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来书吧 www.laishushu.cc,最快更新那片星空那片海最新章节!

    不管过程如何,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都好好地长大了,这就是最好的事情!

    一夜无梦,醒来时,迷迷糊糊看了眼手机,已经快九点。

    我闭上眼睛,还想再眯一会儿,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吴居蓝的面孔,一个激灵,猛地支起身,探头看向门口——那个倒扣的啤酒瓶笔直地立在那里,像是一个尽忠职守的卫士,向主人汇报着昨夜绝对没有坏人企图闯入。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呢!喜悦如同气泡一般,从心底汩汩冒出,我忍不住地咧开嘴笑着。一边傻笑,一边又躺回了床上。

    这一觉睡了整整十个小时,数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连心情都好了许多。

    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眯着眼想,吴居蓝起来了吗?不知道他昨天晚上休息得如何……正想着,听到有声音从院子里传来,我从床上一跃而起,跑到窗口,探头向下望去——

    天空湛蓝,阳光灿烂,院子里绿树婆娑、鲜花怒放,彩色的床单被罩挂在竹竿上,随着海风一起一伏地飘扬着。吴居蓝白衣黑裤,站在起伏的床单被罩间,正把洗干净的衣服一件件挂起。

    也许天空过于湛蓝、阳光过于灿烂,也许树太绿、花太红,这么一幕简单平常的家居景象,竟然让我的心刹那变得很柔软温暖。我含着一丝微笑,一直定定地看着。

    随风飘扬的床单和被罩如同起伏的波浪,一时扬起、一时落下,吴居蓝的身影也一时显、一时隐。他挂好最后一件衬衣后,抬起头看向我,碎金的阳光在他身周闪耀,让他的身影看似清晰又模糊,我轻轻挥了下手,扬声说:“早上好!”

    吴居蓝微微一笑,对我说:“早上好。”

    “吃过早饭了吗?”

    “没有。”

    我一边绾头发,一边说:“等一下,马上就好。”

    我冲进卫生间,飞快地洗漱完,又冲进厨房,开始做早餐。这个点来不及熬粥了,我打算煮两碗龙须面,炒一碟西红柿鸡蛋,就吃西红柿鸡蛋面吧!

    我做饭时,吴居蓝一直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我想着人家已经洗了一早上的衣服,就没再使唤他。

    吴居蓝问:“现在做饭都是用这种炉子吗?”

    我一边看着锅里的面,防止溢出来,一边翻炒着西红柿,说:“我们用的是液化气罐,大陆上的城市一般都用天然气。”

    等做好饭,两人一人盛了一碗面,坐在厨房的檐下,开始吃早饭。

    我偷偷看吴居蓝,他没什么表情,慢慢地吃着,倒是没再挑食,不管是西红柿,还是鸡蛋都吃。

    我忍了半晌没忍住,问:“味道如何?”

    吴居蓝淡淡瞥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

    我明白了,不过已经习惯了他的嫌弃,又是匆匆忙忙做的早饭,也没指望他满意。我嘀嘀咕咕地为自己辩解:“我的厨艺虽然不能和饭店的大厨比,可从小就干家务活,家常小菜做得还是不错的,连总是挑我错的杨姨也说我饭做得不错,你估计是吃不惯我们这边的口味。”

    吴居蓝低着头,专心吃面,一声不吭。

    我很忧郁地发现了吴居蓝的一个“美德”,他不撒谎,即使所有人认为无伤大雅、用来润滑人际关系的小谎言,他也绝不肯说。对着这么个“刚正不阿”的货,我悻悻地唠叨了几句,只能算了。

    两人吃完饭,吴居蓝自觉收拾了碗筷去洗碗,已经干得有模有样,不像昨天那样需要我时不时地提醒,我放下心来。

    看看认真洗碗的吴居蓝,再看看院子里,昨天买给吴居蓝的衣服,昨晚他换下的床单被罩,爸爸和继母住过的房间的床单被罩,都洗得干干净净,晾晒在竹竿上,把院子挤了个满满当当。

    现在这社会,正儿八经去招聘,只怕都找不到这么勤快的人。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好人有好报,做了一个很英明的决定,也越发纳闷,皮相这么好,又这么勤快的人怎么会沦落到衣衫褴褛,晕倒在我家门口?

    不过,从小的经历让我明白,每个人都会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经历,他若不说,我也不会刺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跟吴居蓝打了声招呼,去书房工作。

    从楼梯旁的卫生间外经过时,我突然停住了脚步,卫生间里干干净净,一点都不像用过的样子。洗衣机的电源指示灯黑着,掀开盖子再一看,干干的,一滴水都没有。

    我不淡定了,几步跑出客厅,“吴居蓝,你早上怎么洗的衣服?”

    吴居蓝隔着厨房的窗户,看着我,没明白我究竟想问什么。

    我问:“你有没有用洗衣机?”

    吴居蓝摇了下头。

    虽然已经猜到,可亲口证实了,依旧觉得难以相信。我指着院子,吃惊地问:“这么多衣物,你都是手洗的?”

    “手洗不对吗?”吴居蓝反问。

    “不是不对。不过,你手不疼吗?下次洗大件的东西用洗衣机,有力气也不是这么浪费的!”

    吴居蓝面无表情地说:“我手不疼,这点力气对我不算什么。”

    我被噎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索性蛮横地说:“反正下次洗床单被罩用洗衣机,我的洗衣机不能白买了!”

    吴居蓝沉默了一瞬说:“好。”

    我转身走进书房,坐在电脑桌前,一边等着电脑开机,一边还惊异地看着院子里的床单和被罩,觉得吴居蓝勤快得太不可思议了。

    现在手洗衣服的人还很多,可手洗床单被罩的人已经很少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就像这条街的邻居黎阿婆,为了省水费和电费,到现在家里也没买洗衣机,当然,黎阿婆家是这条街上最穷的几户人家之一。

    吴居蓝家应该也很穷,穷到没有洗衣机,所以习惯于手洗床单和被罩。

    电脑启动好了,我收拾起心绪,开始好好工作。

    脑子里过了一遍后,我把要做的事一件件罗列出来。第一件事,当然是要去申请营业执照等相关经营私人客栈的文件。我之前已经打听过,这事虽然有点烦琐,但并不难。现在海岛政府大力发展旅游,很支持本地居民做一些有特色的小生意,发展文化旅游、绿色旅游。像我这种“土著”办理这些,只是时间的问题,让我担心的是装修以及未来的经营。

    老宅虽然旧了,自住还是挺舒服的,可自己住和让客人住是两个概念,至少每个房间都要翻新一下,安装电视和无线网络,窗帘、床单、被罩、浴巾什么的都要准备新的。

    我在北jing工作了三年半,省吃俭用,总共存了十二万。辞职回家后,陆陆续续花了一万多,现在银行里还剩十万多。这是我现在除了老宅外,全部的资产,我必须考虑到客栈一开始有可能不赚钱,给自己留一些生活费和客栈初始的运营费用,能花在装修上的钱很有限,必须精打细算。

    我在网上查阅着别人的装修经验,多了解一些,既能少走弯路、多省钱,又能监督施工、防止被蒙骗。

    我正在一边看视频,一边做笔记,突然看到一只白净修长的手伸过来,戳了戳电脑屏幕上的人像,戳了几下不够,又抠了几下,似乎很好奇为什么屏幕里会有活灵活现的人。

    这是什么状况?

    我呆了一会儿,才扭过头,无语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吴居蓝。

    吴居蓝面无表情地和我对视着,从容平静,甚至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肯定会觉得刚才又戳又抠电脑屏幕的二货绝对不是眼前这货。

    我忍不住地问:“你没有用过电脑吗?你以前打工的钱都要寄回家吗?”虽然电脑在现代社会已经算普及,但在很多穷的地方,别说电脑,彩电都还用不起。以我对吴居蓝家庭状况的判断,他没有电脑很正常,只是,就算家里买不起电脑,可也有一个地方叫“网吧”。很多买不起电脑的打工仔照样会玩游戏、聊QQ,除非他和我一样,需要省吃俭用存钱,把一切消费活动全部砍掉了。

    我一瞬间脑补了很多,连“吴居蓝的父母身患绝症,吴居蓝必须把打工的钱全部邮寄回家”的感人情节都想出来了。

    吴居蓝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不屑地看着我,冷淡地说:“你想多了,不是买不起,而是用不着。”说完,他竟然一转身走了,用挺直的背影表明:大爷不稀罕!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又是好笑,又是难受。这个傲娇的男人,即使自尊心受伤了,也不愿撒谎说自己用过电脑,只会简单粗暴地用不屑和冷淡来掩饰自己,我想起了小时候的自己。那一年我六岁,爸妈正又吵又打地闹离婚,谁都顾不上我,连我的裤子短了也没人察觉。一起玩耍的小朋友的妈妈留意到我的窘迫,好心地给我买了两条裤子,可敏感的我第一时间不是感激,而是被戳到痛处的难堪,死活不肯收那两条裤子,还一遍遍强调我妈妈买了很多新裤子给我,只不过我不喜欢穿新衣服,就喜欢穿旧衣服。

    我跳了起来,几步跑过去,拦住吴居蓝,“碗洗完了?”

    “洗完了。”

    我推着吴居蓝往电脑桌边走,“还有事让你做,过来!”

    吴居蓝瞅着我,没有动。我犹如在推一座大山,无论多用力,都纹丝不动。

    我恼了,睨着他,“我是老板,难道不是我吩咐什么你做什么吗?”

    吴居蓝跟着我走到了电脑桌前。

    我坐下后,拽了个凳子,示意吴居蓝也坐,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我在研究如何装修客栈,你也得学习一下,这可是咱俩以后安身立命的东西,想要吃好喝好必须要用心。”

    我打开网页浏览器,演示了一遍如何用搜索功能,只要学会用搜索,其他一切慢慢地就会学会。我刻意放慢了速度,吴居蓝坐在旁边,一声不吭地看着。

    我突然想起来,他都没有用过电脑,很有可能不会键盘输入,“你拼音好,还是字写得好?”

    吴居蓝思考了一瞬,才说:“写字。”

    我立即下载了一个五笔输入法的教程,简单演示了一下后,对吴居蓝说:“这东西只要背熟字根,练习一段时间就能上手。”

    以前爷爷自学电脑的书还在,我从书架上抽了出来,放在吴居蓝面前,让他跟着书学习。

    吴居蓝拿起书静静翻阅着,我站在他身旁,视线不经意地从院子里掠过,看到随风飘扬的床单、被罩,脑海中乍然出现一个念头:吴居蓝不用洗衣机,不会是因为他压根儿不会用吧?

    我被自己的这个念头惊住了,却觉得很有可能,他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某个偏远地区的深山老寨?电器还没有普及?难怪他第一次说话时口音那么奇怪……

    虽然有点好奇,但我没打算把吴居蓝发展成男朋友,不会负责他的后半生,更没有兴趣探究他的前半生,重要的是解决眼前的问题。

    家里的电器还有空调、微波炉、冰箱、电饭锅、电视机、DVD播放机……也不知道他究竟用过什么,没用过什么。

    我想了想,翻箱倒柜,把压在柜子最底层的所有电器的说明书拿了出来,放到书桌一角,“这是家里所有电器的说明书,你有时间看一下。”怕伤到他的自尊心,我又急忙补了一句,“不同牌子的电器、不同年代生产的产品,使用方法都会不同,你看一下,省得你按照以前的经验想当然地操作,把我的东西搞坏了。”

    幸亏吴居蓝没有我小时候的敏感变态,听完我的吩咐,只简单地回复:“好。”

    我带好身份证、户口簿等觉得可能用得上的证件,出门去申请经营私人客栈的文件执照。

    本来想着就那么点事,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没想到手续真跑下来还挺烦琐。一会儿要照片,一会儿要近期体检证明,幸好我是海岛的“土著”,不管到哪里,总能碰到同学,或者同学的同学,省了好多工夫。可就这样,我跑来跑去,折腾了整整一天,才算全部搞定。

    快六点时,我提着一个顺路买的西瓜,疲惫地回到家里。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我回家了”,就瘫倒在藤椅上。

    吴居蓝看了我一眼,一声没吭地提起西瓜进了厨房。

    过了一会儿,他端着一水果盘削去皮、切成方块的西瓜出来,盘沿上还贴心地放了一把水果叉。

    我有点意外,他今天早上的表现可不像是懂得用水果盘和水果叉的人,不过美食当前,懒得深究。我喜笑颜开地用叉子叉了一块西瓜,“谢谢!”

    慢悠悠地吃完半盘西瓜,我才觉得恢复过来,对吴居蓝说:“我和装修师傅约好了,他明天下午过来看房子,估算装修价格。你明天早上一定要把房子打扫干净,能省一点钱是一点钱。”

    吴居蓝“嗯”了一声,表示明白。

    已经是晚饭点,我琢磨着随便煮点面凑合一顿算了,“砰砰”的拍门声突然响起。

    我一边起身,一边问:“谁啊?”

    “是我!”

    江易盛的声音,我的老邻居,两人算是一起长大、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因为从小就智商非常高,不听课照样拿年级第一,秒杀了我等凡人,小时的外号是“神医”,如今是海岛人民医院的外科主刀医生。“易盛”和“医生”谐音,就算叫“江易盛”听着也像叫“江医生”,大家索性就乱叫了。

    搁往常,我早跑着去开门了,这会儿反倒停下了脚步,一边嘴里说着“来了”,一边迟疑地看向吴居蓝。

    吴居蓝十分敏锐,立即察觉出我的疑虑,转身就要回避到屋里。我拦住了他,一瞬间有了决定,我光明正大做生意、雇用人,没什么要躲藏的。

    我对吴居蓝小声说:“我的好朋友,人很好,待会儿介绍你们认识。”说完,几步跑去开了门。

    “小螺,不要做饭了,今天晚上去外面吃。”江易盛一边说话,一边走进门。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年轻女子,长发披肩、身段窈窕、脸容秀美;一个戴着眼镜、气质斯文、举止有礼的男人,竟然是昨日见过的周不闻律师。

    我愣了一下,客气地先和周不闻打招呼:“周律师,您好。”

    江易盛哈哈大笑,搭着周不闻的肩说:“好可怜,真的是对面不相识呢!小螺,你仔细看看,真的不认识他了?”

    周不闻微笑地看着我,和昨日那种疏离客气的职业性微笑截然不同,他的笑带着真正的喜悦,甚至有几分紧张期待。我满心困惑,恨不得踹一脚故弄玄虚的江易盛,却惯于装腔作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