舞剑,但亲耳听到,还是有点难受。

    吴居蓝揉了揉我的头,似乎在安抚我不要胡思乱想,他微笑着问:“旅途愉快吗?”

    我立即有了精神,叽叽喳喳地从坐飞机说起,一直说到我们住的公寓,对那位老板的慷慨表达了各种不理解,“……也许是我眼皮子浅、没见过世面,有点受宠若惊,总担心这位老板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另有所图……”

    一辆警车停在路边,两个警察从车里走了出来,我猛地一拐弯,硬生生地拉着吴居蓝拐进了旁边的小巷。两个警察经过时,视线扫向我们,我的心咚咚狂跳,急忙搂住吴居蓝的脖子,唇贴着他的脸颊,做出亲热的样子。

    等警察走远了,我松了口气,放开了吴居蓝。

    看到他面无表情地盯着我,我突然反应过来,忍不住骂自己:“我好蠢!简直要蠢死了!”我老惦记着吴居蓝没有身份,是非法入境,看到警察就心虚,却不想想,你好端端地走在大街上,哪个警察闲着没事会拦住你查护照?反倒是我刚才鬼鬼祟祟的样子,才容易引起注意。

    真的要被自己的智商蠢哭了!我可怜兮兮地看着吴居蓝,“对不起!我差点闯大祸,你要想骂……”

    眼前忽然一暗,吴居蓝俯身,轻轻地吻了我的唇一下,我的啰唆声戛然而止。

    他的亲吻犹如初冬的第一片雪花,冰凉柔软,刚刚碰到就消失无踪,只留下一点点湿意,证明着它存在过。

    我屏息静气,呆呆地看着吴居蓝。

    吴居蓝凝视了我一瞬,突然展颜而笑。我已经习惯了他眉眼冷峻、表情淡漠,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温柔恣意,只觉得这一刻他容颜魅惑,让我心如鹿撞,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

    吴居蓝的笑意越发深,伸手在我脸颊上轻拂了一下,一边笑着,一边牵起我的手,继续往前走。

    我彻底变成了哑巴,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吴居蓝带着我走进一家西餐厅,我懵懵懂懂地坐下后,才发现巫靓靓和江易盛都在。

    巫靓靓低着头,一副“我做错事、我很不安”的样子,江易盛不悦地看着吴居蓝。

    我说:“你们也来了啊?靓靓,放你老板的鸽子没有问题吗?”

    江易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鄙夷地说:“你的智商真是……无下限!”

    巫靓靓忙说:“没有问题!老板不会介意,你怎么会走丢呢?”

    “我看了下手机,就找不到你们了,是我自己走路太不专心了。”我对巫靓靓挺客气,转脸对江易盛就是另一副嘴脸,“你智商倒是有上限,我个大活人就跟在你后面,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竟然会一直没有发现我不见了?见色忘友!”

    巫靓靓刚正常了一点,又开始低头认罪状。江易盛一把抓起巫靓靓,对吴居蓝说:“我不喜欢吃西餐,我想去吃中餐!”

    吴居蓝说:“好。”

    江易盛带着巫靓靓离开了,我不解地问:“江易盛怎么好像对你有点生气?”

    “巫靓靓说你丢了,我一时着急,就斥责了巫靓靓两句。”

    我又不是小孩子,丢了还要别人负责?好像是有点过分……我试探地问:“要不你回头去给靓靓道个歉?”

    吴居蓝瞥了我一眼,自顾自地拿起餐单看起来。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他就是绝不委屈自己的性子,我也不想委屈他,决定还是自己去给巫靓靓说几句好话赔罪吧!

    我翻了翻餐单,发现是法国菜。倒不是我不喜欢法国菜,鹅肝蜗牛、鱼子酱牛排这些,偶尔吃几顿,我也是喜欢的。但今天晚上,刚刚坐过长途飞机,又在倒时差,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并不想吃这些东西。

    吴居蓝问:“你想吃什么?”

    我抱歉地说:“刚坐完长途飞机,其实,我现在最想吃一碗酸汤面。”

    “是我没考虑周到。”吴居蓝放下了菜单,带着我离开了餐厅。

    我不知道哪里有中餐馆,吴居蓝肯定对现在的纽约也不熟,于是,我提议回公寓自己做吧!

    我下午参观厨房时,发现那位老板或者那位老板的下属非常周到细致,不仅在冰箱里放了中国人常吃的食物,还在桌台上摆放了各种中式调料,连酱油和醋都准备好了。

    我含含糊糊地给吴居蓝描述了一下公寓的位置,本来没指望他能找对路,没想到竟然一路顺利地回到了公寓。

    我用自己的生日,打开了公寓的门,笑对吴居蓝说:“体会一下有钱人的奢华生活吧!”

    可是,吴居蓝对公寓的奢华装修和美丽景致没有丝毫兴趣,淡淡扫了一眼,就看向了厨房。

    我献宝地问:“是不是很好?酱油、醋,什么调料都有,连腐乳和豆瓣酱都有。”

    吴居蓝说:“凑合而已。”

    我说:“这是美国,还是个外国人的房子,不要那么挑剔了!”

    吴居蓝脱下外套,挽起衬衣袖子,走进了厨房。

    一会儿工夫,他就给我做了一碗杂菜酸汤面,给自己煎了一块牛排。

    我们坐在吧台前,一中一西地吃起来。

    明亮的灯光下,吴居蓝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黑西裤,却一举一动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高贵优雅。我偷偷瞟了一眼又一眼,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穿的衬衣我从来没有见过,看上去很不错的样子。

    我怕他尴尬,没有问这套衣服究竟是偷的还是买的。等吃完饭,我跳下高脚椅,跑去沙发上拿了自己的钱包,把一张卡递给吴居蓝,“这几天你要买东西,就用这张卡,还有……”我拿出钱包里的所有美元现金,开始数钱,“靓靓说美国用现金的机会不多,就是有时候给小费的时候需要现金,我只兑换了六百美金,咱俩一人一半,你别帮我节省,不够了我再去兑换。穷家富路,我们难得出来一次,玩得开心最重要……”

    我正絮絮叨叨地叮嘱吴居蓝,江易盛和巫靓靓回来了。他俩都清楚我和吴居蓝的经济状况,我看了他们一眼,没在意,把数出来的三百块递给了吴居蓝。

    吴居蓝一言不发地接过现金和卡,仔细地收了起来。

    江易盛和巫靓靓都目光诡异地盯着我和吴居蓝。

    “吴居蓝,你竟然拿沈螺的钱花?”江易盛的声音比他的目光更诡异。

    我不高兴了,很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回避他们,正要解释,吴居蓝笑看着江易盛说:“男人为女人花钱很容易,但男人想花女人的钱却是要有几分魅力的!江医生,你这是羡慕嫉妒、自卑抑郁了吗?”

    我很开心吴居蓝没有纠结于男人的面子和自尊问题,但还是解释说:“吴居蓝刚到美国,没时间去兑换钱。何况什么叫他拿我的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所有的钱都是他帮我赚的,我的就是他的,他拿的是自己的钱!”

    江易盛冷嘲:“我还帮我们医院赚钱呢!也没见院长说他的钱就是我的钱!”

    巫靓靓拽了一下江易盛,岔开了话题,“你们怎么没在餐馆吃饭?不喜欢我选的餐馆吗?”

    我说:“不是,是我没有胃口,只想吃一碗热汤面。”

    巫靓靓抱歉地说:“我太粗心了,没有考虑到你们刚坐完长途飞机,肯定只想吃中餐。”

    “没关系,你已经很照顾我了。靓靓,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

    我很不好意思地说:“我想让吴居蓝住在这里,可以吗?”

    巫靓靓飞快地看了一眼吴居蓝,“只要吴大哥愿意,我绝对没意见。不过,吴大哥只能住二楼,一楼是我和江易盛的地盘。”

    “没问题!谢谢你!”我开心地说。

    巫靓靓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对我们说:“我回屋洗澡休息了,各位晚安!”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江易盛道了声“晚安”,也回了自己的屋子。

    我收拾了碗筷,带着吴居蓝去参观二楼。

    吴居蓝对别的地方都是一扫而过,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只在阅览区多停留了一会儿。

    他沉默不语、目光悠长地看着书架上的书,我忍不住问:“你在想什么?”

    他伸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以前我读过的书。”

    我凑过去看,十分古老的样子,不是英语,也不是日语、韩语,对我而言,完全就是天书。

    “什么书?这是什么语言?”

    “Hans Andersen的《埃格内特和人鱼》。丹麦语。”

    Andersen?丹麦?人鱼?不就是大名鼎鼎的安徒生嘛!我说:“中文翻译应该是《美人鱼》或者《海的女儿》。”

    “你说的是《The Little Mermaid》,那是一个讲女人鱼的故事,这个是《Agnete and the Merman》,是一个讲男人鱼的故事。”

    安徒生居然还写了一个男人鱼的故事?我好奇地问:“故事讲的什么?”

    吴居蓝把书放回了书架上,淡淡说:“这个故事是Andersen根据欧洲民间传说写的诗剧,被他视作自己最好的作品之一。故事有很多版本,但大致情节相同,都是讲一个男人鱼,有着纯金般色泽的头发和令人愉悦的双眸。有一天,他遇见了一个叫Agnete的人类少女,他们爱上了彼此,决定在一起生活。Agnete和金发男人鱼生活了八年,为他生了孩子,但最终,Agnete还是无法放弃人类的生活,选择永远地离开了男人鱼。”

    我后悔好奇地询问这个故事了,尴尬地看着吴居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吴居蓝微笑着摇摇头,一手握住了我的手,一手弹了下我的脑门,“我没那么敏感,别胡思乱想!”

    我立即安心了,笑嘻嘻地握紧了他的手,他不是那个金发人鱼,我也不是Agnete,我们绝不会放开彼此的手。

    我拉着他走出阅览区,笑着说:“只有一个卧室。我睡卧室,你睡会客区的沙发?”

    “好。”

    安顿好吴居蓝后,我倒在床上,立即进入了酣睡状态。

    但是,半夜里,突然就醒了。去了趟卫生间后,翻来翻去再睡不着。我看了下手机,才凌晨三点四十几分,应该是传说中的时差了。

    我打开微信的朋友圈,刷了一遍朋友圈后,自己发了一条:“睡不着的夜,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希望不会昏头昏脑,把自己卖了都不知道。”

    除了几个点赞的家伙,竟然还有一条江易盛的回复:“不用担心,因为……你已经没大脑了。”

    我心理平衡了,看来不只我一个人有时差。

    我犹豫了下,给吴居蓝发微信:“还在睡吗?”

    等了一瞬,吴居蓝回复:“你睡不着?”

    我一下子兴奋了,“嗯,你呢?”

    吴居蓝:“也睡不着。”

    “聊一会儿天?”

    吴居蓝:“不要起来,就算睡不着,也好好躺着,否则明天还要失眠。”

    我乖乖地躺在被窝里发微信:“等两块石头卖掉,我就算小小的财务自由了,你不用再帮我辛苦地赚钱。你有什么最想做的事情吗?我可以陪你一起去做。”

    我早就发现吴居蓝是一个对物质完全没有感觉的人。因为不一样的生命形态,对他而言,世间一切都是身外之物。衣食住行里,除了对食物有要求外,别的他都无所谓,而他对食物的要求,也不是人类的金钱能满足的,他所需要的一切都在海洋里。可是,因为我还需要物质,所以他在海岛上所做的一切,不管是捕鱼、还是做厨师,都是为了帮我。这也是我为什么决定卖掉两块石头的原因,我不想让他因为我而被金钱羁绊。

    吴居蓝:“你有什么最想做的事?”

    “是我在问你。”我拒绝回答。

    我怕我一回答,他就会优先考虑我。大概因为吴居蓝的生命太漫长了,于他而言,一切都是过客,他不但对不关己身的事情漠不关心,对关系己身的事情也不太在意,反正有的是时间,现在不做,以后再做也来得及。但是,我的时间很有限。在他漫长的生命里,我的几十年短暂到几乎不值一提。可是,我希望将来,他想起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时,是精彩有趣、开心愉悦的,而不是枯燥无聊、干巴乏味的,最终连回忆的价值都没有,被淹没在他漫长的生命中。

    吴居蓝说:“我说一件,你说一件。”

    我想了想,妥协了,“好。”

    “我想你陪我去海上。”

    他的意思肯定不是乘船出海去钓鱼看日落什么的,我把他的话反复读了三遍后,回复:“我和你一起去。”

    “该你了。”

    “我已经说了。”

    “?”

    “我想和你一起去海上。不是骗你,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你一起做各种各样的事,不管是一起爬山,还是一起下海,对我而言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

    吴居蓝一直没有回复,我问:“是太感动了,还是睡着了?建议选择第一个答案,否则不利于生命安全。”

    吴居蓝哪个都没选,“天快亮了,再休息一会儿。”

    “最后一个问题,你对纽约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哪里?”

    “剧院。”

    我默默思索了一会儿,把手机放回床头柜,闭上了眼睛。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