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你一起做各种各样的事,不管是一起爬山,还是一起下海,对我而言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

    早上,我起床时,一脸憔悴,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显然没有睡好。吴居蓝肯定猜到了我失眠的原因,什么都没有问。

    我对吴居蓝说:“君子无罪,怀璧其罪。螺化玉的珊瑚石和鹦鹉螺的化石都不是爷爷的心头好,我留在手里也没有用处,我想把它们卖掉。”

    “卖给谁?”

    我眨巴着眼睛,回答不出来。这种东西总不能拿到集市上,吆喝着卖吧?

    “你联系巫靓靓,让她帮你处理这事。”

    对啊!巫靓靓说起品质和市价头头是道,肯定有认识的人。

    我问江易盛要了巫靓靓的电话号码,给巫靓靓打电话。

    听完我的意思,巫靓靓一口答应了,“我今天会帮你联系朋友处理这事。下班后,我来找你,让吴大哥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我顺便蹭顿饭。”

    巫靓靓说到“晚餐”时,声音格外愉悦,我有点莫名其妙,她这么喜欢吃吴居蓝做的饭?

    傍晚,江易盛和巫靓靓一起来了。

    巫靓靓看到桌上的菜肴,笑得连眼睛都几乎找不到。她对我说:“没想到有生之年,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说完,不等别人拿筷子,她就开始不顾形象地埋头大吃。

    我看江易盛,为了追到巫女王,他是不是该好好学一下厨艺?

    江易盛问:“大头和周不言呢?”

    “今天早上就离开海岛了。”周不闻发了条微信告诉我的,连电话都没有打。

    江易盛沉默了一瞬,一言不发地开始吃饭。江易盛是我们三个人中智商最高的,我能想到的事,他自然也能想到,只怕他爸爸受伤的事,他也有了怀疑。只不过,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前,我们两人都有点鸵鸟心理,不想谈、也不想面对。

    吃完饭后,四人围桌而坐,巫靓靓说:“我已经联系了认识的拍卖行,他们会帮我们举行个小型拍卖会,以公允的价格把这两样东西转让给喜欢它们的人。拍卖会在纽约举行,小螺,你需要去一趟纽约。”

    “啊?必须吗?我看电视上的拍卖会都不需要拍卖品的所有人出现啊!”

    巫靓靓说:“不需要你站在那里推销自己的物品,但有很多文件必须你本人亲自签署。纽约是个很值得一去的地方,你就权当是去旅游吧!我在纽约长大,对那里很熟,会一直陪着你,要不然让江易盛也一起去。”

    我犹豫地看着吴居蓝,并不是我怕出远门,而是,吴居蓝是“黑户”,根本做不了国际旅行,我不想和他分开。

    吴居蓝说:“不用担心,很快就会再见面。”

    我想了想,也行!去一天、回一天,再花一两天办事,应该四五天就能回家,的确很快就会再见面。

    巫靓靓看我没有问题了,笑眯眯地问江易盛:“你要陪我们一起去纽约吗?”

    江易盛无所谓地说:“好啊!至少可以帮你们提行李。”

    巫靓靓说:“你们俩把证件资料给我,所有事情我都会安排妥当。放心,你们会有一个精彩的旅程!”

    我总觉得巫女王的笑容好像成功诱惑到小红帽的狼外婆的笑容,让人有点想打哆嗦,但我们只是去卖东西,应该没有问题吧?如果巫女王想劫财,根本不需要让我们去纽约;如果她想劫色,反正倒霉的是江易盛!

    在巫靓靓紧锣密鼓的安排下,两周多后,我和江易盛顺利地拿到了签证和其他相关文件。

    巫靓靓问我什么时候出发,我说越快越好,还有一周就是月圆之夜,我必须赶在那之前回来。

    我和江易盛、巫靓靓乘船离开海岛,吴居蓝去码头送我们。

    我满腹离愁,满肚子担心,一遍遍叮咛着吴居蓝,电话号码写了一长串,都是我和江易盛的铁关系:医生、警察、超市老板、服装店店主……囊括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一个电话就能找到朋友帮忙。

    鉴于上一次我们俩的手机都一落进海里就坏了,我还专门从淘宝订了两个防水手机袋,和吴居蓝一人一个。让吴居蓝不管什么时候都把手机带上,有事没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不用理会时差。

    我站在吴居蓝身前,啰里啰唆、没完没了,吃饭、穿衣、岛上的安全、台风季、银行卡、身上该带的现金……平时也没觉得有那么多事要注意,可到走时,才发现各种不放心。

    出发的汽笛响了,催促还没上船的客人抓紧时间上船。我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船。

    船开后,我一直站在甲板上,直到看不到吴居蓝的身影了,才收回目光。我的心情有点闷闷的,不仅仅是离愁别绪,还因为我觉得我很舍不得吴居蓝,吴居蓝却好像并不是那么在意我的离开。

    巫靓靓大概看出了我的不开心,用很夸张的语气对江易盛说:“刚才,我看到了我活到这么大,最好笑的笑话。”

    江易盛配合地问:“什么笑话?”

    巫靓靓说:“一条生长在鱼缸里的金鱼对一条生活在海洋里的鲨鱼嘘寒问暖,担心他会在鱼缸里遇到危险。你说好笑不好笑?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我心里一惊,盯着巫靓靓问:“你为什么说吴居蓝是生活在海洋里的鲨鱼?”

    巫靓靓笑嘻嘻地说:“感觉而已,吴大哥看上去就像很厉害的人物,应该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你嘛,一看就是生活在鱼缸里的小金鱼了。”

    我松了口气,告诉自己只是个比喻而已,不要太紧张,胡乱联想。

    下了船,我们乘车去机场。

    上了飞机后,我和江易盛才发现竟然是头等舱。

    这么奢侈?我和江易盛都看着巫靓靓。

    巫靓靓说:“别担心,钱是老板出的,他要求务必让两位远道而去的客人舒适愉快。”

    “老板?”

    “就是帮小螺卖东西的公司的老板,他对两件物品也很感兴趣,应该会出价竞买。”

    江易盛问:“你为什么叫他老板?”

    巫靓靓耸了耸肩,说:“我们家族一直为他们家族打工,我也要继续为他打工,不叫老板该叫什么呢?”

    我诧异地问:“你不是医生吗?”

    巫靓靓不在意地说:“那算是兼职吧!”

    我和江易盛面面相觑,巫靓靓笑着说:“到了纽约,你们就会明白了。”

    我和江易盛相视一眼,没有再多问。

    十几个小时的旅途,江易盛有美人在侧,一路说说笑笑,很是愉快。我却因为耿耿于怀吴居蓝的“轻别离”,一直心情低落。

    飞机在纽约肯尼迪机场降落,看到异国他乡的景物,我都没有丝毫兴奋的感觉。

    来机场接我们的司机穿着笔挺的黑色制服,开着一辆加长的宾利,江易盛见到,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

    我问:“钱谁出?”

    巫靓靓说:“和我们头等舱的机票一样,老板出。”

    我嘟囔:“羊毛出自羊身上,他花的钱肯定都要从我身上赚回去,可想着不是自己付,总是舒坦一点。”

    巫靓靓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香槟酒,“庆祝我们平安到达纽约。”

    我喝了口香槟酒,看着车窗外的霓虹灯影、车水马龙,突然开始有了真实的感觉,我到纽约了!吴居蓝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明明是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可因为爱上了一个人,连对一座城的感觉都彻底变了。

    可惜,现代社会不像一百多年前,买一张船票就可以从一个大陆到另一个大陆,否则我真想和吴居蓝一起游览一下这座城市。

    我突然问:“一八八几年的纽约应该和现在很不一样吧?”

    巫靓靓说:“很不一样。不过,这是个几乎没有历史的国家,所以格外注重保存历史。很多那个年代的建筑都留存至今,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江易盛奇怪地问:“小螺,你怎么会对那个年代的纽约感兴趣?”

    我掩饰地喝了口香槟酒,“随口问问。”

    司机开着车经过一个浓荫蔽日、芳草萋萋的地方,不少树都应该有几百年了,树干粗大、树冠华美。在高楼林立的都市中,突然出现这么一块鸟语花香、生机盎然的地方,我和江易盛都不禁好奇地看着。

    巫靓靓介绍说:“大名鼎鼎的中央公园。1857年建立,美国第一个景观公园,当年这附近的地皮并不值钱,现在……”巫靓靓皱着眉头,从鼻子里出了口气,“除了政府和机构的楼,只有世界顶级富豪才能拥有俯瞰中央公园的公寓房。”

    司机把车停在了一座公寓楼前,巫靓靓说:“我们到了。”

    我看看就一街之隔的中央公园,和江易盛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们刚下车,就有人来帮我们拿行李。穿着红色制服的门童应该认识巫靓靓,对她礼貌地问候了一声,拉开了门。

    巫靓靓带着我们走进电梯,开电梯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黑人老头,看到巫靓靓,一边热情地打招呼,一边按了代表顶层的“Penthouse”电梯按钮,这也是这部电梯里仅有的两个按钮之一,另一个是代表大堂的“Lobby”。

    巫靓靓说:“这栋公寓楼是老板的资产,一直是我奶奶在打理。别的楼层都租出去了,顶层是预留给老板偶尔来住的。”

    江易盛感叹说:“你老板可真是生财有道!”

    巫靓靓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生财有道?他才不操心这个呢!老板不过是稀里糊涂买得早而已,中央公园1857年建的,老板……的家族在1852年就买了这边的地。那时候,这一带不过是一片荒地而已。”她皱着眉头,悻悻地说:“你们将来去欧洲时,看看老板在巴黎、伦敦、哥本哈根、罗马、梵蒂冈……都随手买了些什么地方会更震惊!我告诉别人买的时候都是没人要的破烂货,压根儿没有人相信!”

    电梯到达时,巫靓靓走出电梯,站在一个布置奢华的走廊里,地上铺着羊毛地毯,墙上挂着油画,天顶上吊着水晶灯。她走到大门前,在电子锁上输入了一串密码,门打开了。

    巫靓靓一边往里走,一边说:“为了方便你们出入,密码我已经叫人设置成了小螺的生日,阴历生日。”

    我忙说:“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只是借住两天,很快就离开了。”

    巫靓靓说:“都已经改好了,难道再改回去?”

    我只能说:“谢谢你和你老板了。”

    巫靓靓不在意地说:“走吧,我带你们参观一下房子。”

    我们沿着门廊,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了几乎占据了整整一面墙的落地大窗。窗外是湛蓝的天、洁白的云、郁郁葱葱的树林、清澄美丽的湖泊,甚至有好几只黑色的雄鹰在天空中盘旋飞翔。

    我惊叹,竟然能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看到犹如野外森林一般的景致,难怪中央公园四周的房子都是天价。

    巫靓靓说:“江易盛和我住楼下的客房,小螺住楼上的主人房。”

    房子很高,完全可以做成上下两层,但主人丝毫没有珍惜这个地段的寸土寸金,楼上只做了一半,别的地方都留空,以至于客厅和饭厅的天顶有五六米高,显得房子大而深,简直像一个小城堡。

    我怀着对富豪生活的猎奇心理,和江易盛先参观了一下一楼,然后去了二楼。我们发现这个房子看着像“城堡”,实际能住人的屋子很少。一楼除了客厅、饭厅和厨房,就两间卧房,整个二楼只一个大卧房,别的区域是:像个小图书馆的读书区,放着椅子和天文望远镜的活动区,摆着沙发和茶几的会客区。这些区域没有正儿八经的墙或者门,只是通过一些巧妙的摆设做了间隔,可以直接俯瞰楼下的客厅和饭厅。会客区的沙发,隔着客厅的上空,正对着那扇巨大的落地大窗,可以一边聊天,一边欣赏外面的景色。

    我对巫靓靓说:“你的老板显然把这个房子看作自己的私人领地,除了卧房,别的地方连门和墙都没有,明显是没打算邀请陌生人来住。怎么会把房子给我们住呢?”

    巫靓靓笑嘻嘻地说:“空着也是空着,给我们住,还可以省酒店费。”

    我说:“我的两样东西虽然值点钱,但肯定不是稀世奇珍,最多卖个几百万人民币,我总觉得这接待的规格过高了!”

    巫靓靓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不用多想,很快你就会明白了。”

    我只能既来之且安之,静待事情的发展。我说:“别的都随便吧!但我最多待两天,也就是大后天我一定要回中国,吴居蓝还在家里等我呢!”

    巫靓靓说:“今天晚上老板要请你吃饭,你可以直接和老板说。”

    我打了个哈欠说:“好困啊,不想吃饭,只想睡觉。”算算时间,这个点是国内的凌晨四五点,好梦正酣时。

    巫靓靓说:“洗个澡,千万别睡,坚持到晚上,否则时差倒不过来。”

    我走进浴室,准备泡澡,惊喜地发现洗发水和沐浴露都是我惯用的牌子。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却让我觉得很贴心周到,心情都好了几分。

    洗完热水澡,困意和疲惫都洗去了几分,我坐在床边,一边吹头发,一边随意打量着卧室的布置。

    床头和架子上竟然放了几只色彩美丽的海螺做装饰,让我无端地生出几分亲切感。我心想,这个富豪应该很喜欢大海,难怪他会想买我的两块石头。

    吹完头发,我站在主卧的落地大窗前,俯瞰着中央公园,发了一条微信给吴居蓝:“已平安到纽约。如果你有惦记的地方,我可以去,拍了照片给你看。”

    微信没有回复,应该是还没有起床,我把手机收了起来。

    巫靓靓敲门说:“要出去吃晚饭了。”

    “马上就好。”

    反正对方看重的是我的东西,又不是我的形象,我穿得很随便,下身烟灰色小口牛仔裤,上身直筒长袖碎花衬衣,手里拿了一件驼色的棒针毛衣开衫外套,到室外的时候可以披上。

    巫靓靓和江易盛却明显精心挑选过衣服,一个穿着紫罗兰色的小礼裙,外披羊绒大衣;一个穿着长袖衬衣、笔挺的西裤。我下去时,他们站在一起,正窃窃私语,十分登对养眼。

    我说:“我觉得我像你们的电灯泡。”

    巫靓靓只是笑了笑,江易盛也没理会我的打趣,拿起风衣外套说:“走吧!”

    巫靓靓说吃饭的地方不远,就在附近,三个人走路过去。

    我刻意地走在后面,让江易盛和巫靓靓走在前面。

    异国的街头、络绎不绝的行人、各种口音的英语,还有一对金童玉女般正发展的“恋人”,我变得格外思念某个人,忍不住又拿出了手机。

    恰好一个红灯,巫靓靓和江易盛过了街道,继续往前走,我却被留在了街道这边。我也没在意,一边翻看着手机里的照片等红灯,一边想着待会儿吃饭时偷偷溜出来,给吴居蓝打个电话。

    等红灯变绿,我抬起头时,却发现看不到巫靓靓和江易盛了。我再不敢玩手机,把手机装了起来,急急忙忙往前走,一直走了三个路口,都没有看到他们。我又往回走,在附近来来回回找了几遍,仍旧没找到江易盛和巫靓靓。

    幸好时间还早,街上行人川流不息,让我没有那么紧张,可这毕竟是异国他乡,我的英语又很一般,还是心很慌。我拿出手机,给江易盛和巫靓靓打电话。两人的手机都打不通,也不知道是信号有问题,还是我的国际漫游压根儿没开通成功。

    我想了想,决定原路返回,只要找到住的公寓,就不会丢了自己。

    只是刚才心有所思,稀里糊涂地跟在巫靓靓身后走,压根儿没有记路。我只能一边努力地回忆,一边尝试地走着,那个公寓楼没有多远,多绕几圈,总能找到的吧!

    可是我找来找去,越找越心慌,根据路程,我应该早到了公寓楼附近,却压根儿没有看到公寓楼。我尝试着用英语问路,但是我根本说不出公寓楼在哪条街道上、门牌号是多少,被问到的行人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