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江易盛急忙也举起了杯子,“我们干一杯吧!祝福小螺和吴大哥。”

    碰杯和祝福声中,气氛总算从诡异渐渐恢复到了正常。

    随着桌上食物的减少,大家吃的时间渐少,聊天的时间渐多。

    巫靓靓说:“如果我没认错,这个用来插花的海螺应该是天王赤旋螺吧?”

    “是的。”

    巫靓靓又指着插花两侧的大蜡烛说:“这两个海螺色彩瑰丽,形状犹如美人轻舒广袖、翩翩起舞,应该是女王凤凰螺。有意思!天王旁立着女王,像是娥皇女英、双姝伴君,但你可知道,天王赤旋螺是专吃女王凤凰螺的?”

    周不言吃惊地“啊”了一声,盯着桌上的三个海螺,似乎很难想象这么美丽的海螺竟然是捕食者和被捕食者的关系。

    “我知道。”我感兴趣地问:“你能认出别的海螺吗?”

    巫靓靓看着每个人面前的海螺蜡烛说:“我和江医生面前的海螺特征太明显了,颜色洁白如雪、骨刺细长绵密,很好认,是维纳斯骨螺;不言和不闻面前的海螺色泽绯艳,螺层重叠,犹如鲜花怒放,是玫瑰千手螺;你和吴大哥面前的海螺有十二条肋纹,如同竖琴的琴弦,是西非竖琴螺。”

    巫靓靓用丹寇红指敲了敲洗手的白贝壳,“这个说过了,砗磲。”

    我笑着赞叹:“全对!这些虽然不是什么罕见的海螺,但能一一叫出名字也绝不容易。我是从小听爷爷说多了,不知不觉记下的,你呢?”

    “和你一样,家传渊源,我奶奶算是海洋生物学家,从小看得多了,自然就记住了。”巫靓靓夹起盘子里剩下的鱼尾,晃了晃问:“有谁想吃鱼尾?”

    江易盛、周不言、周不闻都表示不要,我看着鱼尾,心神恍惚,一时没有回答。

    “给你!”巫靓靓站起身,笑着把鱼尾放进了我的火锅里。

    锅不算大,鱼尾不算小,半截浸在沸腾的汤里,半截还露在外面。我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被噩梦魇住,全身僵硬,竟然连用筷子把鱼尾塞进锅里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呆看着那条露出水面的鱼尾因为沸腾的热气在我面前不停地颤动。

    幸好,有人及时救了我,把鱼尾夹走了。

    我刚松了口气,却发现夹走鱼尾的人是吴居蓝,我又立即紧张起来,恨不得从他锅里抢过来。

    吴居蓝神情自若地把鱼尾烫熟,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大概因为他没有一丝异常,我渐渐松弛了,甚至为自己刚才的反应羞赧。

    本来就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这会儿闹了这么一出,我再没有胃口,放下筷子说:“我吃饱了。”

    大家也纷纷表示吃饱了,江易盛建议女士们去客厅休息,男士们留下收拾碗筷,得到了女士们的热烈支持。

    我招呼巫靓靓和周不言去客厅坐。

    巫靓靓看到客厅和书房都摆着姿态各异的海螺做装饰,礼貌地问:“介意我四处参观一下吗?”

    “请随意!有喜欢的告诉我,我送给你。不过,有些是爷爷喜欢的,我要留着做纪念。”我笑着说。

    巫靓靓一边慢慢地踱步,一边仔细地看着。我知道她是内行,不需要别人介绍,由着她去看。

    我陪着周不言在沙发上坐了,一边吃水果,一边说话。

    没多久,周不闻和江易盛都进来了。江易盛对我说:“别的都收拾好了,只剩下洗碗,吴大哥说他一个人就行了。”

    “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有扑克牌和麻将牌,你们想打牌的话,自己拿。”我端起一盘水果,去了厨房。

    洗碗池前,吴居蓝穿着爷爷的旧围裙,静静地洗着碗。我站在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他。此景此人,就是情之所系、心之所安,若能朝朝暮暮,就是岁月静好、安乐一生了。

    吴居蓝抬头看向我,我粲然一笑,快步走进厨房。

    我用水果叉叉了一块西瓜,想要喂给他。

    吴居蓝说:“你自己吃吧!”

    我把西瓜连着碟子放到了身侧的桌台上,鼓足勇气问:“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没有。”

    我试探地问:“我没有征求你的同意就当众宣布你是我的男朋友,你不生气吗?”

    “不。”

    “我、我对……那条鱼尾的反应……你失望了吗?”说到后来,我几乎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

    “没。”

    我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吴居蓝停下了洗碗的动作,看着我说:“你对那条鱼尾的反应,只是因为爱屋及乌,我为什么要怪你?”

    我像是一个受了委屈、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的人,却被最在乎的人一语道破天机,既开心,又心酸,一瞬间鼻子发涩、眼眶发红。我知道我当时的反应不妥当,但我真的无法控制。

    吴居蓝轻叹了口气,伸出满是泡沫的手,把我轻轻地拥进了怀里,温柔地说:“你对鱼尾的反应没有伤害到我。不用这么紧张我,我已经活了很长时间,敏感脆弱这一类的东西早就被时间从我身上剥离了,能伤害到我的事少之又少。”

    我没觉得他的话是安慰,反而觉得更难受了,刚才只是为自己,现在还为吴居蓝。如果坚强是千锤百炼后的结果,难道只因为有了结果,就可以忽略千锤百炼的痛苦过程了吗?

    我头埋在他的肩头,闷闷地说:“只要你在我心里一天,我就会紧张一天,紧张你被别人伤害到,紧张我不小心委屈到你,紧张你不开心,这些和你坚强或脆弱没有任何关系。”

    吴居蓝抱着我一言不发,半晌后,他笑着说:“你男朋友在海里处于食物链的最顶端,所有的鱼都是他的食物,你以后在他面前吃鱼,尽可以随意。”

    我愣了一愣,在心里连着过了好几遍“你男朋友”四个字,猛然抬头,惊喜地看着他。虽然刚才吃饭时他算是公开承认了我们的关系,但那是被我胁迫的,这是第一次,他清楚、主动地表明自己的心意。

    “我男朋友?”我忍不住紧紧地钩住吴居蓝的脖子,咧开嘴傻笑了起来。

    “哎哟!我什么都没看见……”江易盛刚冲进厨房,又遮着眼睛往外跑。

    我忙放开了吴居蓝,吴居蓝说:“你去招呼一下他们,我很快就好了。”

    “嗯。”我红着脸,走出了厨房。

    江易盛和周不闻站在厨房拐角的公孙橘树下,一个面色尴尬,一个面色愠怒。

    我猜到他们有话说,慢慢地走到他们面前时,心情已经完全平复。

    周不闻说:“小螺,你真打算找一个吃软饭的男人吗?”

    江易盛忙说:“大头,你别这样!吴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叫‘吴大哥’叫上瘾了?之前叫他一声‘吴大哥’是因为他欺骗我们他是小螺的表哥。话说白了,他就是一个给小螺打工的打工仔,不肯安分守己做事,却居心叵测打小螺的主意……”

    我截断了周不闻的话,“大头,你凭什么肯定是他居心叵测打我主意?事实是,我居心叵测打他主意!”

    周不闻讥讽地说:“就凭吴居蓝,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吴居蓝哪点比你……和江易盛差?”最后一瞬,我还是看在过往的交情上,不想周不闻太难堪,把“江易盛”加了进来。

    江易盛知道周不闻触到我的逆鳞了,忙安抚地说:“吴大哥哪里都比我们好!小螺,大头只是关心你,说话有点口不择言。”

    周不闻冷冷地嘲讽:“是啊!吴居蓝是比我们长得好看,他不长得好一点,怎么靠卖脸吃饭?”

    我也冷冷地说:“反正我乐意买!你管得着吗?”

    江易盛听我们越说越不堪,站到我和周不闻中间,脸拉了下来,“你们都给我闭嘴!”

    周不闻深深地盯了我一眼,阴沉着脸,转身就走进了客厅。

    江易盛对我说:“虽然大头的话说得难听,可你应该知道他也是关心你。”

    “关心我就可以肆意辱骂我喜欢的人了吗?”

    江易盛不吭声了。

    我问:“周不闻是不是问你吴居蓝的事了?”

    江易盛说:“是问过我,但说与不说是你的事,我不会帮你做决定。我只告诉他吴大哥是你雇用的帮手,很会做饭。”

    “你们躲在那里说什么悄悄话?”巫靓靓端着杯红酒,站在客厅门口笑问。

    我对江易盛说:“进去吧!别因为我把你的约会搞砸了。”我笑着走过去,对巫靓靓说:“我们在说你的悄悄话。”

    “说什么?”巫靓靓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我的目光掠过她脖子上亮闪闪的首饰,随口说:“你的首饰很好看,我问江易盛你戴的究竟是钻石还是水晶。”

    巫靓靓笑问:“你觉得呢?”

    我诚实地说:“很像钻石,但你戴得太多了,让人觉得应该是假的。”

    “全是真的,我从来不戴假的。”

    我暗自惊讶巫靓靓的富有,同情地看了江易盛一眼,江易盛无所谓地笑笑。

    巫靓靓优雅地坐到沙发上,手抚着钻石项链,摆了个时尚杂志上模特的姿势,笑问:“好看吗?”

    我坐到了她对面,真心赞美地说:“好看!”

    巫靓靓看着我的身后说:“吴大哥听到了吗?要赶紧准备珠宝送女朋友了,把她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我回过头,看到吴居蓝走过来,站在了我身后。我忙说:“人都到齐了,我们打牌吧!”不想再继续这个和金钱有关的话题。

    巫靓靓却依旧说:“小螺脸型好,不管吴大哥送耳坠,还是项链,戴上都会很好看的。”

    我没有办法装听不见,又舍不得让吴居蓝去面对这样的事情,只能自己挡下来,微笑着说:“我不喜欢钻石,颜色太干净了,我妈妈送了我一条钻石项链,我从来没有戴过。”

    江易盛拿着两副扑克牌,大声说:“打牌了!打牌了!”想把所有人的注意力从珠宝话题上转移开。

    周不言却让他失败了。

    “可以选彩钻。”周不言提起自己戴的项链,向大家展示梨形的吊坠,“我这个是黄钻。沈姐姐如果不喜欢黄色,蓝钻和祖母绿都是不错的选择,还有粉钻,很多女孩子喜欢的,最适合求婚用了。”

    周不言盯着吴居蓝,带着甜美的笑容,糯糯地说:“吴居蓝,你打算送沈姐姐什么样的求婚戒指?我认识很多珠宝商,不管是品牌货,还是私人渠道,都能帮你拿到最低的折扣哦!我的这条项链就打了六五折,原价要五十多万,我三十多万就买到了。”

    我一瞬间怒了,周不言明明知道我和吴居蓝的经济状况,却说这种话,摆明了要恶心我和吴居蓝。我自问,从认识她开始,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她却总是对我有莫名的敌意。

    我正要说话,吴居蓝的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轻轻按了一下,示意我少安毋躁。

    吴居蓝对周不言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从不买打折商品。”

    从小到大,我一直信奉以德报德、以怨报怨,立即补刀,“真正的好东西应该从来不会打折。”

    周不言脸色难看,甜美的笑容再挂不住,几乎咬牙切齿地说:“吹牛谁不会呢?说得好像打折了,你们就买得起一样……”

    “不言!”周不闻喝叫,阻止了周不言说出更难听的话,但已经说出口的话却无法收回。

    我平静地说:“我们是买不起……”

    “小螺,你就别再装穷了!”

    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巫靓靓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江易盛冷着脸,对巫靓靓说:“小螺应该和你还不熟,你要是喝多了,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江易盛毫不犹豫地维护我,摆明了重友不重色,我反倒对巫靓靓生不出一丝气。

    江易盛的话说得相当不客气,大家都等着巫靓靓翻脸,没有想到巫靓靓嘻嘻一笑,全不在意,“我和小螺是不熟,可是我熟这些啊!”她指着客厅里一个用来摆放盆景的灰色石头,说:“这么大块的螺化玉拿到市场上去卖,至少一百万。”

    她爱怜地拍拍灰扑扑的石头,“如果我没判断错,这块珊瑚礁里包的螺化玉应该是三叠纪时代的,不仅有赏玩价值,还有研究价值,拿到拍卖行,拍个天价也很有可能。”

    我失笑地看着那块丝毫不起眼的石头,江易盛也笑起来,挤对地说:“你说的是真的?那我们卖给你了。”

    巫靓靓瞋了江易盛一眼,“你可以质疑我的美貌,但绝不要质疑我的头脑!”

    巫靓靓一边摇曳生姿地走着,一边指着摆放在房间四处的装饰说:“森翼螺、金星眼球贝、天王宝贝、林氏纺锤螺、红肋菖蒲螺、流苏卷涡螺、龙宫翁戎螺、高腰翁戎螺、倍利翁戎螺……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啊!”

    巫靓靓停在了书房的博古架前,弯下腰盯着一个钙化的海螺说:“在奥陶纪、志留纪,鹦鹉螺就生活在海洋里了,到现在已经有四亿多年,和我们人类七百多万年的进化史相比,它们才是地球的原住民。1954年,美国根据鹦鹉螺的构造,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艘核潜艇,命名为‘鹦鹉螺’号。因为非常珍稀,九十年代时,一只活体鹦鹉螺售价到十万美金,还是有价无市。这几年,虽然因为生物科技的进步,可以人工培育鹦鹉螺,但存活率很低。现在的鹦鹉螺的螺壳上,生长线是30条;新生代渐新世的鹦鹉螺壳上,生长线是26条;中生代白垩纪是22条;侏罗纪是18条;古生代石炭纪是15条;奥陶纪是9条。这个鹦鹉螺壳上的生长线是18条,我可以非常自信地判断,这是一只侏罗纪的鹦鹉螺,售价……”巫靓靓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摇摇头,“我没有办法评估它的价值。在有的人眼里,它不是宝石、不是古董,一文不值!但在有的人眼里,它是记录着这个星球发展的天书,有无穷的秘密等待着被发现,价值连城!”

    本来,满屋子的人都把巫靓靓的话当成笑语,可随着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专业名词从巫靓靓嘴里流畅地蹦出来,大家都觉得巫靓靓说的是真的了。

    不仅我蒙了,连江易盛和周不闻他们也蒙了。

    巫靓靓走到江易盛面前,睨着他问:“我说小螺装穷,说错了吗?”

    江易盛回过神来,立即有错就认:“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小螺她不是装穷,而是压根儿不知道自己拥有什么。”

    巫靓靓挑了挑眉,视线从吴居蓝脸上一掠而过,落到我脸上,诧异地问:“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说的那些海螺,我听爷爷提过很少见了,但你说的三叠纪的螺化玉、侏罗纪的鹦鹉螺化石,我完全不知道。”

    巫靓靓笑眯眯地说:“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是财大气粗,完全没有把这些东西当回事,搞得我心里直犯嘀咕,你究竟有多少宝贝。”

    周不言铁青着脸,一言不发,转身就往楼上跑,踩得楼梯咚咚响,周不闻对我们抱歉地说:“失陪!”立即追了上去。

    客厅里的气氛尴尬地沉默了下来。

    巫靓靓笑着说:“今天晚上的晚餐非常棒!谢谢你和吴大哥的款待,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值早班,就先告辞了。”

    我送她到了门口,“谢谢你,如果不是遇见你,我都不知道家里竟然有这些东西。”

    巫靓靓笑着说:“不客气!”

    我狠狠地推了江易盛一下,江易盛忙说:“我送你。”

    巫靓靓落落大方地笑了笑,没有拒绝。

    目送着江易盛和巫靓靓走远了,我正要锁院门,一回头看到周不言提着行李箱走了出来,周不闻也拿着行李,焦急地跟在她身后。

    我一言不发,让到一旁。周不言看都不看我,高昂着头,脚步迅疾地走出了院子。

    周不闻抱歉地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说:“你赶紧去陪着周不言吧,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去找客栈住总是不方便的。”

    “小螺,今天的事,你别往心里去,回头我再来和你赔礼道歉。”周不闻说完,匆匆忙忙地去追周不言了。

    我听着他渐去渐远的脚步声,惆怅地发了会儿呆,关上了院门。

    客厅里,吴居蓝在打扫卫生,把没吃完的水果包好放进冰箱,没喝完的酒重新封好,擦桌子、扫地……

    我蹲在地上,看了半晌那块螺化玉的石头,又跑去书房,看了半晌那块鹦鹉螺的化石。

    我喜滋滋地说:“吴居蓝,我好像突然变成有钱人了,你有什么想法?”

    吴居蓝问:“你有什么想法?”

    可以包养你!

    我心里过了无数遍,却没有胆子说出来,“开心得不得了!天上突然掉馅饼的事真是太爽了!”

    吴居蓝笑着揉了揉我的头说:“原来让你开心这么简单。”

    简单?天上掉钱的事哪里简单了?多少人梦寐以求却难以实现好不好?

    我说:“像你这么高贵的人是不会懂我这么肤浅的人的宏伟志愿的!我每次被周不言鄙视没钱时,装得特别高冷,是因为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其实,我最想做的就是拿钱把她砸回去。敌人最骄傲什么,就用什么报复她,才是最爽的胜利!”

    吴居蓝无语地看了我一瞬,问:“你觉得那三件事和屋子里的这些东西有关吗?”

    我说:“肯定有关了!就像江易盛说的,我有什么值得别人大动干戈?今天总算真相大白了。”

    “如果有关,会是谁做的?”

    我说:“肯定是知道这些东西存在的人。你说会不会是我发在网上的那些照片,有人看出了门道?”

    吴居蓝说:“照片是在客栈装修完后才贴到网上的,飞车抢劫的事发生在装修前。”

    我迟疑地说:“也许我被抢劫的事是独立事件,只有后面两件有关联。手上长了黑色痦子的人很多,也许恰好我们碰到了两个都长了黑色痦子的坏人。”

    吴居蓝盯了我一眼,没有反驳我,只是淡淡地说:“我认为,不是三件事,是四件事。”

    “四件?”

    “江易盛的爸爸去山上散步时,遇到陌生男人,突然受惊发病,滚下山坡摔断了腿。这也是一件和你有关联的倒霉事。”

    和我有关联?对啊!我借了江易盛的钱!我满面震惊,喃喃说:“不可能!绝不可能!”

    晚上,我躺在床上,失眠了。

    我对吴居蓝说“不可能”,吴居蓝没有再多言,似乎我相不相信都完全无所谓,我却无法释然。

    两件倒霉事和四件倒霉事,会是截然不同的解释。

    如果第一件抢劫的事是偶然事件,只是两件倒霉事,事情发生在客栈开张之后,那时,我已经在网上贴了很多照片,有人认出,见财起意,很合理。

    但如果是三件、甚至四件倒霉事,见财起意的人不但必须是在房子装修前就来过,还要清楚我和江易盛的情况。策划这些行动的人明显是要逼迫我放弃房子,可惜因为吴居蓝的帮助,逼我放弃房子的计划失败,所以有了入室盗窃。入室盗窃失败后,对方又另外采取了行动。

    这一环又一环的计划,如果不是有吴居蓝帮忙,我应该只能屈服于现实,把房子租赁出去。

    我越想越心惊,周不言第一次见我,就问我要房子,之后,她还开出了很夸张的价格。周不闻又恰好清楚我的一切,也清楚江易盛的一切。

    仔细想想,连他对我唯一一次的表白都那么恰到好处,而且那真的是表白吗?周不闻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喜欢我。也许那也是一次行动,如果我接受了他的表白,自然而然,我会随着他离开海岛,暂时放弃房子。

    我难受得整个胸腔都好像缺氧,张着嘴,用力地吸气。

    从小到大的经历,让我习惯于迎接生活给我的任何惊吓,所以,不管是被抢劫、还是被入室盗窃,甚至当我发现所有祸事都是冲着我来时,我都该笑就笑,该吃就吃。反正生活本来就是麻烦不断,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行了。

    但是,我从来没有办法习惯来自亲友的伤害。大头,这一切真的都是你做的吗?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