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那些日常相处时的喜悦,在他身边时的心安,面对他时的心慌,被他忽视时的不甘,都被我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因为我根本不敢面对一切的答案。

    楼上的两间客房是要重点装修的房间,吴居蓝必须赶在装修前,把房间腾出来。虽然我的房间不需要装修,但我琢磨着,自己腿脚有伤,不方便上下楼,也不想去闻那股子刺鼻的装修味,不如和吴居蓝一起搬到一楼去住。

    我和吴居蓝商量后,做了决定。吴居蓝凑合一下,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一段时间。我搬到一楼的书房住,以前爷爷就用它做卧房,床和衣柜都有,只是没有独立的卫生间,需要和吴居蓝共用客厅的卫生间。

    我们一个动嘴、一个动手,匆匆忙忙把家搬完。

    九点钟,王田林带着装修工人准时出现。

    简单的介绍寒暄后,王田林把需要注意的事项当着我的面又给工人们叮嘱了一番,才正式开始装修。

    装修是一件很琐碎、很烦人的活,虽然王田林已经用了他最信得过的装修工人,但对工人而言,这只是一笔赚钱的普通生意;对我而言,却是唯一的家,要操心的事情一样不少。

    我的右手完全用不了,路也走不了几步,不管什么事都只能依靠吴居蓝去做。幸好吴居蓝听了我的话,在网上看了不少含金量很高的技术帖,装修的门门道道都知道,让他去盯着,我基本放心。

    只是,吴居蓝虽然穷困潦倒,可他的言谈举止、待人接物完全没有穷人该有的谨慎圆滑,反倒傲气十足。他不会讨好人,不懂得说点无伤大雅的谎话去润滑人际关系,也从不委屈自己。我担心他和工人会有摩擦,一再提醒他,如果看到工人哪里做得不好,要婉转表达,说话不要太直白。对方不改正,也千万不要训斥,可以给王田林打电话,找他来协调。

    没想到,吴居蓝的脾气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他性子冷淡,凡事苛求完美,习惯发号施令。话语直白犀利,丝毫不懂虚与委蛇,几乎句句都像挑衅辱骂,还一动不动就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别人,几个工人第一天就和他闹翻了。如果不是看在我是老板王田林的朋友,一个姑娘满身是伤,怪可怜的,估计已经撂挑子不干了。

    我想起自己当初因为吴居蓝说我做饭很难吃时的抓狂心情,完全能理解工人们的心情。不过,理解归理解,我现在和吴居蓝是一伙的,没觉得吴居蓝做错了什么。那些工人是做得不够好,做得不好,还不能让人说了?吴居蓝虽然说话犀利,却从来都是根据事实,就如他嫌弃我做的饭,和他比起来,我是做得不够好吃嘛!

    但是,不管我心里多站在吴居蓝这边,也不敢真直白地说装修工人们技术差。只能吴居蓝扮黑脸,我扮红脸,他打了棒子,我就给枣。

    我赔着笑脸,请工人们多多包涵“不懂事”的吴居蓝,为了缓解大家的怒火,主动提出装修期间包所有工人的午饭。

    我没有把自己弯弯绕绕的心思解释给吴居蓝听,只把钱交给他,告诉他,中午要管所有工人一顿饭,去买菜时多买一点。

    吴居蓝很多时候一点不像打工仔,架子比我还大,但只要是工作上的事,他都非常认真。我吩咐了,他就照做,并不质疑。

    如我所料,吴居蓝没有因为是给工人做的饭,就偷工减料,像是做给我和他自己吃一样,认真做给大家吃。工人们吃完吴居蓝做的午饭后,对吴居蓝的敌意立即就淡了。

    我偷偷地笑,难怪老祖宗的一个优良传统就是喜欢在饭桌上谈事。一桌亲手做的饭菜,吃到嘴里,从食材到味道,很容易就能感受到做饭人的心思。不管表面上吴居蓝多么冷峻苛刻,他待人从来都坦坦荡荡。这帮走家串户做生意的工人,各种眉眼高低看得多了,自有一套他们判人断事的方法。

    虽然工人们不再憎恶吴居蓝,可也谈不上喜欢吴居蓝。不过,看在中午那顿丰盛可口的饭菜上,不管吴居蓝再说什么,他们都心平气和地听着。很快他们就发现吴居蓝并不是故意挑错,都是言之有理,甚至他提的一些改进意见,比他们这些内行更专业。

    他们抱怨知易行难,吴居蓝立即亲手演示了一番,彻底震到了他们。工人们生了敬服之心,工作起来一丝不苟,装修进展得非常顺利,我彻底放心了。

    工人们看待吴居蓝的目光完全变了,时不时在我面前夸赞吴居蓝,我每次都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可实际上,我的惊讶意外一点不比他们少。道理还可以说是吴居蓝从网上看来的,可那么轻松就上手能做,该如何解释?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以前做过。

    会洗衣、会做饭、懂医术、会建筑……洗衣就罢了,做饭做得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厨还好,对外伤的诊断和急救一点不比专业医生差,泥瓦木工做得比几十年的老师傅更精湛,我忍不住想,他究竟还会干什么?

    虽然整套房子只有二楼在装修,可一楼也不得安宁,一会儿轰隆隆,一会儿乒乒乓乓,幸好厨房是单独的一间大屋子,我躲到了宽敞的厨房里。

    厨房的一面窗户朝着庭院,一面窗户朝着院墙,正对着一大片开得明媚动人的三角梅,搬一把舒适的椅子,坐在窗边,待多长时间,都不会觉得难受。

    我戴着耳机,听着MP3,看上hai辞书出版社的《唐诗鉴赏辞典》。这是爷爷的藏书,我来爷爷家时,它已经在爷爷的书柜里了,是比我更老资格的住户。

    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晚饭后,爷爷会要求我朗诵一首诗,一周背诵一首。刚开始,我只是当任务,带着点不情愿去做。可经年累月,渐渐地,我品出了其中滋味,也真正明白了爷爷说的“一辈子都读不完的一本书”。每首诗,配上作者的生平经历、写诗时的社会背景,以及字词典故的出处,细细读去,都是一个个或荡气回肠、或缠绵哀婉的故事。

    我没事时,常常随便翻开一页,一首诗一首诗地慢慢读下去。是非成败、悲欢得失、生离死别,古今都相同,读多了,自然心中清凉、不生虚妄。

    我读完一页,正笨拙地想翻页时,一只手帮我翻过了页。我扭过头,看到吴居蓝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坐在了我身旁。

    我摘下一只耳机说:“没有关系,我自己可以的。”

    吴居蓝看着书,漫不经心地说:“没事,我也在看。”

    我反应了一瞬,才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你是说,你要和我一起看书?”

    “嗯。”

    如果这是一本武侠小说或者玄幻小说,我还能理解,可这是唐诗,连很多大学毕业生都不会拿来做消遣读物。我不禁怀疑地打量着吴居蓝,他专注地盯着书,眼中隐现惆怅、唇角抿叹,应该是心有所感、真正看进去了。

    我暗骂自己一声“狗眼看人低”,诺贝尔奖得主莫言小学还没毕业呢!我把书往吴居蓝的方向推了推,也低着头看起来,是王维的《新秦郡松树歌》:

    青青山上松,

    数里不见今更逢。

    不见君,

    心相忆,

    此心向君君应识。

    为君颜色高且闲,

    亭亭迥出浮云间。

    一首诗读完,吴居蓝却迟迟没有翻页,我悄悄看了他好几眼,他都没有察觉,一直怔怔地盯着书页。

    我觉得好奇,不禁仔细又读了一遍,心生感慨,叹道:“这首诗看似写松,实际应该是写人,和屈原用香草写君子一样。只不过,史籍中记载王维‘妙年洁白、风姿都美’‘性娴音律、妙能琵琶’,这样文采风流的人物竟然还赞美另外一个人‘为君颜色高且闲,亭亭迥出浮云间’,真不知道那位青松君是何等样的人物。”

    吴居蓝微微一笑,说:“摩诘的过誉之词,你还当真去追究?”

    我听着总觉得他这话有点怪,可又说不清楚哪里怪。吴居蓝看上去也有点怪,没有他惯常的冷淡犀利,手指从书页上滑过,含着一抹淡笑,轻轻叹了一声,倒有些“千古悠悠事,尽在不言中”的感觉。

    他这声叹,叹得我心上也泛出些莫名的酸楚,忍不住急急地想抹去他眉眼间的怅惘,讨好地问:“要不要听音乐?”

    “音乐?”吴居蓝愣了一下,不动声色地看向我手里的MP3。

    刚开始他这副面无表情的淡定样子还能唬住我,现在却已经……我瞅了他一眼,立即明白了,这个时时让我不敢小看的家伙,肯定不会用MP3。

    我把一只耳机递给吴居蓝,示意他戴上。

    吴居蓝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才慢慢地放到自己的耳朵里。第一次,他流露出了惊讶喜悦的表情。

    我小声问:“好听吗?”

    吴居蓝笑着点点头,我说:“曲名叫《夏夜星空海》,我很喜欢的一首曲子。”

    两人并肩坐在厨房的窗下,一人一只耳机,一起听着音乐,一起看着书。外面的装修声嘈杂刺耳,里面的小天地却是日光轻暖、鲜花怒放、岁月静好。

    晚上,工人收工后,宅子里恢复了清静。

    我和吴居蓝,一个行动不便,一个人生地不熟,吃过饭、冲完澡后,就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

    我把遥控器交给吴居蓝,让他选。发现吴居蓝只对动物和自然类的节目感兴趣,他翻了一遍台后,开始看《动物世界》。

    我平时很少看动物类的节目,想当然地认为这种讲动物的节目肯定很无聊,但是真正看了,才知道不但不无聊,反而非常有意思。那种生物和大自然的斗争,捕食者和被捕食者的斗争,鲜血淋漓、残酷无情,却又惊心动魄、温馨感人。

    这期《动物世界》拍摄的是非洲草原上狮群和象群的争斗。根据解说员的解说,狮群实际上很少攻击象群,因为大象不是弱小的斑马或羚羊,攻击它们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象肉比起斑马肉或羚羊肉,几乎难以下咽,所以狮群和象群可以说井水不犯河水。

    但这一次因为缺乏食物,濒临死亡边缘的饥饿狮群决定捕猎象群,目标是象群里的小象。象群为了保护小象,成年象走在外面,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抗狮子们的锋利爪牙。虽然狮子足够狡诈凶猛,可大象也不是弱者,前两次的狩猎,狮群都失败了,甚至有狮子受重伤。但是,面对死亡,狮群不得不再一次发起袭击。根据它们的体力,这将是它们的最后一次袭击,如果不能成功,在非洲草原这个完全凭借力量生存的环境中,它们不可能再发动另一次狩猎,只能安静地等待死亡。

    上千里的追杀,几日几夜的奔袭,没有任何一方可以退出,因为退出就是死亡。我看得十分揪心,不知道该希望谁胜利,如果象不死,狮子就会死,两边都是令人起敬的强者、都在为生存而战。

    最后一次袭击,经过不死不休的残酷厮杀,狮群不但成功地扑杀了一只小象,还放倒了一只成年象,象群哀鸣着离去。

    仍然活着的狮子们分食完血肉,平静地蹲踞在地上,漠然地看着冉冉升起的朝阳。它们的耳朵警惕地竖着,它们的身体慵懒地卧着,眼睛里既没有生存的痛苦,也没有胜利的喜悦,只是自然而然地又一天而已。

    我被震撼到了,因为它们的眼神和姿态何其像吴居蓝——无所畏惧、无所在意的冷淡漠然;警惕和慵懒、凶猛和闲适,诡异和谐地交织于一身。

    吴居蓝却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字幕刚出来,他就按了关机,准备睡觉。

    我循循善诱地问:“看完片子有什么想法?”

    吴居蓝漠然地扫了我一眼,说:“没感觉。”

    突然之间,我真正理解了几分吴居蓝的别扭性格。

    他从不花心思处理人际关系,一句无伤大雅的小谎言就能哄得别人开心,他却完全不说。我最初以为他不懂、不会,可后来发觉他并不是不懂,也不是不会,而像那些狮子,并不是不懂得如何去捕猎大象,但在食物充足时,有那必要吗?没必要自然不做,真到有必要时,也自然会做。这是一种最理智冷静地分析了得失后,最冷酷的行事。吴居蓝不会说假话哄我高兴,也不会委婉地措辞让工人们觉得舒服,因为我们的反应都无关紧要,麻烦不到他。可他会告诉江易盛他是我的表哥,因为一句谎话能省去无数麻烦。

    我眼神复杂地看着吴居蓝,他究竟经历过什么,才会让他变成这样?一个人类世界的非洲草原吗?

    吴居蓝面无表情地说:“时间不早了,你该休息了。”

    我很清楚,他不是没看出我的异样目光,但他完全不在意。我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赌气地站了起来,冷着脸,扔下一句“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就回了书房。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总觉得很生气、很不甘。我以为我们虽然相识的时日不长,但我们的关系……可原来在吴居蓝眼里,我无足轻重、什么也不是。

    气着气着,我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吴居蓝有义务把我的喜怒放在眼里吗?

    没有义务!连我亲爸亲妈都顾不上我的喜怒,凭什么要求吴居蓝?

    吴居蓝对任何人都一样,并没有对我更坏。我是老板,他来打工,分内的事他有哪一件没有做好吗?

    没有!洗衣、做饭、打扫,都做得超出预料的好!甚至不是他分内的事,监督装修,照顾行动不便的我,也做得没有任何差错。

    那我还有什么不满?

    不该有!

    作为老板,我只应该关注吴居蓝做的事,而不应该关心他的性格。

    我理智地分析了一遍,不再生气了,很后悔自己刚才莫名其妙地给吴居蓝甩脸色,至于心底的不甘,我选择了忽略。

    我轻轻地拉开了书房的门,隔着长长的走道,看着沙发那边。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声音,实在看不出来吴居蓝有没有睡着。

    正踌躇,吴居蓝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怎么不睡觉?”

    我往前走了几步,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但顾及他正在睡觉,没有太接近,“我有话想和你说。”

    百叶窗没有完全拉拢,一缕缕月光从窗叶间隙落下,把黑暗切割成了一缕又一缕。我恰好站在了一缕黑暗、一缕月光的交错光影中,觉得整个世界都好像变得影影绰绰、扑朔迷离。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黑暗中轻轻响起,一时清晰、一时模糊,也是交错的,一缕一缕的,很像我此时复杂的心境。

    “刚才……对不起。我……我有点莫名其妙,请你原谅。本来不应该……打扰你睡觉,可爷爷一直教导我,永远不要生隔夜气,伤身子、也伤心。”我一边说话,一边努力看着沙发那边。但黑暗中,我在明、他在暗,我只能模糊地看到他一直没有动过,如果不是他刚说过话,我都怀疑他其实在沉睡。

    我的话音落后,吴居蓝一直没有回答。

    寂静在黑暗中弥漫而起,我觉得越来越尴尬时,吴居蓝的声音终于又传来,“我原谅你。”

    很冷淡,就像他通常的面无表情,但隐隐地,似乎又多了一点什么。我说:“谢谢!”

    我等了等,看吴居蓝没有话再想说,打起精神,微笑着说:“晚安!做个好梦!”

    两个星期后,装修如期完工,加上为屋子配置的电视、桌椅,以及修换一些老化坏损的地方,总共花了四万七千多块。

    我花钱花得很心痛,但装修完的房子让我非常满意。松脱的插座、老化的淋浴器都换了新的,厨房里坏了的柜子也被修好了,整个房子住起来比以前更舒服了。

    经过两个星期的休养,我腿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如常走路。手上的伤口也愈合了,医生说还不能干活,但偶尔碰点水没有关系。淋浴时只要戴个防水手套,稍微注意一下,就没有问题了。

    我终于脱离了生活不能自理的“残障人士”行列,心情振奋,指挥着吴居蓝仔细布置两间客房,力求温馨、舒适。

    房间布置好后,我叫来江易盛,让他从各个角度给房间照相,舒适的床、崭新干净的卫生间、爷爷收藏的海螺、珊瑚、院子里的鲜花……我把相片编辑好后,配上合适的文字,在各个旅游论坛上发布。

    我还打印了不少小广告,拉着吴居蓝和江易盛一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