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还是乘渔船,都会从码头离开。我们在这里等着,肯定能见到他。”

    周不闻说:“没必要三个人一起耗着。易盛,你送小螺回家,我在这里等着。一旦看到吴表哥,我会给你们打电话。”

    我不肯走,江易盛说:“万一吴居蓝只是心情低落,出去走走呢?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回家了。”

    周不闻也劝道:“刚才太着急了,你回去查看一下他的东西,如果衣物和钱都在,说明你肯定想岔了。”

    我听他们说得有道理,又迫不及待地想赶回家。

    江易盛陪着我回到家,我一进门就大叫:“吴居蓝!吴居蓝……”

    没有人回答。

    江易盛四处查看了一遍,无奈地摇摇头,“还没回来。”

    我冲进书房,翻吴居蓝的东西,发现我买给他的衣裤都在,强发给他的两千五百元工资也在。

    江易盛看到这些,松了口气,说:“你别紧张了,他肯定没走。”

    我怔怔地看着吴居蓝的东西。一个人活在世上,衣食住行,样样不可少,我自认为已经很简朴了,但真收拾起东西来,也得要好几个大箱子。但吴居蓝所有的东西就是这么一点,连小半个抽屉都没有装满,我觉得十分心酸。

    江易盛劝我去睡一会儿,我不肯,江易盛只能陪我坐在客厅里等。他白天工作了一天,毕竟是疲惫了,靠躺在沙发上,慢慢地迷糊了过去。

    我拿了条毯子盖到他身上,看他睡得挺安稳,我关了大灯,去了书房。

    我站在博古架旁,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里被后悔痛苦折磨着。

    电脑的电源灯一直在闪烁,我随手动了下鼠标,显示屏亮了。我记得下午用完电脑后就关机了,晚上好像没有人用电脑。

    我心里一动,打开网页,查看历史搜索记录。

    最新的搜索记录是“渣男”。

    我打开了吴居蓝浏览过的网页。

    渣男:“人渣类型男人”的简称,指对事业不思进取,对家庭毫无担当,对生活自暴自弃的男子。也用于那些品行不端,欺骗玩弄女性感情的男人。

    吴居蓝以前没有上过网,并不清楚“渣男”这个网络词语,当他搜索出这个词语,仔细阅读它的解释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又看了一下他别的搜索记录,“手受伤后的治疗”“装修线路图”……都不是我搜索的,自然是吴居蓝搜索的了。

    这就是被我骂连渣男都不如的人为我做过的事!我如同被狠狠抽了几个耳光,又愧又痛。

    我猛地站起来,拿了个手电筒,就离开了家。

    我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吴居蓝,只是觉得我必须去找他,不能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外面。

    我从妈祖山上找到山下,沿着海岸线,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礁石上,边走边叫:“吴居蓝!吴居蓝……”

    在这个海岛上,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如果被人辱骂了,他心情不好,想要找个地方清静一下,就只能待在这些僻静的地方。

    我心如刀绞,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从相遇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他是孤身一人,没有亲人可以投靠,没有朋友可以求助。我却只是因为想要扼杀自己的感情,就用继父对待我的方式去对待他。自以为给他发两千多工资就算是平等对待,摆明了欺负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人,还自我感觉很仁慈。

    “吴——啊!”我脚下一滑,重重摔在了礁石上。

    虽然月色皎洁,还有手电筒,可礁石又湿又滑,一个没踩稳,就会跌跤。我顾不上疼,捡起手电筒,继续一边找,一边叫:“吴居蓝!吴居蓝……”

    从凌晨两点多找到天蒙蒙亮,我也不知道究竟跌了多少跤,嗓子都喊哑了,依旧没有找到吴居蓝。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看是周不闻,急忙接了电话,“看到吴居蓝了吗?”

    “没有。”

    “他回家了吗?”

    “没有。你在哪里,我和江易盛……”

    周不闻后面的话,我完全没听到。

    手无力地垂下,整个人如同被抽去了魂魄,呆呆地看着远处的海浪一下下拍打在礁石上,碎裂成千万朵白色的浪花。

    “我再也找不到吴居蓝”的念头像一条死亡之绳般紧紧地勒住我的咽喉,勒得我几乎无法喘息,胸口又胀又痛,似乎马上就要死去。

    突然,碧海蓝天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吴居蓝一身白衣黑裤,踩着礁石,慢慢地向我走来。

    我好像在做梦一般,傻傻地看着他,直到他停在我面前。

    我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幻觉,猛地一下扑了过去,完全忘记了脚下不是平整的路,而是一块块凹凸不平的礁石。

    一脚踩空,眼看着就要狠狠摔下去时,一双手稳稳地抓住了我,把我拎到了礁石上。

    我像就势攀缘的藤蔓一样,立即握住了他的手腕,嘶哑着声音说:“对不起!对不起……”

    他一言不发,目光从我的手慢慢地看向我的胳膊。昨天晚上,匆忙间,我忘记了换衣服,穿着短袖睡衣就跑了出来。在礁石上跌了无数跤后,现在两只胳膊上都是五颜六色的伤口。

    我立即缩回了手,“不小心摔了一跤,礁石太滑了。”

    吴居蓝问:“为什么在这里?”

    我脸涨得通红,“我……来找你。对、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昨天晚上我说的话,我知道你听到了。”

    吴居蓝淡淡说:“你想多了,我没有生气,也没有打算不告而别。我只是有点事,想一个人待一夜。”

    我并不相信他的话,但无论如何,他现在还在我面前,我还有机会弥补犯下的错,这已经是老天给我的最大恩赐。

    我和吴居蓝回到家时,周不闻和江易盛立即冲过来,不停地埋怨我不打招呼就跑了出去。

    我一声不吭地听着,吴居蓝更是惜言如金。

    周不闻对吴居蓝说:“吴表哥,不管你和小螺有什么矛盾,大家是成年人了,有事好好沟通,怎么可以像小孩子一样离家出走呢?你知道昨天晚上小螺有多着急吗?”

    我说:“不关吴居蓝的事,是我……”

    江易盛举手,做了个停的手势,表示一切到此为止,“好了!都别说了!平安回来就行,你们昨晚都没睡觉,白天补一觉吧!”他拿好外套和车钥匙,打算离开。

    我拦住他,小声地说:“帮我给吴居蓝办一部手机,质量和信号都要好,充一千块钱的话费,钱我回头给你。”

    江易盛明白我是被吓着了,不想再发生昨夜这种联系不到吴居蓝的事,他压着声音问:“他会要吗?男人越穷,自尊心越强。”

    我说:“他可从来没有做穷人的自觉,在他眼里,一双旧拖鞋和一部新手机不会有差别,以后你就知道了。”

    江易盛诧异地挑挑眉,“好!”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对吴居蓝和周不闻挥挥手,“我去上班了,晚上再过来。”

    吴居蓝径直走进了书房,我像个提线木偶般,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他回过身,淡淡地问:“你还想说什么?”

    “对不起”已经说过了,他也说了“没有生气,也没有打算不告而别”,似乎的确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我讪讪地说:“没有,你好好休息。”

    我退出书房,帮吴居蓝关好门。一回头,看到周不闻站在过道里,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勉强地笑了笑,说:“昨晚辛苦你了,白天睡一下吧!”

    我回到卧室,简单地冲洗了一下,换了件干净的衣服。正在吹头发,听到了敲门声。

    我拉开门,是周不闻。

    他举了举手里拿的消毒水和药棉,“我看你胳膊上有伤。”

    他拿的消毒水和药棉是我上次受伤后没有用完的东西,连我都不知道吴居蓝收放在哪里,我问:“从哪里找到的这个?”

    周不闻说:“问吴表哥要的。”

    我冒出一个很诡异的念头,如果没有周不闻多事,也许吴居蓝会自己把药水送上来。转瞬却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他能不生我气就够宽宏大量的了。

    周不闻看我站着发呆,拍了下沙发,“过来!”

    我坐到他身旁,说:“只是一些擦伤而已,不用这么麻烦。”

    “还是消一下毒好。”他拿了浸泡好的药棉,想帮我擦。

    我忙说:“我自己来。”

    我低着头给胳膊上的伤口消毒,周不闻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问:“看着我干什么?”

    “小螺,我给你写的那封信,你扔了吗?”

    我弯下身,一边用药棉轻按着脚腕上的伤,一边不在意地说:“没有。”

    周不闻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回信?”

    我被吓得身子一下子僵住了,一瞬后,才直起身,尽量若无其事地说:“小时候写着玩的东西,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现在事业有成,家境富足,在大城市有房有车,喜欢你的女孩儿肯定很多……”

    周不闻握住了我的手,我立即闭嘴了。

    “你说的是周不闻拥有的一切,但是,我不仅仅是周不闻,我还是李敬。虽然我跟着爸爸改了姓名,可我很清楚自己是谁。小螺,我们分开的时间太久,我本来想给我们点时间,慢慢来,但我怕再慢一点,就真的来不及了。”

    我脑子发蒙,傻看着周不闻。虽然江易盛一直在开我和周不闻的玩笑,但我从来没当真过,因为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我们之间有异样的情愫。

    周不闻一手握着我的手,一手搭在沙发背上,凝视着我说:“小螺,如果我没有离开,也许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我抽出了手,尽量温和地说:“但是生活没有也许……”

    周不闻却显然没有听进去我的话,他俯下身,想要吻我。

    我立即往后退避,人贴在了沙发背上,再无处可退。我不得不双手用力地抵着周不闻的胸膛,“大头,不要这样!”

    周不闻却情绪失控,不管不顾地想要强行吻我。

    “大头、大头……”

    两人正激烈地纠缠着,突然,从院子里传来“啪”的一声脆响,提醒着我们,这个屋子里不只我们两人。

    周不闻终于冷静下来,他放开了我,埋着头,挫败地问:“为什么?你了解我,我了解你。我很清楚你要什么,你要的一切,现在的我都能给你,稳定的家庭、稳定的生活、稳定的未来,我以为我们在一起肯定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

    “对不起。”我很清楚,这个世界上,也许不会再有比周不闻更适合我的人了。他清楚我的一切,却依旧接受并喜欢我。从小到大,我所渴望的一切,他全部都能给予。但是,我就是没有办法接受,我的心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据。

    周不闻问:“难道我们一起长大的感情都敌不过分开的时光吗?”

    “对不起,我们的感情是另外一种感情。”

    周不闻沉默了一会儿,强打起精神,笑着说:“不要说对不起。我并没有放弃,你还没有结婚,我还有机会。”

    我刚想开口,周不闻伸了下手,示意我什么都不要说。我只能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周不闻说:“我去睡一会儿,你好好休息。”他已经拉开了门,突然回过身,“忘记问你一件事了,吴居蓝真的是你表哥吗?”

    我摇摇头。

    周不闻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微笑着走出卧室,轻轻地关上了门。

    我一个人怔怔地坐了会儿,突然想起什么,一跃而起,跑到窗口,偷偷向下看。

    吴居蓝正拿着扫帚和簸箕在扫地,原来那“啪”的一声是玻璃杯摔在石头地上的声音。

    他打扫完玻璃碴儿,转身进了屋。

    我想都没想,立即拉开门,跑下楼,冲到书房前。

    书房的门关着,我抬起手想敲门,又缩了回来。

    我没有勇气进去,却又不愿离去。于是,就这样一直傻乎乎地站在门前。

    不知道站了多久,门突然被拉开了,吴居蓝站在了我面前。

    我惊了一下,忙干笑着说:“我刚要敲门,没想到你就开门了,呵呵……真是巧!”我一边说,一边还做了个敲门的姿势,表明我真的就要敲门的。

    吴居蓝一言不发地盯着我。

    我觉得我大概……又侮辱了他的智商。

    我讪讪地把手放下,怯生生地问:“我能进去吗?”

    吴居蓝沉默地让到一旁,我走进屋里,坐在了电脑桌前的椅子上。

    吴居蓝关好门,倚在墙上,双臂交叉抱在胸前,遥遥地看着我,“你想说什么?如果是道歉的话,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没兴趣再重复一遍‘我没有生气’。”

    我鼓足了勇气说:“你没有生气,但你不是完全不在意我说的话。否则,你也不会去网上搜‘渣男’的意思。”

    吴居蓝愣了一下,他再聪明,毕竟刚接触电脑不久,还不知道可以查询历史记录。不过,他也没有兴趣追问我是如何知道的,只简单地解释说:“我是个老古董,不懂‘渣男’的意思,所以查询了一下。”

    “还记得我们一起看过的《动物世界》吗?当狮子吃饱时,羚羊就在不远处吃草,它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还有……那个玻璃杯怎么会飞到院子里的?”

    吴居蓝沉默地看着我,表情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让我觉得我又一次想多了。

    我看着他,心跳越来越快。

    眼前的这个男子虽然性子冷峻、言语刺人,可面对任何事时,都不推诿。不管是我被打劫受伤、还是客栈装修,他其实完全可以不管,但他一言未发,该操心的地方操心,该出力的地方出力,让我轻松地养着伤,愉快地看着客栈顺利装修完。我竟然还认为他不可靠、不稳妥?

    我突然发现,自己非常、非常傻!

    人生的物质需求不过是衣食住行、柴米油盐。这些东西,不管是房子还是车,不管是首饰还是衣服,无论如何都是钱能买到的,就算买不起贵的,也能买到便宜的。但是,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吴居蓝,我也不可能去找个便宜点的男人喜欢。我怎么会把那些在商场和工厂里能买到的东西看得比吴居蓝更重要呢?

    爷爷供我读书,精心教养我,让我有一技之长能养活自己,还把一套房子留给我,难道不就是让我有能力、有依仗地去追寻自己喜欢的生活吗?

    难道我努力多年,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只是为了让我向所谓的现实妥协吗?

    如果只是一份安稳的生活,难道我自己没有能力给自己吗?

    我有房子可以住,有头脑可以赚钱,正因为我知道我能照顾好自己,所以我从没有指望过通过婚姻,让一个男人来改善我的生活。既然我都有勇气一辈子单身,为什么没有勇气去追逐自己喜欢的人呢?

    想到我竟然会为了那些工厂制造、随处都能买到的东西去放弃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我顿时觉得身体发凉,一阵又一阵后怕。

    如果说,刚才站在书房门口时,我还很茫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怎么样。我喜欢吴居蓝,却觉得看不到两个人的未来;周不闻愿意给我一个安稳可靠的未来,我又觉得没有办法违背自己的心意。

    但此时此刻,恍若佛家的顿悟,刹那间,我心思通明,彻底看明白了自己的所想所要。

    我站了起来,目光坚定地看着吴居蓝,“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