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明明他的手一点也不温暖,可在这一瞬间,却让我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所在。

    清晨,我起床后,惊讶地发现:屋檐下,四四方方的小桌子上,放着一碗白粥、一碗黄灿灿的水蒸蛋、一碟翠绿的凉拌海苔。

    我禁不住咽了下口水,高声叫:“吴居蓝,你做的早饭?”

    “不是我,难道是你?”吴居蓝冷淡的声音从书房传来,一句本应该轻松调侃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在讥讽我的智商。不过,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是纯粹觉得我问得多余。

    我怀着一点期待,尝了一口白粥,立即被惊艳到了。

    白粥看似人人都会做,可能把粥熬好的厨师并不多。一口粥含在嘴里,不硬不软、不稠不稀、恰到好处,米香味浓郁得都舍不得咽下,这么香的粥,我只在广州的一家老字号小店里喝到过。

    凉拌海苔和水蒸蛋也是各有妙处,一个爽口、一个鲜香,配着白粥吃,格外开胃。我头都没抬,就把一个碟子、两个碗全吃空了。

    以前,我看小说里写什么越是简单的菜越是考验厨艺,总是不太信,今日这一顿早饭,吃得口齿生香,我终于相信,也终于理解了吴居蓝对我的厨艺的嫌弃。

    我把碗碟洗干净后,走进书房,看见吴居蓝正在玩电脑。

    我拖了个凳子坐到吴居蓝的侧前方,胳膊肘搭在电脑桌上,斜支着头,不说话,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吴居蓝。

    半晌后,吴居蓝的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到了我脸上,用平静到冷漠的眼神表示:你发什么神经?

    吴居蓝的皮肤异常白皙,五官硬朗,鼻梁挺直,眼眶比一般的东亚人深,眉毛又黑又长,当他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对方时,有点食物链顶端生物俯瞰食物链底端生物的冷酷高傲,不得不说很有威慑力。

    可惜,我已经看过他穿着滑稽、虚弱昏迷的样子,又亲眼看到他勤劳贤惠地洗衣、打扫、做饭,再威严的表象都早碎成渣了。

    我没觉得害怕,反倒觉得他像个虚张声势的孩子,总是喜欢吓唬人。鬼使神差,我竟然一伸手,爱怜地捏了捏吴居蓝的脸颊。

    细腻的肌肤,触手冰凉。

    我龇牙咧嘴笑了一瞬,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一下子愣住了。吴居蓝也愣住了。

    两个人瞪着对方,都不敢相信我的手正在捏他的脸!

    吴居蓝视线微微下垂,看向依旧捏着他脸颊的手,眼神十分诡异,让我觉得,他真有可能下一瞬间就咬断我的手。

    我非常识时务,飞速地缩回了手,把手藏到背后,干笑着:“呵呵、呵呵……”

    吴居蓝抬眸盯着我,我立即觉得嗓子发干,再笑不出来。

    我果断地围魏救赵,“我吃完你做的早饭了,太好吃了,难怪你会看不上我的厨艺,我自己现在也看不上自己的厨艺了。”

    吴居蓝完全没有被我的阿谀奉承打动,平淡地说:“有自知之明就好,以后我做饭。”

    我当然不会反对,立即用力点头,但我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吴居蓝,你的厨艺这么好,去五星级酒店做厨师都肯定没有问题,怎么会……落魄到我们这种小地方呢?”

    昨天我还想过又不打算把他发展成男朋友,没兴趣探究他的过去,但今天已经再忍不住好奇了。没办法,谁叫他从头到脚都是谜团,连我这个看遍小说和电视剧,那么会脑补的人都想不出来他的经历。

    吴居蓝盯着我,微微眯了眼睛,似乎也在慎重地思考他是怎么就沦落至此了。

    不知为何,我突然打了个寒战、全身汗毛倒立,就像突然发现毒蛇正盯着自己,本能的惊惧害怕。我身体僵直,一动不敢动。幸好,吴居蓝很快就移开了目光,沉默地看着电脑。

    我长出了口气,几乎瘫在电脑桌上,再看吴居蓝,却是没有任何异样。我十分懊恼,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他一个眼神差点吓破胆。我忍不住用手遮住电脑,凶巴巴地说:“我问你话呢!回答我!”

    吴居蓝看向我,说:“每个人都会碰到倒霉事,我最近运气不好。”

    他并没有真正解释,但他的一句话又似乎解释了很多。我的火气刹那烟消云散,觉得有点心酸,不知道该怎么宽慰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你要暂时没想好去哪里,就先留在这里帮我干活吧!等你想走时,我会给足你路费。”

    吴居蓝面无表情,凝视了我一瞬,什么都没说,站起身,扬长而去。

    我瞪着他的背影,喃喃咒骂:“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好歹我是在帮你哎!竟然连个笑容都没有!”

    下午一点多时,我约好的装修师傅来了,叫王田林,是我初中同学的老公,以前我们就见过,算知根知底的熟人。

    我领着他从楼上转到楼下,把所有屋子都仔细看了一遍,王田林知道我的钱比较紧张,说话很实在,“装修这事,是个无底洞,同样的房子,有人花一百多万装修,有人花十几万装修,我的想法是我们能省就省,但有些地方绝对不能省。一是为了安全健康,二是便宜东西用个一两年就坏了,将来修来修去更费钱。”

    很有道理,我“嗯嗯”地点头。

    王田林拿出本子和笔,写写画画地分析着哪些地方必须要新做,哪些地方可以只翻新一下。八年前装修的房子,不少地方已经老化,我都一一指了出来,到时候该修的修,该换的换。两人商量着拟订了装修计划。

    我相信王田林,也知道他那边有采购渠道,拿到的材料价格肯定比我去外面买便宜,索性委托了王田林帮我采购一切需要的材料。王田林大致算了一下,告诉我材料加人工至少要八万块钱。

    比我预期的价格高一点,但装修有个一两万的出入很正常,我同意了。因为要采购材料,再加上定金,我们商定预付五万,剩下的钱根据工程进度和购买材料所需分次支付。

    王田林知道我着急开工,盘算了一番后,定下后天开工。因为不是大动干戈的装修,王田林又承诺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会以最快的速度做活,估算下来,半个多月就可以了。

    我感激地问:“预付款是转账还是现金?”

    “最好现金。”

    只是稍微麻烦点,我愿意配合,“那我明天给你送过去。”

    王田林爽快地说:“我明天一大早就要乘船过海去买材料,晚上才能回来。我们是熟人,也不存在谁骗谁的,后天开工时,你给我就行了。”

    “好!”

    王田林看所有事情都商量定了,闲聊了几句,就要告辞。我连连道谢着送走了王田林。

    第二天,我去银行取钱。

    除了预付给王田林的五万块,我还多取了一万块,用来买电视、桌椅什么的。海岛交通不便利,大件东西常常要等十天到半个月才能送货,宁可早买不能晚买。买早了,大不了找个地方先堆着;买晚了,很有可能客栈开张后,货还没到。

    虽然知道海岛民风淳朴、治安良好,可包里装了六万块钱,我还是很小心,特意把包往胸前拽,紧紧地夹在胳膊下。

    走过熙熙攘攘的菜市场,我抬头看向顺着山势,蜿蜒向上的妈祖街,想着快要到家了,心里的警惕淡了几分。

    海岛的老街因为各种原因,拆的拆、改的改,等政府反应过来,要保护时,只剩下了这条最偏僻的妈祖街和码头那边游客会聚的灯笼街。老街的街道狭窄,不通汽车,街道两旁都是当地人的老宅,除了一个卖烟酒零食的小卖铺,没有任何做生意的商家,十分清静。

    正是上班时间,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我沿着坑坑洼洼的石头路,走在路中间。一辆摩托车从上面下来,车上坐着两个男人,都戴着遮脸的摩托头盔。

    我让到路边,摩托车却直冲我而来,擦肩而过时,后面的男人一探手抓住了我的包。引擎轰鸣声中,摩托车骤然加速,疾驰往前,我下意识地拽着包的带子不放,可是我的力量根本难以对抗摩托车的力量,立即被拖倒在地,整个人被拽着往前冲。

    薄薄的衣裙起不到任何保护作用,身子在坑坑洼洼的石头上急速擦过,我全身上下都疼,却惦记着那六万块钱,不要命地抓着包,就是不放。坐在摩托车后面的人喃喃咒骂了一句,拿着把刀去割包带,摩托车一颠,锋利的刀刃从我手上划过。剧痛下,我的手终于松开,整个人跌在了地上。也不知道眼里究竟是灰尘,还是血,反正疼得什么都看不清,只听到摩托车的轰鸣声迅速远去,消失不见。

    从看到摩托车到包被抢走,不过两三分钟,妈祖街依旧宁静温馨,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可我已经在鬼门关外走了一圈。

    我强撑着站起来,一只脚的鞋子不见了,两条腿被磨得皮开肉绽,全都是血,手背上的血水汩汩地冒着。我觉得视线模糊,根本看不清楚路,用手擦了下眼睛,却蹭了满脸的血和土,越发看不清楚。

    我想着应该报警,但是手机在包里,也被抢走了。依稀辨别了一下家的方向,我一边颤颤巍巍地走着,一边叫:“有人吗?有人吗……”

    我全身上下都在痛,很用力、很用力地叫,希望有一个人能帮我,可不知道是因为我声音嘶哑传不出去,还是附近的人家没有人在家,一直没有人来。那一刻,明明人在太阳之下行走,却好像处在一个黑暗绝望的世界中。

    没有人会来帮我,我所有的只有我自己。

    既然没有人听到,我索性不叫了,绝望到尽头,反倒平静下来。害怕没有用、哭泣也不会有用,像小时候一样,唯一的出路,就是咬着牙往前走。那时我坚信我总会长大,现在我坚信我总会走到家。

    因为看不清楚路,我只能像个瞎子一样,两只手向前伸着,摸索试探着一步、又一步向前走,每一步都好像走在刀刃上。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我的手,我如同受惊的小动物,猛地往回缩,却立即听到了吴居蓝的声音:“是我!”

    伴随着他的说话声,他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没有让我挣脱,明明他的手一点也不温暖,可在这一瞬间,却让我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所在。

    我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唯恐他消失不见,他似乎明白我的害怕,说:“我在这里,不会离开。”

    我渐渐平静了下来,觉得很尴尬,用嘶哑的声音掩饰地说:“我被抢了,赶快报警。我还受伤了,大概要去医院。”

    吴居蓝说:“你的伤我已经看过了,别担心,只有右手背上的割伤比较严重。别的伤虽然看着可怕,却都是皮外伤。”

    我说:“我眼睛不知道怎么了,看不清楚。”

    “没有关系,只是进了脏东西,用清水洗干净,视力就能恢复。”吴居蓝柔声说:“你手上有伤,手放松,不要用力。”

    我松了一点力气,吴居蓝立即就把自己的两只手都抽走了,我紧张地叫:“吴居蓝!”

    “我在这里。”

    只听“刺啦”一声响,吴居蓝用一根布带紧紧地扎在了我的胳膊上,解释说:“帮助止血。”

    “谢谢……啊!”

    在我的失声惊叫中,吴居蓝打横抱起我,大步向前走着,“我们去医院。”

    刚才,我全凭一口孤勇之气撑着,这会儿有了依靠,彻底放下了心,才觉得后怕,四肢发软,身体不自禁地打着战。我索性头靠在吴居蓝的肩膀上,整个人都缩在了他怀里。

    虽然我依旧什么都看不清楚,依旧全身上下都在痛,但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太阳照在身上,现在是温暖明亮的白天。

    经过街头邻居开的小卖铺时,几个坐在小卖铺前喝茶下棋的老人看到我的吓人样子,炸了锅一样嚷嚷起来,忙热心地又是叫出租车,又是打电话报警。

    上了出租车后,吴居蓝把我受伤的那只手高高地抬了起来,“让血流得慢一点。”

    我笑了笑,“猜到了,在电视上看到过。”我摸了一下胳膊上的布带,“布带是哪里来的?不会是从你的衣服上撕下来的吧?这桥段可有点老土。”

    “猜对了。你很喜欢看电视电影?”吴居蓝大概顾虑到我看不到,为了让我心安,难得地话多了一点。

    “我也不知道是喜欢还是习惯。从我记事起,爸爸妈妈就在吵架,他们没有时间理我,我只能安静地看电视;后来,和继父、继母生活在一起,我怕惹人嫌,每次他们出去玩,我就在家里看电视;再后来,我发现看电视不仅很适合一个人自娱自乐,还不需要花钱,是我这种立志存钱的人的最佳选择。”从香港TVB剧,到国产剧、韩剧,再到后来的美剧、泰剧,虽然不少人鄙视这种没有格调的消遣,但对我而言,电视剧几乎陪伴着我长大。那些狗血离奇的情节中,有人心险恶、有背叛阴谋,可也有温暖的亲情、浪漫的爱情、热血的友情。

    我说着说着笑起来,“小时候,我的同学很羡慕我,因为没有大人管,我能看到一些所谓大人才能看的电视,我可是全班第一个看到男女接吻、滚床单的人……”

    呃,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我忙补救:“不是黄片,就是那种男女主角亲热一下,假装要干什么,其实镜头很快就切换掉了,只是暗示观众他们会做……”

    我觉得越说越不对劲,讪讪地闭嘴了。

    幸亏医院不算远,司机又被我的样子吓到了,开得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

    江易盛已经接到电话,推着张滑动床,等在医院门口。

    吴居蓝拉开车门,我刚摸索着想自己下车,他已经把我抱下了车。

    江易盛看到我的样子,吓了一大跳,等吴居蓝把我放到床上后,立即推着我去急诊室。

    江易盛一边走,一边询问我哪里疼。听到我说眼睛疼,看不清东西,他忙俯下身子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受伤,只是进了脏东西,被血糊在眼睛里。他安慰我:“待会儿让护士用药水给你冲洗一下眼睛,一会儿就好了。”

    进了急诊室,护士看是江医生带来的人,就没有赶人,而是征询地问:“江医生,你和这位先生都留下来吗?”

    江易盛干笑了两声,对我说:“咱俩太熟,熟得我实在没有办法看你脱掉衣服的样子。我怕会留下心理阴影,还是去外面等着吧!”

    医生和护士都哄笑起来,我也禁不住扯了扯嘴角,笑骂:“滚!”

    江易盛拉着吴居蓝“滚”到了急诊室的门口,没有关门,只是把帘子拉上了,这样虽然看不到里面,却能听到里面说话。

    医生帮我检查身体时,护士帮我冲洗眼睛,因为有江易盛的关系在,不管医生,还是护士,都非常尽心尽责。

    等我的眼睛能重新看清东西时,医生的检查也结束了,他说:“手上的伤比较严重,别的都是皮外伤。手上的伤至少要缝十二三针,康复后,不会影响手的功能,顶多留条疤痕。”

    和吴居蓝、江易盛的判断差不多,我说:“麻烦医生了。”

    医生解开了吴居蓝绑在我胳膊上的布条,问:“谁帮你做的急救?很不错!”

    “……我表哥。”

    肯定是听到了我的回答,从外面传来江易盛的声音,“吴表哥懂得不少急救知识嘛,以前学过?”

    吴居蓝说:“学过一点。”

    江易盛说:“必须给你点个赞!一般人就算听过几次课,真碰到事情时都会忘得一干二净。我看你刚才虽然动作迅疾,但并不紧张,显然是已经判断出小螺不会有事。”

    吴居蓝沉默,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江易盛只是闲聊,没有再多问,反倒是我,惊讶于吴居蓝不但懂急救,还懂一点医术。的确如江易盛所说,吴居蓝虽然一直行动迅速,却并不紧张慌乱,显然早判断出我没有大事,这是专业人士才能做到的。

    等医生处理完伤口,我穿着一套护士服、一双护士鞋,一瘸一拐地走出急诊室。

    江易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哇!制服诱惑!”

    我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我身高一米七三,借穿的护士服有点短,两条长腿露在外面,本来想换掉,医生却说:“正好,不妨碍腿上的伤。”

    我飞快地瞟了眼吴居蓝,对江易盛说:“我的连衣裙完全没法穿了,护士小姐看在你的面子上,去找人借的衣服。还诱惑,我这个鬼样子诱惑个毛线!”

    江易盛看我真有点恼了,不敢再打趣,笑着拍拍准备好的轮椅,“走吧!我送你回去。”

    “你不上班了?”

    江易盛学着我的口气说:“你都这个鬼样子了,我还上个毛线!”

    我哭笑不得,瞪了江易盛一眼,坐到轮椅上。

    江易盛开着车把我和吴居蓝送到妈祖街外的菜市场。上面的路车开不进去,必须要步行。我腿上的伤走几步没问题,可想要走回家,肯定不现实。

    江易盛下了车,帮我打开车门,却迟迟没有说话,发愁地琢磨着怎么把我送回家,估计只能背上去了。

    我也发现了眼前的难题,望着蜿蜒而上的妈祖街,皱着眉头思索。

    吴居蓝一声不吭地走到车门边,弯下身,一手揽着我的背,一手放在蜷曲的膝盖下,轻松地把我抱出了车,泰然自若地说:“走吧!”

    江易盛瞪大了眼睛。

    我涨红了脸,压着声音说:“放我下来!”

    吴居蓝问:“怎么了?我哪里抱得不舒服?”

    “没有。”

    “没有,那就走吧!”

    我小声说:“这样……不太合适,很多人看着。”

    吴居蓝一边大步流星地走着,一边淡定地说:“之前我就是这样把你抱下来的,也有很多人看着。”

    对这种摆明了不懂什么叫“事急从权”的人,我觉得十分无力,只能闭嘴。

    第一次,他抱我时,我眼睛看不到,全身上下都痛,压根儿没有多想。可这会儿神志清醒,我才意识到这是平生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地身体接触,我的心咚咚直跳,跳得我都怀疑吴居蓝完全能听到。

    还没到家,我就看见两个民警站在门口,还有几个看热闹的热心肠邻居。

    我立即挣扎着说:“放我下来。”

    吴居蓝却没有搭理我,一直把我抱进院子,才放下。

    在警察和邻居的灼灼目光中,我连头都不敢抬,幸亏有江易盛,他立即向大家介绍了吴居蓝的“表哥”身份,又强调了我腿上的伤。

    我腿上的伤,看着很吓人,邻居们纷纷理解地点头,我才算平静下来。

    我请民警进客厅坐,围观的邻居站在院子里,叽叽喳喳地小声议论着。

    我对民警客气地说:“我上去换件衣服,马上就下来。”

    一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邻居阿姨扶着我,慢慢地上了楼,帮我把护士服脱下,换了一件宽松的家居裙,我这才觉得全身上下自在了。

    我坐在民警对面,把被抢的经过详细地给民警说了一遍,可惜我完全没有看到抢劫者的长相,摩托车也没有车牌号,对追查案犯的帮助很小,唯一的印象是抢我包的那个人手腕上好像长着一个黑色的痦子。

    民警表示一定会尽全力追查,但话里话外也流露出,这种案子一般都是流窜性作案,很有可能他们这会儿已经离开海岛,追回财物有一定难度。

    我早料到这个结果,自然没什么过激反应。

    民警看能问的都问清楚了,起身告辞。江易盛送走了民警后,把邻居也打发走了。

    江易盛走进客厅,在我对面坐下,询问:“你还剩多少钱?”

    “四万多。”

    江易盛气恼地说:“可恶的贼,如果让我抓到他,我非打断他的手不可。”

    江易盛在北jing...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