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你在楼下,凭栏临风。我在楼上,临窗望月。两处断肠,却为一种相思。

    我和吴居蓝从山上下来时,远远地就看到院墙外竟然架着一个梯子,院门虚虚地掩着。

    我怒了,这些贼也太猖狂了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随手从路旁捡了根结实的树棍,冲进院子,看到人就打。

    “哎哟——”江易盛边躲边回头。

    我傻了,立即把棍子扔掉,“我……以为又是小偷。你怎么翻到我家里来了?”

    江易盛怒气冲冲地说:“我怎么翻进了你家里?你告诉我,你怎么不在家?我打你手机关机,敲门没有人开门,我当然要翻进来看一下!你不是和我说你会在家睡觉吗?出去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我抱歉地说:“我的手机掉进海里了,接不到你的电话,也没有办法打电话通知你。”

    “那你出门时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出门时手机总没有掉进海里吧?”

    我心虚地说:“对不起,我去找吴居蓝了,怕你会阻止我,就没告诉你。”

    “我能不阻止你吗?黑灯瞎火的,你能到哪里去找人?我从来没有反对过你去找吴居蓝,但你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我告诉你,就算吴居蓝在这里,他也得阻止你!”

    我求救地回头去看吴居蓝,吴居蓝却倚着院门,凉凉地说:“骂得好!”

    江易盛这才看到吴居蓝,愣了一愣,惊喜地说:“吴大哥,你回来了?”

    吴居蓝微笑着,温和地说:“回来了。”

    江易盛看到他脚上包着我的外套,关心地问:“你脚受伤了?”

    “没有,丢了一只鞋子。”吴居蓝说着话,坐到厨房外的石阶上,解开了脚上的外套。

    江易盛放下心来,对我惊讶地说:“没想到,你还真把吴大哥找回来了。”

    没等我得意,吴居蓝说:“没有她,我也会回来的。”

    我瘪着嘴,从客厅的屋檐下拿了一双拖鞋,放到吴居蓝脚前,转身进了厨房。

    江易盛对吴居蓝说:“你平安回来就好。那四个歹徒……”

    “我跳下海后,他们应该逃走了。”

    江易盛满面震惊地问:“你从鹰嘴崖上跳下了海?”

    “嗯。”

    从鹰嘴崖上跳下去竟然都平安无事?江易盛不敢相信地看我,我耸耸肩,表示我们要习惯吴居蓝的奇特。

    江易盛问:“要报警吗?”

    吴居蓝说:“算了!”

    江易盛默默地想了下,觉得只能算了。吴居蓝的身份有点麻烦,而且那些人没有造成实际伤害,就算报了警,估计也没多大用处。

    吴居蓝看到我在厨房里东翻西找,他说:“你先去把湿衣服换了。”

    我拿着饼干说:“我饿了,吃点东西就去换衣服。”

    吴居蓝对江易盛说:“我去做早饭,你要早上没吃,一起吃吧!”

    我忙说:“不用麻烦,我随便找点吃的就行。”

    吴居蓝淡淡说:“你能随便,我不能。”

    我被吴居蓝赶出厨房,去洗热水澡。

    等我洗得全身暖烘烘,穿上干净的衣服出来,吴居蓝已经做好三碗阳春面,还熬了一碗姜汤。

    我把一碗面吃得一点不剩。

    吴居蓝问:“昨天你没好好吃饭吗?”

    江易盛冷哼,张嘴就要说话。

    桌子下,我一脚踩到江易盛的脚上,江易盛不吭声了。

    我端起姜汤,笑眯眯地说:“是你做的面太好吃了。”

    吴居蓝面无表情地说:“如果你不要用脚踩着江易盛,这句话会更有说服力。”

    我大窘,立即乖乖地把脚缩了回去。

    江易盛哧哧地笑,“小时候,我们三个,人人都认为大头和我最坏,可我们是明着嚣张坏,小螺是蔫坏蔫坏的,我们干的很多坏事都是她出的主意。”

    我振振有词地说:“那些可不叫坏事,那叫合理的报复和反抗。”谁叫我斗争经验丰富呢?从继父斗到继母,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曲线斗争、背后捅刀。

    江易盛微笑着看了我一会儿,对吴居蓝说:“我十一岁那年,爸爸突然精神病发作,变成了疯子。这成了我人生的一个分水岭,之前我是多才多艺、聪明优秀的乖乖好学生,老师喜欢、同学羡慕;之后大家提起我时都变得很古怪,老师的喜欢变成了怜悯,同学们也不再羡慕我,常常会叫我‘疯子’,似乎我越聪明就代表我神经越不正常,越有可能变成疯子……”

    我打断了江易盛的话,温和地说:“怎么突然提起这些事?”

    江易盛朝我笑了笑,继续对吴居蓝说:“从小到大我已经习惯了被人赞美、被人羡慕,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么急剧的人生意外,变得寡言少语、自暴自弃。被人骂时,只会默默忍受,想着我反正迟早真的会变成个疯子,什么都无所谓。那时候,我妈妈很痛苦,还要带着爸爸四处求医,根本没有精力留意我;老师和同学都认为发生了那样的事,我的变化理所当然,只有一个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话的同学认为我不应该这样。她骂跑了所有叫我‘疯子’的同学,自说自话地宣布我是她的朋友。我不理她,她却死皮赖脸地缠上了我,直到把我缠得没有办法,不得不真做她的朋友。她带着我这个乖乖好学生做了很多我想都不敢想的事,还煽动我连跳了三级,我觉得我已经疯了,对于会不会变成疯子彻底放弃了纠结。”

    江易盛笑嘻嘻地问吴居蓝:“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吧?就是那个现在正在死皮赖脸地纠缠你的女人!”

    我说:“喂!别自言自语当我不存在好不好?”

    江易盛收敛了笑意,对吴居蓝严肃地说:“对我而言,小螺是朋友,也是亲人;是依靠,也是牵挂。我非常在乎她的平安。飞车抢劫、入室盗窃、深夜遇袭,已经发生了三次,如果这些事和你有关,请不要再有第四次!”

    我用力踩江易盛的脚,示意他赶紧闭嘴。江易盛却完全不理我,一直表情严肃地看着吴居蓝。

    吴居蓝说:“我现在不能保证类似的事不会发生第四次,但我可以保证不管发生什么我一定在场,小螺会平安。”

    江易盛深深地盯了吴居蓝一瞬,笑起来,又恢复了吊儿郎当不正经的样子,一边起身,一边说:“两位,我去上班了!听说医院会从国外来一个漂亮的女医生做交流,你们有空时,帮我准备几份能令人惊喜的情人套餐,我想约她吃饭。”

    我忙说:“神医,记得让你朋友帮忙继续追查那两个小偷。”

    “知道。”

    目送着江易盛离开后,我对吴居蓝说:“江易盛刚才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我们现在也只是猜测这三件倒霉的事应该有关联,不是偶然事件。”

    吴居蓝说:“你们的猜测完全正确。”

    我惊讶地问:“为什么这么肯定?”

    “你上次说,抢你钱的人手上长了个黑色的痦子?”

    “是!”我伸出手大概比画了一下那个痦子的位置。

    吴居蓝说:“在鹰嘴崖袭击我们的那四个人,有一个人的手上,在同样的位置,也长了一个痦子。”

    没想到这个小细节帮助我们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看来三次事件真的是同一伙人所为,他们肯定别有所图。

    我小心翼翼地问:“吴居蓝,你以前……有没有很讨厌你、很恨你的人?”

    “有!”吴居蓝十分肯定坦白。

    我心里一揪,正想细问,吴居蓝又说:“不过,他们应该都死了。”

    我失声惊问:“死了?”

    “这次我上岸,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你。待在陆地上的时间有限,认识的人也很有限,除了周不闻,应该再没有人讨厌我了。”吴居蓝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可不想和他讨论这事,赶紧继续问:“那以前呢?”

    “我上一次上岸做人,我想想,应该是……公历纪元1838年,本来想多住几年,但1865年发生了点意外,我就回到了海里。”吴居蓝轻描淡写地说:“那次我是在欧洲登陆的,在欧洲住了十几年后,随船去了新大陆,在纽约定居。就算那些仇恨我的人有很执着的后代,也应该远在地球的另一边,不可能知道我在这里。”

    我风中凌乱了,整个人呈石化状态,呆看着吴居蓝。他说一八、一八几几年?欧洲大陆?新大陆?他是认真的吗?

    吴居蓝无声叹息,“小螺,我说的都是实话,这就是我。我不是合适的人,你应该找和你般配的人做伴侣……”

    我脑子混乱,脾气也变得暴躁了,“闭嘴!我应该做什么,我自己知道!”

    吴居蓝真的闭上了嘴巴,默默收拾好碗筷,去厨房洗碗。

    我一个人呆呆地坐了好一会儿,走到厨房门口说:“吴居蓝,你刚才是故意的!同样的事情,你明明可以换一种温和的方式告诉我,却故意吓唬我!我告诉你,你所有的伎俩都不会有用的,我绝不会被你吓跑!”

    我说完,立即转身,走向客厅。

    连着两夜没有睡觉,我头痛欲裂,可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都是在挑战我的承受极限,脑子里的每根神经似乎都受了刺激,完全不受控制,纷纷扰扰地闹着,让我没有一丝睡意。

    我拿出给客人准备的高度白酒,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玻璃杯,仰起头咕咚咕咚灌下。

    烈酒像一团火焰般从喉咙滚落到胃里,让我的五脏六腑都有一种灼热感,我的精神渐渐松弛下来。

    我扶着楼梯,摇摇晃晃地爬上楼,无力地倒在床上,连被子都没有盖,就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将睡未睡时,我感觉到吴居蓝抱起我的头,让我躺到枕头上,又帮我盖好了被子。

    我很想睁开眼睛,看看他,甚至想抱抱他,但醉酒的美妙之处,或者说可恨之处就在于: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偏偏神经元和身体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就是掌控不了身体。

    吴居蓝轻柔地抚过我的头发和脸颊,我努力偏过头,将脸贴在了他冰凉的掌心,表达着不舍和依恋。

    吴居蓝没有抽走手,让我就这样一直贴着,直到我微笑着,彻底昏睡了过去。

    晚上七点多,我醒了。

    竟然睡了整整一天?晚上肯定要睡不着了,难道我要过美国时间吗?

    美国,1865年,十九世纪的纽约……距今到底多少年了?

    我盯着屋顶,发了半晌呆,决定……还是先去吃晚饭吧!

    我洗漱完,扎了个马尾,踢踢踏踏地跑下楼,“吴居蓝!”

    “吴、居、蓝!”

    客厅里传来江易盛的声音,他学着我阴阳怪气地叫。

    我郁闷地说:“你怎么又来蹭饭了?”

    “我乐意!”江易盛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腿架在茶几上,没个正形地歪在沙发上。

    我对吴居蓝说:“我饿了,有什么吃的吗?不用特意给我做,你们剩下什么,我就吃什么。”

    吴居蓝转身去了厨房。

    江易盛把一部新手机递给我,“我中午去买的,还是你以前的号码,吴大哥的也是。你给我一部手机的钱就好了,你的算是生日礼物。”

    我笑嘻嘻地接过,“谢谢!吴居蓝的手机呢?给他看过了吗?”

    “看过了。”江易盛指了指沙发转角处的圆几,上面放着一部手机,“你们俩丢手机的速度,真的很霸气侧漏!”

    我没有理会他的讥嘲,拿起吴居蓝的手机和我的对比了一下,机型一样,只是颜色不一样。我满意地说:“情侣机,朕心甚慰!”

    江易盛不屑,“你那么点小心思,很难猜吗?”

    我不吭声,忙着把我的手机号码存到吴居蓝的手机里,又把他的手机铃声调成了和以前一模一样的。我的选择无关审美和喜好,只有一个标准,铃声够响、够长,保证我给吴居蓝打电话时,他肯定能听到。

    江易盛等我忙完了,把一个文件夹递给我,“我刚让吴大哥看过了,他完全不认识他们,也想不出来任何相关的信息。”

    我翻看着,是那两个小偷的个人信息,以及帮他们做取保候审的律师和保证人的信息。

    一行行仔细看过去,我也没看出任何疑点。普通的小偷,普通的犯罪,保证人是其中一人的姐姐,律师是她聘请的。

    我叹了口气,合上文件夹,“这两个人一定知道些什么,但他们不说,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别着急,这才刚开始追查,总会有蛛丝马迹的,天下没有天衣无缝的事。”江易盛说。

    “我不着急,着急的应该是那些人。如果我的猜测正确,他们一定有所图,一定会发生第四件倒霉的事。”我拍拍文件夹,“既然暂时查不出什么,就守株待兔吧!”

    虽然我说了别麻烦,吴居蓝还是开了火,给我做了一碗水晶虾仁炒饭。

    他端着饭走进客厅时,我正好对江易盛说:“那些坏人不是冲着吴居蓝来的,应该是冲着我来的。”

    “为什么这么推测?”江易盛问。

    我瞟了吴居蓝一眼,说:“反正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那些坏人不是冲着吴居蓝来的。既然排除了他,那就只可能是我了。”

    “把你的充足理由说出来听听。”

    “我不想告诉你。”

    江易盛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沈大小姐,你应该很清楚,那些人究竟是冲着你来的,还是冲着吴居蓝来的,会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处理方式。这么重要的判断,你不告诉我?也许你的判断里就有线索!”

    我蛮横地说:“反正我是有理由的,你到底相不相信我?”

    江易盛话是对着我说的,眼睛却是看着吴居蓝,“这不是相信不相信你的问题,而是起码的分析和逻辑。你和吴居蓝比起来,当然是吴居蓝更像是会惹麻烦的人。”

    我苦笑着说:“可是这次惹麻烦的人真的是我,虽然连我自己都想不通,我的判断理由等我想说时我会告诉你。”

    江易盛说:“好,我不追问你理由了,就先假定所有事都是冲着你来的。”他一仰头,喝干净了红酒,放下杯子对吴居蓝说:“在查清楚一切前,别让小螺单独待着。”他站起身,对我们挥挥手,“我回家了。”

    我端起炒饭默默地吃着,吴居蓝坐在沙发另一头,静静地翻看着一本书。

    我偷偷地瞄了几眼,发现是纪伯伦的《先知》,心里不禁窃喜,因为纪伯伦是我最爱的作家之一。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知道吴居蓝喜欢看我喜欢的书,就好像在这无从捉摸的大千世界中,又发现了一点我和他的牵绊,就算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也让人欣喜。

    等吃饱后,我放下碗,笑嘻嘻地对吴居蓝说:“你白天也不叫我,害得我睡了一整天,晚上肯定失眠。”

    可惜,吴居蓝没有一点愧疚感,他一边看着书,一边漫不经心地建议:“你可以给自己再灌一大杯白酒。”

    我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瞪着他。吴居蓝不为所动,淡定地翻着书,任由我瞪。

    我瞪着瞪着,不知不觉地变成了细细地打量,从头仔细看到脚,完完全全看不出一点异样。

    如果不是吴居蓝时时刻刻逼着我去面对这个事实,我恐怕会很快忘记昨晚的所见吧!因为我在心理上并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暗暗庆幸着他每月只有一夜会变成……一条鱼。

    我知道,吴居蓝不是不喜欢我,只是除了喜欢,他还有很多要考虑的现实,任何一个我猜到或者压根儿没猜到的现实,都有可能让他止步。

    吴居蓝说:“下个月圆之夜后,如果你还没有改变心意,我……”当时,他话没有说完,我想当然地理解成了“我就接受你”。现在,我才明白,他压根儿不是这个意思,他没有继续说,不是话未尽的欲言又止,而是真的觉得不应该有下文了。

    这个下文,是我硬生生地强要来的!但是,既然没脸没皮地要到了,我就没打算放手!

    任何一段成年男女关系的开始都会有怀疑和不确定,因为我们早过了相信“真爱无敌”和“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年龄了。有怀疑和不确定是正常的,那是对自己更负责的态度,所以才要谈恋爱和交往,谈来谈去,交来往去,一点点了解,一点点判断,一点点信任,甚至一点点妥协,一点点包容,这就是成年人的爱情。

    我才活了二十六年,就已经对这个世界充满悲观和不相信了。吴居蓝年龄比我大,经历比我复杂,我允许他有更多一点的怀疑和不确定。只要他还喜欢我,那么一切都可以解决,我们可以慢慢地了解,慢慢地交往,让时间去打败所有的怀疑和不确定。

    我坐到了吴居蓝身旁,轻轻地叫了一声“吴居蓝”,表明我有话想说。

    吴居蓝合上了书,把书放到茶几上,平静地看向我。

    我试探地握住了吴居蓝的手,他没有排斥,可也没有回应,目光沉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漠地看着我,就像是赤裸裸地表明——对他而言,我的触碰,别说心动涟漪,就连烦恼困扰都不配给他造成。

    如果换成别的女孩,只怕早就羞愧地掩面退下了,但我……反正不是第一次没脸没皮了!

    我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地挠他的掌心,他一直没有反应,我就一直挠下去,挠啊挠啊,挠啊挠啊……吴居蓝反手握住了我的手,阻止了我没完没了的撩拨。

    我心里暗乐,面上却一本正经地说:“漫漫长夜,无心睡眠,我们聊天吧!”

    “聊什么?”

    “随便聊,比如你的事情,你要是对我的事情感兴趣,我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吴居蓝完全没有想到我竟然这么快就不再逃避,决定面对一切。他盯着我看了一瞬,才淡然地问:“你想知道什么?”

    我尽量若无其事地说:“你的年龄。”

    吴居蓝说:“我一直生活在海底,所谓山中无日月,你们计算时间的方式对我没有意义。”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你说你上一次登上陆地是1838年,在欧洲。你一共上了几次陆地?”

    “现在的这一次,1838年的一次,还有第一次,一共三次。”

    经历还算简单!我松了口气,好奇地问:“你第一次登上陆地是什么时候?”

    “开元八年。”

    我没有再问“在哪里”,因为这种年号纪年的方法,还有“开元”两个字,只要读过一点历史书的中国人都知道。虽然已经预做了各种心理准备,可我还是被惊住了。

    我愣愣出了会儿神,猛地跳起来,跑到书房,抽出《唐诗鉴赏辞典》,翻到王维的那首诗,一行行地快速读着:

    青青山上松,

    数里不见今更逢。

    不见君,

    心相忆,

    此心向君君应识。

    为君颜色高且闲,

    亭亭迥出浮云间。

    终于、终于……我明白了!当日吴居蓝的轻轻一叹,不是有些“千古悠悠事,尽在不言中”的感觉,而是真的千古光阴,尽付一叹。

    我状若疯狂,急急忙忙地扔下书,匆匆坐到电脑桌前,搜索王维:公元701年—761年,唐朝著名诗人、画家,字摩诘,号摩诘居士。

    我刚想搜开元八年是公元多少年,吴居蓝走到我身后,说:“开元八年,公元720年。”

    吴居蓝进入长安那一年,正是大唐盛世。“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

    那一年,王维十九岁,正是“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的诗酒年华。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缥缈如烟,都不像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你认识王维?”

    “嗯。”

    难怪我当时会觉得他说话的语气听着很奇怪。

    我大脑空白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搜索了李白:公元701年—762年,唐朝著名诗人,字太白,号青莲居士。

    原来那一年,李白也才十九岁,正是“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的年少飞扬。

    那时的吴居蓝也是这样的吧?风华正茂、诗酒当歌,“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我喃喃问:“你认识李白?”

    “喝过几次酒,比过几次剑。”

    “杜甫呢?”

    “因为容颜不老,我不能在一地久居,不得不四处漂泊,上元二年,曾在蜀中浣花溪畔见过子美。”

    吴居蓝的表情、语气都很平淡,我却不敢再问。从开元盛世到安史之乱,从歌舞升平到天下殇痛,隔着千年光阴读去,都觉得惊心动魄,难过惋惜,何况身处其间者。

    “既然不能在一地久居,为什么不回到海里?”

    吴居蓝淡淡而笑,“那时的我太年轻,又是第一次在陆地上生活,稀里糊涂太过投入,什么事我都无能为力,却又什么都放不下。”

    “后来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大历六年,公元771年,我从舟山群岛乘船,东渡日本去寻访故人。我到日本时,他已病逝,我在唐招提寺住了半年后,回到了海里。”

    从公元720年到公元771年,五十二年的人世兴衰、悲欢离合,看着无数熟悉的知交故友老去死亡,不管是“相逢意气为君饮”,还是“风流肯落他人后”,都成了皑皑白骨,对寿命漫长、一直不老的吴居蓝而言,应该相当于过了几生几世,难怪他看什么都波澜不兴、无所在意的淡漠。

    忽然之间,我明白了,为什么他要千年之后,才会再次登上陆地,还是一块全无记忆的大陆,那些镌刻于记忆中的欢笑和悲伤都太过沉重了!

    我走到吴居蓝身前,温柔地抱住了他。

    吴居蓝的身子微不可察地颤了一下,“你不怕吗?”他的声音和他的体温一样冰凉,好似带着千年时光的沧桑和沉重。

    我的头伏在他怀里,双臂用力抱紧他,希望我的温暖能融化一点点他的冰凉,“令我畏惧的是时光,不是你。”

    “但你看得见、触得到的是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